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黨史黨建 >> 政治建設
“以人民為中心”三個問題的理論界說
2019年10月16日 14:48 來源:《湖北社會科學》(武漢)2018年第11期 作者:韓喜平/ 鞏瑞波 字號
關鍵詞:以人民為中心/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人民/人民當家做主

內容摘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必須對相關理論問題進行界定和說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人民”概念既是一個整體概念,又具有兩重規定性,即一方面具有“人民”作為“人”的社會性規定,另一方面具有“人民”作為“民”的本質性規定。

關鍵詞:以人民為中心/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人民/人民當家做主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必須對相關理論問題進行界定和說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人民”概念既是一個整體概念,又具有兩重規定性,即一方面具有“人民”作為“人”的社會性規定,另一方面具有“人民”作為“民”的本質性規定。“以人民為中心”既不能毫無原則地生搬硬套,也“不能只停留在口頭上、止步于思想環節”,必須構建和遵循歷史邊界、制度邊界和自然邊界,從理論上進行厘清,才能真正落實到行動中。“以人民為中心”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都是黨和國家關于發展的價值、方式和戰略的正確選擇和重大部署,兩者具有很強的關聯性,且在本質上是辯證統一的。但是,“以人民為中心”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在內涵和外延上有很大區別,并不屬于同一層面、同一范疇、同一時空的概念,因此,既不能搞“去中心論”,也不能搞“雙中心論”“多中心論”,或者“中心替代論”。

  關 鍵 詞:以人民為中心/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人民/人民當家做主

  作者簡介:韓喜平(1965- ),中央“馬工程”首席專家,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吉林大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吉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吉林大學黨委宣傳部部長;鞏瑞波(1987- ),吉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核心價值,也是堅持和發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之一。“以人民為中心”這個概念,最早是習近平總書記在2015年底中央政治局研究制定“十三五”規劃的會議上提出來的,后來寫進了“十三五”規劃建議和“十三五”規劃之中,此后,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及和論述以人民為中心的相關問題。黨的十九大把“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作為基本方略,并專門論述了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問題,成為僅排在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之后的基本方略。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是決定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根本力量。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把黨的群眾路線貫徹到治國理政全部活動之中,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依靠人民創造歷史偉業。”[1]“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不僅僅是一種發展思想,更是一種執政理念,一種價值追求和實踐方式,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鮮明特點,同時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一以貫之的群眾自覺和馬克思主義堅定的群眾立場,從理論上界說“以人民為中心”的基本內涵及其重大意義,是實踐推進的重要前提。

  一、“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中“人民”概念的內在規定性

  “人民”概念的演進有一個過程,在古代,不論是在中國還是西方,人民都曾長期被看作是被上層社會和權勢所疏遠、憐憫、駕馭的微不足道的蕓蕓眾生。直到17世紀歐洲啟蒙運動倡導的人的自我解放,隨著人的主體性的確立,“人民”的概念也變得神圣。在西方的政治學理論中,亞里士多德用的是“公民”概念,而到了盧梭這里,則用了專章討論“人民”,并意在探求人民的意志是唯一的法律,[2](p55)把人民作為一個抽象的整體,賦予其最高的合法性和正當性。啟蒙以來的人民概念將“人”和“民”統一為一個整體范疇,開始全面地向以“人”為本回歸,對近現代文明進步產生了深遠的現實影響。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充分肯定并吸收了這一偉大成果,并進一步強調了人民群眾在社會生活和歷史進步中的地位和作用,形成了完整而清晰的“人民主體論”的科學學說和革命實踐的邏輯體系,使之成為改變世界面貌的力量源泉。馬克思說:“我們的出發點是從事實際活動的人”,因此,“任何一種解放都是把人的世界和人的關系還給人自己。”[3](p443)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話語中,“人民”其實就是指現實的“人”和“人類”。“人”和“人類”是一個無限的系列,包括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所有人;而“人民”則是參與并承擔著人類現實生活的所有人。人民始終由占現實人口的絕大多數、每日每時擔當著人類社會生活職能的全體個人所構成,包括由他們組成的階級和階層。[4]

