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沈陽首次發現遼金手工業作坊遺址
2019年03月25日 09:06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商越 字號
關鍵詞:出土;鑄造;坩堝;牙刷;遺址

內容摘要:目前對遺址的發掘可見,在金代遺跡下還疊壓有遼代文化層和遺跡,有待考古人員進一步發掘。

關鍵詞:出土;鑄造;坩堝;牙刷;遺址

作者簡介:

  遼代銅錢

  遼金時期的鐵斧

  瓷馬

  坩堝遺址及出土文物。

  出土20多個冶煉用坩堝,里面有生鐵殘渣和木炭

  2018年6月初,沈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人員進駐康平縣沙金臺蒙古族滿族鄉西扎哈氣村對遼金大型房屋遺址進行勘探。

  西扎哈氣遺址考古領隊、沈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林棟告訴記者,經發掘,發現該遺址地層自上而下分為3層,最上面一層,是淺黃褐色沙土層,厚15厘米到30厘米,土質沙性較大,包含少量白瓷片和泥質灰陶片等,應為近現代耕土層;第二層,是灰褐色沙土層,厚30 厘米到60厘米,土質沙性較大,包含數量較多的遼金時期陶瓷片,時代大體在遼代后期至金代前期;第三層是黃褐色黏土層,厚10厘米至20厘米,包含少量泥質灰陶片等,時代大體在遼代早中期。

  隨著清理的深入,兩處房間內相繼出土了20多個金屬加工鑄造使用的坩堝(地爐),以及鐵刀、鐵斧、鐵蒺藜、鐵箭鏃、鐵釘等鐵器,完全超出了大家原來的想象。考古人員仔細觀察坩堝旁的土壤,土壤呈紅褐色,用吸鐵石檢測一下,吸附上來很多鐵屑——這20多個坩堝到底是用來做什么的呢?為精確檢驗,考古人員將其中兩個坩堝打包,運往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做進一步的化驗分析。

  很快,化驗分析數據出來了。結果顯示,坩堝內發現了生鐵殘渣和木炭,證明這些坩堝是用來提煉生鐵的。但據考古人員分析,因遺址沒有冶煉用大型高溫煉爐,所以加工溫度不高;遺址附近還有一條利民河,靠近水源,可供加工鑄造之需。根據現場出土的一系列工藝復雜的小件鐵器,如鐵蒺藜、鐵箭鏃等兵器,鐵刀、鐵斧等工具,鐵環、鐵鎖、鐵釘等生活用具來看,遺址還有加工鑄造鐵器的可能。

  出土“熙寧元寶”陶制錢模,及北宋、遼金銅錢

  在接下來的發掘工作中,考古人員發掘出60余枚銅錢,尤以一個陶罐里盛裝的銅錢最多,基本都是北宋中晚期銅錢,年號有“太平興國”“熙寧”“皇祐”“元豐”“崇寧”等,其中還發現遼代天祚帝時期的“乾統元寶”錢和金代海陵王時期“正隆元寶”錢各一枚,還意外出土了一個“熙寧元寶”陶制錢模,是沈陽地區首次發現,令大家無比振奮。

  “因為北方缺少銅礦,所以遼金自產錢幣數量較少。”沈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研究館員趙曉剛告訴記者,遼代實行年號錢制,皇帝即位或改元時便鑄造貨幣。遼鑄錢的主要目的不是流通,而是為了顯示皇權,其政治目的遠遠大于實用價值。遼代錢幣的鑄造權掌握在官府泉帛司,每年鑄造的錢幣數量較少。遼代商品交易通用的錢幣,大多是從五代及北宋輸入的銅錢。

  據《中國北方民族貨幣史》記載:在最強盛時的遼景宗時期,遼景宗置鑄錢院,歲鑄錢500貫(1000枚錢為一貫),較之同時期宋神宗歲鑄600余萬貫,相差甚巨。為此,遼道宗曾下詔,禁止遼錢出境,嚴禁私鑄銅器。此次發現的“乾統元寶”錢,是遼國自己鑄造的貨幣,因為數量稀有,所以更顯珍貴。“澶淵之盟”后,遼宋開展榷場貿易,南北商品交易往來頻繁,宋錢因此得以不斷流入遼境。

  金代的錢幣制度沿襲宋朝。起初通用遼、宋前朝舊錢,直至金海陵王完顏亮正隆三年(公元1158年),才開始設錢監鑄造錢幣。后來,由于“歲鑄錢14萬余貫,而歲所需費乃至80余萬貫”,完顏亮曾一度下詔,罷代州、曲陽二錢監,停止鑄錢。據考證,金在正隆、 大定年間 ( 1156年—1189年)鑄錢數量頗多,因此至今遺存略多,但別的年號錢鑄得不多,遺存也少。

