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遼博展出的《石鼓文拓本冊》藏著大秘密
2019年03月27日 09:20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吳限 字號
關鍵詞:故宮博物院;拓本;董寶厚;石鼓文;石鼓

內容摘要:遼博展出的《石鼓文拓本冊》就是石鼓上的文字拓片,被稱為“篆書始祖”。

關鍵詞:故宮博物院;拓本;董寶厚;石鼓文;石鼓

作者簡介:

  遼博展出的《石鼓文拓本冊》藏著大秘密 這10塊“大石頭”在唐朝時就是國寶

  

  現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陳倉石鼓被稱為“鎮國之寶”。遼博展出的《石鼓文拓本冊》就是石鼓上的文字拓片,被稱為“篆書始祖”。這10只石鼓在唐朝時就被尊為國寶,深受世人的珍愛。它們歷經磨難,三次被毀,其中一只竟然被當作磨刀石。透過這些滄桑的文字,這10只石鼓展示出來的是一部波瀾壯闊的歷史。

  史記

  艱難的南遷之路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當局決定將北京故宮博物院內的1.3萬箱國寶南遷,石鼓也在其中。

  石鼓大而重,每只石鼓重約1噸,字在石皮上,而石皮已與鼓身分離,稍有外力便會脫落。南遷路途遙遠,兇險未卜,包裝石鼓是首要問題。2010年,時任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的鄭欣淼在《故宮文物南遷及其意義》中追敘:“故宮人經過反復商量,使用浸濕的高麗紙覆在石鼓面上,用棉花輕捺,使紙張接近石身,干了后就固定在那里,即把石皮上的字緊貼于鼓身上;然后每個石鼓包上兩層棉被,棉被外又用麻打成辮子,纏緊棉被;再把石鼓放在厚木板做的大箱子中,箱內用稻草塞嚴實,箱外包上鐵皮條。”

  1933年4月19日,10只石鼓與音訓碑被包裝成11個大木箱裝上列車,直達上海保存。1936年,南遷文物又運至南京。

  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這批文物運離南京,途經徐州、鄭州、西安,來到寶雞,再遷至漢中,翻越秦嶺,走蜀道進入四川成都。1939年7月運至峨眉,存于西門外武廟西配殿。1943年,峨眉縣城的一場大火,差點毀掉石鼓。

  1945年抗戰勝利后,南遷文物又從重慶陸續運回南京。石鼓因笨重,走陸路,從重慶直接用汽車運回南京。運送途中險象環生,運載石鼓的汽車先后經歷了兩次翻車事故,10只石鼓險些再遭劫難。

  1948年,蔣介石見大勢已去,籌備將國寶文物轉運臺灣。此時,已被送回北京故宮保管的陳倉石鼓,被倉促運抵機場。但臨近起飛時,飛行員報告說,飛機已嚴重超載,無法保證飛行安全。經過一行人的再三商討后,這10只體積碩大的石鼓被留了下來,終得保全。

  1950年1月27日,石鼓被安置于北京故宮的中和殿。自此,10只石鼓與潘迪音訓碑一起留存于故宮博物院。2004年,故宮專設石鼓館展出石鼓,近年來又將寧壽宮作為新的石鼓館,重新改陳布展。

  董寶厚說,石鼓顛沛流離的命運,與中華民族所經歷的苦難一直緊密關聯,它所背負的那些殘斷的歷史,以及籠罩在它身上的未解謎團,讓它在跌宕的歷史潮汐中更顯獨特與珍貴。

  石鼓文記錄著漢字的演進歷史,是“石刻之祖”

  遼寧省博物館舉辦的中國古代書法展第二期展覽中,有一件非常珍貴的《石鼓文拓本冊》,它不僅隱藏著諸多的秘密,更有著非常傳奇的經歷。

  史料記載,唐朝貞觀年間(公元627年-649年),在陜西鳳翔府陳倉山(今寶雞市石鼓山)北坡的荒野之中,一位牧羊老人發現了10只怪異的花崗巖大石頭。這些碩大的石頭形似鼓,圓而見方,上窄下寬,高約90厘米,直徑約60厘米,中間微凸,模樣奇特。令人不解的是,當石頭上的泥土被清除后,每塊石頭上都精心篆刻一首四言古詩。因為筆法奇異,當時竟無人能識,又因石形如鼓,稱之“石鼓”,上面的文字則被稱為“石鼓文”。

  當時發現的時候上面總共有718個字,現在能辨認清楚的字只有300余字。因銘文中多言漁獵之事,故又稱它為“獵碣”。現存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的10只石鼓,其文字大多磨滅,尤其是第九鼓已空無一字。經過歷代研究,根據鼓身上的文字,研究者將十只石鼓分別命名為:乍原、而師、馬薦、吾水、吳人、吾車、汧殹(qiān 公式)、田車、鑾車、霝(líng)雨。

  石鼓文是中國最早的石刻文字,記錄著漢字的演進歷史,被稱為“石刻之祖”,它是大篆向小篆過渡的活化石,是“文字記憶定格”。“打個比方說,從甲骨文到石鼓文,漢字的演變類似于從猿人到智人的進化歷程。”遼寧省博物館學術研究部主任董寶厚說。

