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黨史黨建 >> 微悅讀
理解國家起源與消亡的經典著作 ——《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導讀
2020年02月29日 12:36 來源:《紅旗文稿》2020/04  作者:明翼 字號
關鍵詞:恩格斯;馬克思主義政治學說;唯物史觀

內容摘要:《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以下簡稱《起源》),是恩格斯寫作的一部關于古代社會發展規律和國家起源的著作。在這部著作中,恩格斯運用唯物史觀研究國家,科學地闡明了家庭、私有制、階級的起源與國家產生的關系,極大地豐富了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學說。

關鍵詞:恩格斯;馬克思主義政治學說;唯物史觀

作者簡介:

  《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以下簡稱《起源》),是恩格斯寫作的一部關于古代社會發展規律和國家起源的著作。在這部著作中,恩格斯運用唯物史觀研究國家,科學地闡明了家庭、私有制、階級的起源與國家產生的關系,極大地豐富了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學說。

  寫作背景 

  恩格斯的《起源》,是適應時代和無產階級斗爭發展需要而寫的。《起源》寫作于1884年3月至5月,同年10月在瑞士蘇黎世出版單行本,后來在德國出版并被翻譯成多種語言文字。1892年,恩格斯寫了《新發現的群婚實例》一文,作為本書的附錄。

  完善和發展歷史唯物主義理論體系和馬克思主義國家理論。對人類社會從原始社會向文明社會的歷史發展及其規律的科學研究和闡述,是歷史唯物主義的重要內容。1877年,美國民族學和人類學家路易斯·亨·摩爾根根據自己對美國印第安人以及澳大利亞等國的人類婚姻、親屬關系、氏族制度的長期觀察和研究,寫作了《古代社會》一書。馬克思對摩爾根的研究成果高度重視,并且計劃用唯物史觀闡述摩爾根的研究成果。但是,馬克思還沒有實現這個心愿就逝世了。恩格斯在整理馬克思的手稿時,發現了馬克思對摩爾根《古代社會》一書所做的摘要和批語。恩格斯研究后認為,歷史唯物主義對于摩爾根的研究具有指導意義,而摩爾根的研究是對歷史唯物主義的科學證明,摩爾根在美國以他自己的方式,重新發現了40年前馬克思所發現的唯物主義歷史觀,在主要點上得出了與馬克思相同的結論。為了進一步發展歷史唯物主義,恩格斯根據馬克思的《路易斯·亨·摩爾根〈古代社會〉一書摘要》,結合他本人多年研究的成果,寫就了《起源》一書。

  批判唯心主義歷史觀和形形色色的國家理論。19世紀初,面對社會主義和工人運動的蓬勃興起,資產階級學者竭力掩飾資本主義社會的固有矛盾和種種弊端,大肆宣揚私有制自人類出現起就已經存在,甚至提出原始社會就出現了資本。而在國家這一政治制度核心問題上,資產階級學者則把國家說成是永恒存在而不可侵犯的,國家學說被用來為社會特權辯護,為剝削的存在辯護,為資本主義的存在辯護。1871年巴黎公社革命失敗后,資產階級進一步掀起了鼓吹私有制、反對科學社會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浪潮。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貫重視在工人運動發展過程中,清除資產階級的社會歷史發展觀和國家理論的影響,捍衛歷史唯物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學說。到19世紀下半葉,隨著無產階級革命形勢的深入發展,這一任務顯得更為重要和迫切。因此,恩格斯撰寫了《起源》。

  指導無產階級革命斗爭。面對工人運動的新發展,各國資產階級竭力施展各種手段進行政治統治。一方面,加緊對社會主義者和工人群眾的鎮壓。另一方面,為了迷惑工人運動,采取某些社會改良措施,制造“國家社會主義”騙局。而資產階級學者則鼓吹所謂“講壇社會主義”,強調國家是超階級的組織,可以調和對立階級的利益,逐步實行“社會主義”,企圖把社會主義運動納入資產階級的軌道。與此同時,資產階級政府還竭力拉攏社會主義運動中的機會主義者,利用他們反對無產階級革命,抹殺國家的階級本質,鼓吹合法改良。在英國,自詡為“社會主義者”的費邊社分子,也宣揚國有化和階級合作是漸進到社會主義的唯一道路。同時,這些機會主義者還宣揚資本主義國家機器是超歷史、超階級的工具,或者把當時的國家當作“民主”的圣物而加以頂禮膜拜。消除各種機會主義錯誤思潮的影響,揭示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已成為無產階級革命運動十分迫切的任務。這也是恩格斯寫作《起源》的直接出發點。