  林棟分析,因為錢幣中最晚的年代是金海陵王時期的“正隆元寶”,為金代中期,因此推斷,西扎哈氣遺址兩座房址時代為金中期。根據出土的陶制錢模及大量北宋、遼金銅錢,有人猜測,這里曾經是遼金造幣廠遺址。林棟認為,目前遺址全貌還沒有完全揭開,已開掘的房址破壞十分嚴重,僅保存少部分墻基、柱礎石、煙道、金屬鑄造加工遺跡和用火遺跡等,在金代地層下,還疊壓有遼代的地層,下面也發現有坩堝遺存,因此判斷,在遼金短時期內,這里被古人重復利用,很有可能在遼代也是加工作坊。

  初步判斷:遼金綜合性手工業作坊遺址

  隨著考古挖掘的深入,西扎哈氣遺址還相繼出土了陶、瓷、玉、石、骨、料等各類小件手工藝品、裝飾品和生活用品,種類豐富、工藝復雜精美。林棟逐一向記者展示介紹:看出土的陶器,以泥質灰陶、褐陶為主,器型有罐、盆、碗等生活用具和紡輪、球等小型工具。出土的瓷器主要是白瓷,以本地產的粗白瓷居多,另有少量醬釉、黃釉瓷器,此外還有一部分河北定窯產細白瓷,器型有碗、盤等生活用具,從這些定窯白瓷的口沿造型來看,帶有金代風格,因此進一步印證,西扎哈氣遺址時代為金代中期。

  在出土的器物中,有一件淡黃色的瓷質小馬,造型非常可愛,吸引了記者的目光。細看這件小瓷馬,長和高各5厘米左右,后背有斑點裝飾,形象生動小巧。“這是遼金時期孩子玩的小玩具。”林棟說。

  遺址中還出土了很多骨角器,如骨牙刷、骨篦、骨簪、骨針等。記者注意到,遼金時期這款手柄式骨牙刷,跟如今我們使用的牙刷造型非常相似,牙刷頭部共有長12排、寬4排的毛孔,可用來安放馬尾毛等,不過因年代久遠,牙刷毛已經無處可尋。據史料記載,最早的牙刷發明于中國。在南宋時期,城里已經有專門制作、銷售牙刷的店鋪。當時的牙刷是用骨、角、竹、木等材料,在頭部鉆毛孔數行,上植馬尾,和當代的牙刷已經很接近了。此次出土的骨牙刷正好證實了當年的情形。

  在發現的金屬制品中,有兩件小兵器很能考驗工匠的制作手藝。出土的鐵蒺藜,都只有4厘米寬,是古代軍用的鐵質尖刺的撒布障礙物,有4根伸出的鐵刺,長數寸,凡著地均有一刺朝上,用以遲滯敵軍行動。在宋代以后,鐵蒺藜的種類逐漸增多。另一件小兵器——鐵箭鏃,也是古代戰爭中消耗量較大的作戰武器。遼金時期,盛行一種練習射箭技巧的射柳比賽,這種鐵箭鏃能射斷柳枝。

  遺址中還發現有玉球、玉環、魚形瑪瑙配飾、石制圍棋子等玉石器,以及有明顯切割痕跡的動物骨骼加工廢料、準備鉆孔的料珠半成品等,因此考古專家初步認定,遺址的性質應為金屬、骨器、石器、料器等原材料加工制作的綜合性手工業生產加工作坊。

  “金代手工業生產如陶瓷、礦冶、鑄造、造紙、印刷等,歷經戰亂與復蘇都有發展。” 趙曉剛告訴記者,女真族盛行煉鐵。金朝建立后,冶鐵業在北方地區繼續發展,鐵制工具已廣泛使用。而金代陶瓷業因為有遼朝、宋朝的基礎,也比較發達。此次西扎哈氣遺址發掘出土一批豐富的遼金遺物,進一步豐富了張家窯林場地區的遼金文化內涵。目前對遺址的發掘可見,在金代遺跡下還疊壓有遼代文化層和遺跡,有待考古人員進一步發掘,探索其中奧秘。

  記者 商越

作者簡介

姓名:商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七星彩技巧和方法 华彩彩票骗局 分分彩什么玩法能回血 老虎机游戏 闲来宁夏麻将ios 青海彩票十一选五 6复5多少注 11选5中奖助手 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黑客教你修改黑彩余额 没事的时候做点什么赚钱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网 白银期货投资网 福彩群英会走势图最新 时时彩稳赚不赔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