  在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和實踐中,“人民”的概念更為復雜,而且隨著時代的變化其內涵和外延也是發生變化的。毛澤東曾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中就指出:“人民這個概念在不同的國家和各個國家的不同的歷史時期,有著不同的內容”。[5](p205)進入新世紀,一切贊成、擁護和參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階級、階層和社會集團都屬于人民的范圍。“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中的“人民”不僅僅是一個政治概念,而且包含著哲學的意義、歷史意義、法律意義、甚至蘊含著一種倫理和文化意義。但是,毋庸置疑,“人民”概念首先是一個整體概念,是一個具有整體性、群體性、歷史性、階級性特征的概念,而不是部分的、個人的、暫時的、普世的概念。這個整體性概念包含雙重規定性的東西:一是“人民”作為“人”的社會性規定。人民首先是人,人是人民這個概念的靈魂,這是人民概念的最突出的特征,強調人作為人的本質特征。從馬克思主義人學觀點,就是要求按照人的方式和邏輯去理解人,而不是按照“物性邏輯”,或者別的什么邏輯。這里突出人的自在性和獨立性,我把它叫作使人作為人而回到人本身,當然,這里的“人”是一個類概念,是“物性”與“人性”的統一,是“自然性”與“社會性”的統一,是“歷史性”與“實踐性”的統一。二是“人民”作為“民”的本質性規定。人民既突出人作為人的本質,又強調人作為民的意義,規定了其社會地位、社會責任和社會義務。所以,人作為社會關系的總和,必須將其放到階級關系和政治關系中去理解。雖然在不同歷史時期,人民概念的外延不盡相同,但人民是社會的主體,涵蓋某一歷史時期社會中的絕大多數人,代表歷史進步的方向,是推動社會生產力發展的根本動力,是共建社會主義事業的主體,是共享經濟社會發展成果的主體。總之,“以人民為中心”是馬克思主義同其他學說的根本區別所在,也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

  比較來看,人民概念內在地區別于西方的公民概念,同時克服了西方“人本主義”思想和中國“民本主義”傳統的局限。其中,人本主義的核心是抽象的個人,因而難以遏制地滑向個人主義或極端個人主義;民本主義的“民”實質是無主體性的庶民,因而最終民眾必然是被支配的對象,淪為山頭分立的受害者。“人民”既強調人的類本性,體現以人為本,又突出了人的階級性、社會性,規定了社會責任和義務,“以人民為中心”根基于唯物史觀基本原理,又因其與黨的領導的一致性,使之克服了人本主義、民本主義缺失社會發展戰略考量脫離實際的抽象、缺乏社會整體責任意識的散沙與分立等缺陷,使“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具有立場的鮮明性、現實的針對性、布局的系統性、行動指導的具體性。[6]比如人民在社會主義中國是“當家作主”的主人,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根本政治制度,群眾路線是黨的根本政治路線,同時人民具有遵守憲法法律、納稅、勞動、教育、出版、集會、結社等權利和義務。而公民概念僅僅作為一個法律概念,更強調個體性,不能反映人的生命本質和類本質。當然,不能簡單地把“人民”概念和“公民”概念對立起來,“人民”能夠包容“公民”等各種人的形態。此外,人民概念摒棄了封建社會只見“民”不見“人”的錯誤理念,或者是以氏為民、以業為民的做法,比如,古代有“四民”之說,把人分為四個等級,即“士農工商”。可見,中國古代的“民本主義”僅僅是一種“存社稷”“固君位”的“治民”“馭民”之術,是出于維持其王權統治的需要而采取的措施,不可能真正為人民謀福祉。其次,這種“民本主義”不承認人民群眾的歷史主體地位,排斥民眾參與社會發展和管理過程。最后,在中國傳統的“民本主義”思想的主宰下,民眾容易被“愚民化”和“群氓化”,從出發點、過程和落腳點都不可能促進人的全面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民立場是中國共產黨的根本政治立場,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7]由此可見,“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是對人民當家做主的社會主義社會最好的詮釋,區別于西方個人中心主義的資本主義的市民社會。我們的發展是為了人的發展,不是為了發展物,資本主義的發展把人當作工具,經濟發展更多的是為了資本增值,為資本家獲取剩余價值。從唯物史觀來講,我們的發展是為了完善人的生命本性,開發人的生命價值,摒棄傳統的把人作為工具和手段的物本主義方式,以實現人的全面自由發展為終極追求。“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是在十八大以來的實踐中形成的,但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在革命、建設和改革中的人民觀、發展觀、歷史觀的統一,體現了認識和實踐的一致性。這種認識,反映了一種實踐自覺,體現了中國社會實踐變革的時代要求和實踐要求的統一,體現了對構建人民政治和滿足倫理訴求的回應,是哲學觀變革在實踐層面,尤其是政治實踐層面的反應。通俗地講,“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就是在發展目的上堅持一切為了人民、在發展主體上堅持一切依靠人民、在發展動力上堅持一切從人民需要出發、在發展方式上堅持人民首創精神,在發展效果上堅持一切由人民檢驗、在發展成果上堅持一切由人民共享。也有學者這樣概括,在“以人民為中心”思想的基本向度中,形成了“一個基本立場、兩大基本動力、一個最終結果”[8](p25-29)的邏輯體系,即以人民地位為中心是基本立場,是以人民利益為中心、以人民作用為中心、以人民滿意為中心的現實起點與邏輯起點。

