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地區版塊 >> 福建
兩個足球場大,地面刀削般平坦且光滑如鏡,可容納上萬人—— 福州馬球場之大唐氣象
2019年04月02日 10:19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林丹 字號
關鍵詞:《球場山亭記》殘碑;唐代馬球熱

內容摘要:我國古代關于馬球最早的記載,是東漢后期曹植《名都篇》的詩句“連翩擊鞠壤,巧捷惟萬端”,描寫“京洛少年”行獵歸來,宴飲之后,到馬球場地練習馬術及打馬球。唐朝皇帝對馬球運動的癡迷,是唐代馬球運動發展的關鍵因素。唐代馬球運動盛行之極,不是一位皇帝、一代王朝,而是300年時間,從唐中宗至唐昭宗十六個皇帝,人人都是馬球愛好者。這座墓的墓主人是唐中宗李顯韋后的弟弟韋泂,其墓里出現這么多隨葬的打馬球俑,可以相信墓主人生前一定是一位馬球運動的愛好者,而且在韋泂的家伎中,早已經有了女子馬球藝人。馬球運動本身的特點,是唐馬球運動興盛的根本原因。《馬球圖》壁畫真實地反映出馬球運動的緊張激烈的場面,更展現出馬球運動魅力所在。

關鍵詞:《球場山亭記》殘碑;唐代馬球熱

作者簡介:

  1958年,福州市區八一七路北端修建鼓屏路時,于路東側發掘出一塊嚴重斷殘的兩面鐫刻文字的石碑,經與南宋淳熙《三山志》記載相對照,才發現這是中唐時期福州《球場山亭記》原碑的殘斷,豎立于公元813年。

  碑文內容大意是:唐憲宗元和八年(813年),裴次元(貞元年間進士)擔任福州刺史,他看到當時的福建軍政管理紊亂,海上交通的外事活動經常出現麻煩,極大影響了當地人民的正常生活秩序,經過一番治理整頓,使福州城呈現出一派社會安定、經濟繁榮的景象。

   備軍備戰的產物 

  《球場山亭記》殘碑現藏于福建博物院。碑石是當地出產的花崗巖,寬99厘米、殘高53厘米,看來只是原碑攔腰的一段。碑的兩面都刻畫著端莊秀麗的文字,雖然遭受相當程度的風化與磨損,但大部分筆畫都可以辨認出來,刻有“冶山,今歐冶池山是也。唐元和八年,刺史裴次元于其南辟球場”等字。《福建金石志》也有同樣的文字記載。

  裴次元把興建馬球場列入城市建設的重點工程,修筑馬球場的直接動機,似乎與當時全國戰局動蕩,福州擴大軍備有關。過去福州雖是都督、節度開府重地,但太平已久,按常制府兵只有1500人左右;元和動亂之際,朝廷屢從各道調兵,福州不論應召還是保境,都需擴大招募和訓練,所以就修建了這個兼具軍隊訓練和馬球比賽的馬球場。

  福州的球場,原來設置在州城的西部,規模狹小,陳舊不堪,湊合著使用已經年長日久了。裴刺史決定選擇州城東部靠近兵營的地方重新建筑一個大型球場。在他的親自勘察、規劃設計和具體指導下,一個月后工程順利完成,球場和周圍的29個景點交相輝映,形成當時福州最為亮麗的風景線。球場的四周不建看臺,而是利用自然地勢,以青山綠水、花草樹木和亭臺樓閣,把馬球場圍繞起來。

  竣工之日,裴太守帶領部屬職員、社會賢達暢游了每個景點,設宴奏樂,吟詩唱和。為了紀念當時的盛況,他的部屬特地在球場北面的山亭上,刻立此碑,碑名《球場山亭記》。碑文中翔實地描述了中唐時期福州城市發展的大輪廓,包括政治、經濟、外事、交通、軍事、文化、城建與園林藝術等方面的情況,給人們展現出一幅當時福州繁榮昌盛、蓬勃發展的生動畫面。

  據宋代文獻記載,北宋熙寧年間,此碑被搬到州署衙門,以后逐漸下落不明。斗轉星移,人世滄桑,重見天日的殘碑告訴我們,1000多年以前,福州城里曾經建筑過一座大型的球場。它為什么能夠成為當年福州刺史的一項重要政績并且樹碑立傳呢?這還得從唐代盛行的馬球運動的歷史淵源談起。