  全書基本內容 

  《起源》包括1884年第一版序言、1891年第四版序言,以及正文九章。在正文中,第一、二章主要根據摩爾根的研究成果,探討了人類發展的三個階段及與之相對應的家庭婚姻形態;第三至八章分別以易洛魁人、希臘人、羅馬人和德意志民族為個案,追溯了氏族組織的特征,以及從氏族向國家演進的歷史,由此說明了國家的特征、歷史類型、形成方式。第九章是總結部分,系統論述了一系列歷史唯物主義基本原理和馬克思主義國家理論。全書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的基本觀點:

  兩種生產理論。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一書中已經提出兩種生產理論,在《起源》第一版序言中,恩格斯進一步完整表述了這一理論,將生活資料的生產和人自身的生產看作是制約人類社會發展的核心要素,由此闡明了人類社會從血緣關系向階級關系演進的歷史條件和社會基礎。他指出:“根據唯物主義觀點,歷史中的決定性因素,歸根結底是直接生活的生產和再生產。但是,生產本身又有兩種。一方面是生活資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產;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產,即種的繁衍。”在生產力水平低下的原始社會早期,決定人類社會制度的主要因素是血緣關系,但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和社會分工的復雜化,社會制度越來越多地受勞動的發展階段和所有制的支配。

  家庭的起源和歷史演變。恩格斯采用摩爾根的歷史分期方法,將人類歷史劃分為蒙昧時代、野蠻時代和文明時代,前兩個時代又各分為低級、中級和高級三個階段。恩格斯考察了各個歷史時代及其不同發展階段家庭形式的歷史變遷,指出家庭作為經濟細胞和社會生活的組織形式之一,不是從來就有的,它的產生、存在和發展受一定的社會經濟關系的制約。人類社會的家庭形式隨著習俗和生產的發展依次經歷了四種形式:血緣家庭、普那路亞家庭、對偶制家庭、專偶制家庭。

  私有制和階級的起源。恩格斯以摩爾根發現的北美印第安人部落易洛魁人氏族為依據,運用古代希臘人、羅馬人、凱爾特人和德意志人氏族的大量歷史資料,從三次社會大分工的發生和發展中解析了私有制和階級產生的原因及過程。他強調,勞動分工是私有制產生的社會前提,剩余產品的增加是私有制產生的物質前提,勞動個體化的趨勢是決定性因素,交換的發展促進了私有制的普遍化。私有制的發展使得社會分裂為階級。私有制和階級不是從來就有的,而是社會生產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是一種歷史范疇,因此,它們的滅亡也是歷史的必然。

  國家理論。恩格斯以雅典、羅馬和德意志國家產生的歷史事實為依據,精辟而又系統地闡述了馬克思主義的國家觀。

  第一,關于國家的歷史起源。恩格斯認為,國家是一個歷史范疇,它不是從來就有的,而是由生產力發展導致的第三次社會大分工產生的。人類歷史上有三次社會大分工,第一次社會大分工是農業和畜牧業的分離。從第一次社會大分工中產生了第一次社會大分裂,形成了剝削者和被剝削者、主人和奴隸兩個階級。第二次社會大分工是手工業和農業的分離。隨著新的分工,社會又有了新的階級劃分,除了自由民和奴隸的差別以外,又出現了富人和窮人的差別,而且使得一夫一妻制的家庭成為社會的經濟單位。第三次社會大分工是商業和農牧業的分離和商人階級的出現。這次社會大分工徹底瓦解了氏族制度賴以存在的前提,國家在氏族制度的廢墟上興起。由此可見,國家是在私有制和階級發生與發展的基礎上產生的,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恩格斯指出,國家的產生有不同的過程和途徑,他以雅典、羅馬和德意志國家產生的歷史過程為事實依據,系統地闡述國家在氏族制度的廢墟上產生的三種主要形式:第一種是雅典式的形式,國家直接從氏族社會內部發展起來的階級對立中產生;第二種是羅馬形式的國家起源,羅馬國家是平民和貴族斗爭的結果;第三種是德意志人的國家產生途徑,即國家是直接從征服廣大外部領土中產生的。