  總之,“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和遵循了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彰顯了黨的根本宗旨和優良傳統、價值取向和政治優勢,提供了對于回應當代社會發展問題的中國解答及推動全球治理的中國方略;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是當代中國發展的現實實踐邏輯生成,即解決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面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的根本出路;也是面向未來的使命擔當,即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是永遠的時代課題,對于我們永葆黨的先進性、筑牢執政之基、確保永續發展動力具有重大意義。

  二、構建“三重邊界”維護人民“中心”地位

  構建和遵循“以人民為中心”的邊界就是說,理解或者把握“以人民為中心”必須有一定的參照、尺度和邊界。首先,為什么要劃邊界、定尺度呢,這是因為“以人民為中心”把人民的地位、作用和價值提高到了一種非常高的位置和“絕對中心”的地位,但是,要維護這個“中心”的穩定性、恒久性,卻是非常不容易的。既不能無原則、無條件地去維護,任其成為一種唯我獨尊、無法無天的無限權利或絕對權利,也“不能只停留在口頭上、止步于思想環節”,[9]任其淪為徒有虛名、形同虛設的虛假授權或空洞概念。有中心必然有邊界,更確切地說,只有確定了邊界,中心才有意義,所以,無論是在思想認識層面還是在實踐操作層面都必須構建一些不可逾越的邊界,目前來看,“以人民為中心”必須遵循“三重邊界”,即歷史邊界、制度邊界和自然邊界。

  首先,“以人民為中心”必須構建和遵循歷史邊界。歷史邊界是指在把握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的時候,要充分尊重歷史,或者說要以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去認識人民的中心地位、重要作用和核心價值,在尊重歷史規律、歷史選擇、歷史事實的基礎上,把握以人民為中心,而不能違背歷史規律,以當代人為中心去否定過去的人,讓人民去否定自己創造的歷史,不能以人的中心地位或主觀感性去否定歷史的客觀性。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說:“歷史就是歷史,歷史不能任意選擇,不能虛無,不能否定,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一個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礎。”[10]

  如果一味突破歷史的邊界去突出人,其實質是一種歷史虛無主義的表現,也是不明智的做法。人民是歷史的主體和創造者,所以,本質上,歷史的選擇和人民的選擇是一致的,但是,如果把人民當成部分、個體或者暫時的概念,就會出現用部分人的意愿或者選擇去否定歷史的選擇的問題。所以,理解以人民為中心,還要克服一種傾向,就是那種拋棄中華5000年悠久歷史和優秀傳統文化積淀,不顧近代以來中國170多年的歷史遭遇,忽視中國共產黨97年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9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來黨領導人民的奮斗實踐,而僅僅是以個人所處的階層、地位為中心,以個人所處的時間和空間為中心,去虛無中國共產黨在中國近代以來歷史中的地位和作用,虛無社會主義制度在中國確立的歷史價值和現實意義,虛無中國改革開放的時代價值和世界意義的錯誤傾向,這樣的“以人民為中心”也是不恰當的。習近平總書記說:“歷史告訴我們,歷史和人民選擇中國共產黨領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事業是正確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開辟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正確的、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扎根中國大地、吸納人類文明優秀成果、獨立自主實現國家發展的戰略是正確的,必須長期堅持、永不動搖。”[7]

  其次,“以人民為中心”必須構建和遵循制度邊界。這里的制度是一種廣義的制度,不僅包括憲法法律,包括國家根本的和基本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也包括具體的社會的、行業的、黨內的法規制度等,當然也包括市民公約、鄉規民約、行業規章、團體章程等約定俗稱的社會規范,前提是這些制度具有合法性。“法規制度帶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長期性”,[11](p17-18)如果片面追求以人民為中心,而使法規制度受到漠視、破壞,那么,人民權利和自由就無法保證,以人民為中心也就會落空。遵從制度邊界,就是以人民為中心,不能以人的中心地位去否定制度的權威性,更不能觸犯和破壞這些法律和制度,否則就是以個人為中心去損害他人的利益,去破壞可以保障大多人利益的規則。這就是以人民為中心的第二個邊界。