   馬球始現于漢代 

  馬球運動又稱為“擊鞠”“擊毬”或“打毬”,即騎在馬上持棍打球的運動,是我國古代傳統的體育項目。馬球的起源是在何時何地,史學界、體育界有多種說法,有“波斯說”“吐蕃說”及“中原說”等。

  我國古代關于馬球最早的記載,是東漢后期曹植《名都篇》的詩句“連翩擊鞠壤,巧捷惟萬端”,描寫“京洛少年”行獵歸來,宴飲之后,到馬球場地練習馬術及打馬球。唐代詩人蔡孚曾在《打毬篇》里寫道,“其道用兵如斷蔗,俱能走馬入長楸……奔星亂下花場里,初月飛來畫杖頭。自有長鳴須決勝,能馳迅足滿先籌。薄暮漢宮愉樂罷,還歸堯定曉垂旒”。

  從考古發現上看,在馬圈灣漢代烽隧遺址發現的西漢中期的球形實物,“內填絲綿,外用細麻繩和白絹搓成的繩捆扎成球形”。這件球形實物直徑5.5厘米,與中國古籍中所記載的馬球的“球狀小如拳”也基本上相符合。從這些記載中,我們可以了解到,中國古代馬球自漢代就開始出現于中原以至黃河流域,經過長期的演變和發展,成為中國古代球類運動中主要的運動形式之一。

  唐代是我國古代歷史上一個國力強盛、文化繁榮的時代,也是封建社會中一個較為穩定、發達的中興時期。唐代的文化從總體上來說,呈現了一種恢宏壯闊、熱烈昂揚的格調,這為唐代體育活動,尤其是馬球運動的興盛創造了一種良好的氛圍。

  唐十六帝皆迷此 

  唐朝皇帝對馬球運動的癡迷,是唐代馬球運動發展的關鍵因素。

  唐代馬球運動盛行之極,不是一位皇帝、一代王朝,而是300年時間,從唐中宗至唐昭宗十六個皇帝,人人都是馬球愛好者。馬球技藝高超的有三位,分別是唐玄宗李隆基、唐宣宗李忱、唐僖宗李儇。還有兩位皇帝的死與馬球有關,一位是唐穆宗李恒,其在馬球比賽中墮馬中風;另一位是唐敬宗李湛,其為馬球將所殺。

  根據《封氏聞見記》記載,一次,唐中宗和中外官員們觀看馬球賽。吐蕃國使臣向中宗要求一比高低,中宗就命宮中幾名馬球選手應賽,結果打了幾場都輸了。于是,中宗就命他的兒子臨淄郡王(即后來的唐玄宗)和嗣擄王李鱉以及駙馬楊慎交、武延秀四人,與吐蕃十人比賽。臨淄郡王騎上馬后,“東西驅突,風回電激,所向無前”,吐蕃隊望塵莫及,只得認輸告敗。中宗見狀大喜,賜絹數百緞。

  不僅騎馬打仗的武人們喜歡馬球,就是那些書生們對馬球也愛至若狂。每年科舉考試后,在祝賀新科及第的進士舉行的活動中,就有一項是在月燈閣舉行馬球會。那些在金殿對試時對答如流、筆走龍蛇的書生們,這時就又都成了身手矯健的馬球行家(《唐摭言》載)。

  1956年,陜西省西安市唐長安大明宮含光殿遺址出土了一塊刻有“含光殿及球場等大唐大和辛亥歲乙未月建”字樣的奠基石志。這塊石志是在唐長安大明宮含光殿的殿基下發現的,正方形,邊長53.5厘米。石心部分磨制光滑,上刻志文。大和是唐文宗李昂的年號,“辛亥歲”即大和五年,“乙未月”即十一月,這就說明唐文宗大和五年(831年)十一月在這一帶修建了“含光殿及球場等”。

  唐長安城大明宮內建有許多專供皇帝打球的球場,如麟德殿、清思殿、中和殿、雍和殿等都建有球場。這塊“含光殿及球場等大唐大和辛亥歲乙未月建”字樣的奠基石志,是我國古代體育活動場地僅有的、極有價值的實物遺存,是研究我國馬球運動的重要資料。可以從這塊石志的出土看出,皇帝的喜好是唐代馬球運動興盛的關鍵因素。

作者簡介

姓名:林丹 工作單位:福建博物院

職稱:研究員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馮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