  第二,關于國家組織的特征。恩格斯指出,國家是在氏族制度瓦解的基礎上產生的,但它不是對氏族組織的簡單繼承,而是與氏族組織有著根本區別的特殊的社會組織。一是國家按地區劃分國民,按居住地組織國民,氏族組織則以血緣關系劃分和管理居民;二是國家設立專門的公共權力,迫使被統治階級服從,這種公共權力以強制力,即以武裝的人及其物質的附屬物,如監獄和各種強制設施為后盾,這是氏族社會所沒有的;三是為了維持這種公共權力,需要公民繳納費用——捐稅,甚至發行公債。

  第三,關于國家的本質。國家本質上是階級統治。國家是社會歷史發展到特定階段的產物,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因此,它是在社會經濟關系中占據主導地位的階級用以實現和維護其統治地位的工具。國家在形式上凌駕于社會之上,似乎中立于相互沖突的階級之外,其面貌是代表公眾的利益,但剝削階級國家作為公共利益代表的形式,總是與其階級本質相悖的。國家是統治階級政治秩序的維護者。在社會歷史發展的特定階段,社會分裂為經濟利益相互沖突、不可調和的對立階級,社會自身既無力擺脫這些階級對立,又不可能解決這些階級矛盾。統治階級為了維護和實現自己的利益,必須緩和這種沖突,努力把它們控制在“秩序”的范圍內,這就需要國家這種特殊的公共權力設置,履行統治與緩和、壓迫與控制的多重職能。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國家充當著緩和階級對立和沖突、維護統治階級秩序的特殊工具。

  第四,關于國家的統治形式。在揭示國家的階級統治本質的基礎上,恩格斯從歷史發展的角度,闡明了不同歷史發展階段統治階級財產狀況與政治統治聯系的不同方式。恩格斯把進入文明時期以來國家的統治劃分為三種類型:一是奴隸制國家,二是中世紀農奴制國家,三是資產階級國家。這三種國家與歷史上的三大奴役形式是相適應的,恩格斯強調:“奴隸制是古希臘羅馬時代世界所固有的第一個剝削形式;繼之而來的是中世紀的農奴制和近代的雇傭勞動制。這就是文明時代的三大時期所特有的三大奴役形式;公開的而近來是隱蔽的奴隸制始終伴隨著文明時代。”

  第五,關于國家的未來消亡。恩格斯指出,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階級不可避免地要消失,正如它們從前不可避免地產生一樣。隨著階級的消失,國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在生產者自由平等的聯合體的基礎上按新方式來組織生產的社會,將把全部國家機器放到它應該去的地方,即放到古物陳列館去,同紡車和青銅斧陳列在一起。”這就表明,國家作為一個歷史范疇,也將在歷史發展過程中趨于消亡。不過,國家的消亡是有條件的,這個條件就是在生產力高度發達的基礎上,消滅私有制和階級。

  理論意義與歷史意義 

  運用歷史唯物主義基本原理進行社會分析。在《起源》中,恩格斯對家庭、私有制、階級和國家等一系列重大理論問題進行了科學分析和系統論述,這為我們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認識國家、民主、自由、人權等社會政治現象提供了科學依據。《起源》深刻闡明了國家本質上是階級統治,任何國家都是統治階級政治秩序的維護者。無論資本主義國家采取什么統治形式和政府政策,只要它建立在資本主義私有制和階級對立基礎上,其維護和實現資產階級利益的核心功能就不會發生根本變化,其作為資產階級國家的本質就不會發生根本變化。與資本主義國家截然不同的是,我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建立在公有制基礎上,堅持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制度,在本質上,必然要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必然要堅持由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當家作主,必然要把維護和實現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要求作為國家工作的根本出發點。