  通俗地說,遵循制度邊界實現以人民為中心,就是說不能把“以人民為中心”當作萬能的公式,借此去否定制度的重要作用,否定制度的公共屬性,淪為“個人中心主義”或西方人本主義,主觀地要求黨和國家的發展必須以自我為中心,我說什么就是什么,黨和國家一切活動都得讓我答應、讓我高興、讓我滿意,否則就不是以人民為中心。甚至借此否定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否定改革開放成就,進而不要黨的領導,不要社會主義制度,不要公有制主體地位,不要人民當家做主的地位。“個人中心主義”或西方人本主義,對人的地位和個性解放的抽象宣揚,對人性自由和個性解放的虛幻的承諾將自私自利定義為人的普遍本性,為個體沖破現實社會關系和各種必要規矩的約束而將欲望夸大到漫無邊際的程度提供了可能,使得個體可以不受限制地滿足私欲,并且無需對自己隨心所欲的行為給社會綜合體中的其他部分造成的影響負責。[6]

  “以人民為中心”強調的是“人民”這一集合概念,其最初含義就是“大多數”,因此,必須防止在實際生產生活中輕易地、抽象地將“以人民為中心”解釋為“以個體的人為中心”,甚至被直接歪曲為“以我為中心”。馬克思曾指出:“人是最名副其實的政治動物,不僅是一種合群的動物,而且是只有在社會中才能獨立的動物”,[12](p2)可見,如果人拋開了集體和社會去強調個人反而會喪失人的獨立性,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必須批判極端個人主義主張、個人利益至高無上的錯誤傾向,強調人民是社會發展“合力”之源。因為社會是一個有機整體,個人利益和社會整體利益是相互依存的,因此社會的運行就必須統籌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而不是以犧牲整體利益為代價去滿足個人私欲,這其中,以制度為主要外在形態的契約或規則將發揮著特殊關鍵作用,是以人民為中心的重要邊界和客觀保障。

  其三,“以人民為中心”必須構建和遵循自然邊界。在人與自然的命運共同體中,如果以人民為中心,突出的是人改造自然的主觀能動性,那么強調自然的邊界,就要突出自然相對于人類活動而表現出的前提性、優先性和客觀性,這是馬克思主義的觀點。馬克思曾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一文中明確提出:“自然界的優先地位仍然保持著”。換言之,以人民為中心,必須以自然為前提,不能以無限制的利用自然、破壞生態、漠視環境為代價來突出人的地位,這種竭澤而漁的做法,必然遭到自然的“報復”和“懲罰”。

  習近平總書記說:“人與自然是個生命共同體”,[1]自然是人生存、發展的家園,比如土地既是人類生存的最基本要素,又是人類生產的基本生產資料來源。人要像珍愛生命一樣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如果自然破壞了,何談人的存在,更枉論人的發展。遵循自然的邊界實現以人民為中心,就是說不能以現在的人為中心去損害未來的人的權利。如果人民去破壞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那么人就是在以人的中心地位去否定自然的優先性。在具體實踐中,“絕不能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的一時發展”,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算大賬、算長遠賬、算整體賬、算綜合賬”,“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要堅持“生態紅線”,“把生態文明建設擺在全局工作的突出地位,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堅持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努力實現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協同共進,為人民群眾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在正確處理人與自然關系中堅持“以人民為中心”。[13]

  總之,制度的邊界,就是說以人民為中心,不能違背法規制度,不能以自我為中心,去損害他人;自然的邊界,就是說以人民為中心,不能違背自然,不能以自我為中心,去損害后人;歷史的邊界,就是說以人民為中心,不能違背歷史,不能以自我為中心,去損害前人。

作者簡介

姓名:韓喜平/ 鞏瑞波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黃小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曹查理演的三级片 免费国产直接看片av 000427股票行情 股票k线图分析 河南十一选五 今日买什么股票推荐 牛米网 赢在投资 易操盘配资 华瑞配资 明道配资 球探篮球比分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 竞彩足球指数 杠杆配资 在职研究生和mba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