  對于把握國家、民主等政治現象的本質具有重要指導意義。《起源》指出,國家雖然本質上是統治階級的階級統治,但是形式上卻常常以社會公共利益代言人的形象出現。資本主義民主實際上不過是資產階級進行階級統治的間接和隱蔽形式,是圍繞維護和實現資產階級利益運行的。社會主義國家及其民主政治與資本主義國家及其民主政治具有根本區別。社會主義國家和公有制的建立,使得占人口絕大多數的工人階級和勞動者獲得民主,對剝削階級實行專政,因此成為國家發展歷史上的新型民主和新型專政國家,為社會主義國家在本質與形式、程序與實質的關系方面達成高度統一,在實現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的利益與實現全社會公共利益方面達成高度一致奠定了基礎,為實現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普遍、真實和平等的權利創造了前提。

  國家理論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起源》對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產生了重要影響,特別是對于清理在工人運動中存在的各種錯誤的國家觀念產生了極大影響,使工人階級懂得了國家的本質以及作用,懂得了如何捍衛無產階級新型國家,從而激發出了巨大的建設社會主義新國家的力量。《起源》在中國革命歷史上和近代學術史上都發揮過重要作用。例如,中國共產黨早期卓越領導人蔡和森根據恩格斯《起源》,于1924年編寫出版《社會進化史》一書,被很多農民運動講習所和黨的基層組織列為教材和學習讀物,許多人在這本書的影響下走上了革命道路。

  在新時代的現實意義 

  家庭觀對當代中國家庭文明建設的啟示。恩格斯關于家庭地位與功能的觀點無疑為當前家庭建設提供了重要理論指導。從一般意義上講,家庭是由夫妻、父母、子女等構成的社會關系系統,不僅家庭成員彼此之間發生血緣的、生活的等自然關系,在朝夕相處中影響著各自的成長與發展,而且家庭成員也會與社會發生經濟的、政治的、社會的聯系,影響社會的穩定與有序發展,甚至影響國家的走向與發展。恩格斯認為只要女性能夠大量參加社會勞動,男女在地位上就能達到真正的平等。在今天,隨著科技的進步以及整個社會認知的進步,廣大女性已經投入到社會大生產中,這為男女平等創造了客觀條件。只有正確看待婚姻家庭關系,才能創造良好的家庭倫理關系。況且婚姻從來就不僅僅是男女兩性的生理結合,在廣義上它還是一種社會行為。我國現階段的家庭就承擔著撫育子女、贍養老人等多方面的功能,如何立足現實條件,適應小康社會建設和人的全面發展的要求,正確認識和處理我國現階段婚姻家庭的基礎、模式、道德、立法等問題,將是艱巨和長期的任務。

  私有制理論的現實啟示。恩格斯認為生產力發展產生了私有制,共產主義要消滅私有制,但消滅私有制是有條件的,也不是由人的主觀愿望決定的。要辯證地看待私有制和公有制的矛盾,遵循私有制發展消亡的歷史規律。要正確認識私有制與階級的關系。階級是在生產力發展的一定水平上產生的,它同私有制是孿生兄弟,是同時產生的,又互為存在的條件。最終廢除私有制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進程。

  國家理論對于推進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具有現實意義。《起源》告訴我們在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仍然處于競爭的時代,國家職能決不能削弱,而是要加強。恩格斯講得很清楚,國家很重要的職責就是緩和沖突,把沖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圍以內。可以說,國家越強大,緩和沖突的能力就越強。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強大的國家能力把無產階級以及廣大勞動群眾進行斗爭的空間擠壓到最小。在我們國家,階級斗爭仍然在一定范圍內存在,一旦沒有人民民主專政的強大國家機器的存在,這些斗爭就會馬上表面化。

作者簡介

姓名:明翼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黃小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杭州麻将炸胡怎么处理 求东北麻将玩法及技巧 青海十一选五 深圳风采 湖南哈哈麻将 巴西vs智利比分预测腾讯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 福建麻将怎么玩 聚天下配资 伟大魔术师 免费下载大众麻将 浙江快乐彩 ds足球比分app下载 全球股票指数有哪些 Playboy黄金 蚌埠麻将规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