  董寶厚進一步解釋說:“石鼓文具有很高的文獻價值,它記述了秦始皇統一中國前那段不為人知的歷史,填補了史學空白。同時,石鼓文在中國金石史乃至書法史上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承上啟下,是從甲骨文,散氏盤,秦公簋,到篆書演變的重要一環,所以石鼓文又被稱作‘篆書始祖’,后面的隸、草、行、楷都是它的子孫了。它本身的書法價值非常高。石鼓文線條較金文更加勻整圓潤,字形結構較甲骨文和金文簡單,整齊而略呈長方,平行線條多作排列裝飾,嚴謹茂密,用筆圓勁挺拔,筆道遒勁凝重,字距行距開闊均衡,疏朗如晴空星月,字大逾寸,氣韻淳古,雄強渾厚、樸茂自然,受到歷代書家推崇,被視為習篆書的重要范本。現在來說,凡設有書法專業的專業院校都把石鼓文定為必臨習的碑帖,也可以佐證石鼓文的重要地位。”

  韓愈的保護石鼓奏折被壓了8年

  故事再回到1300多年前的盛唐時代。

  石鼓文的發現震驚了朝野。文人墨客紛紛慕名而至,一窺究竟,他們拓下石上的文字,遍尋名家研究。唐初的書畫家、詩人,如虞世南、歐陽詢、褚遂良等人在看到石鼓文的拓本后,皆驚嘆石鼓文的“古妙”,紛紛前來,爭相為其作詩寫賦。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韓愈就寫過一首《石鼓歌》,全文洋洋灑灑500余言:“張生手持石鼓文,勸我試作石鼓歌……故人從軍在右輔,為我度量掘臼科。濯冠沐浴告祭酒,如此至寶存豈多。氈包席裹可立致,十鼓只載數駱駝……牧童敲火牛礪角,誰復著手為摩挲。日銷月鑠就埋沒,六年西顧空吟哦……嗚呼吾意其蹉跎。”從中可以看出,韓愈當時是希望朝廷能把石鼓用幾匹駱駝馱回京城長安,以便更好地保護珍貴文物,也利于研究,但他的建議沒被采納,石鼓在雜草叢中長滿青苔,任憑“牧童敲火牛礪角”。

  公元755年 ,“安史之亂”爆發,跑到陜西寶雞雍城附近躲避戰禍的唐肅宗聽到石鼓的傳聞后,心生好奇,責令州府官員將10只怪石運下陳倉山,遷往雍城城南,與駐扎在這里的文武百官一起賞玩。不料,石鼓遷至雍城不久,叛軍逼近鳳翔,文武百官出逃。為躲避戰禍,石鼓被倉促移至荒野掩埋起來,并對外宣稱“毀失”。“安史之亂”平定后,陳倉石鼓的命運也迎來了轉機。

  公元806年,地方官吏查訪到了石鼓的埋藏之處,請朝內的名家主持挖掘。韓愈還因此上書朝廷,請求移石鼓至京城太學府內妥善保管。但韓愈的請求未引起朝廷重視,奏折在朝堂上被積壓了8年。公元814年,鄭余慶就任鳳翔尹,兼職國子祭酒,主掌國家教育、文化。他偶然看到了韓愈的奏章。于是,重新奏請朝廷,希望能妥善保管陳倉石鼓。于是,曝于荒野的石鼓才被移送到當地孔廟。

  石鼓重新出世,已是蝕跡斑斑,石鼓上的字跡殘缺不全,引得無數名家學者嘆惜。更可惜的是,由于一直被棄于荒野,其中一面“乍原”石鼓居然莫名遺失。90多年后,隨著李唐王朝的坍塌,風翔孔廟在戰火中被焚毀,廟內所藏的9只石鼓也被人盜走。

  尋找了200多年的國寶 被當成了搗米臼、磨刀石

  北宋一統天下后,宋仁宗無意中發現了關于石鼓的傳奇紀略,對遺失百年的陳倉石鼓產生了濃厚興趣。他令人遍地尋訪、查找陳倉石鼓的下落。時任鳳翔知府的司馬光之父司馬池幾番周折,終于找到石鼓,但尋到的石鼓只有9只,早在唐末便已遺失的“乍原”石鼓仍沒有蹤跡。司馬池為了得到皇上的嘉獎便私下遣工匠仿制出一只假的“乍原”石鼓。不料,被宋仁宗和名家學者識破,司馬池獲欺君之罪。經歷了造假風波,失蹤的“乍原”石鼓立即名動天下,坊間認為其價值能以一敵九,隨即便引發了全國尋找“乍原”石鼓的風潮。

  公元1052年,北宋時期著名的金石收藏家向傳師得到一份石鼓文的拓片,在對照自己手中的其他石鼓文拓本時,他意外發現,這份新的拓本居然保留有“乍原”石鼓的文字。“乍原”石鼓已遺失了200多年,不可能再有新拓本問世,這張新拓本從何而來?經多方探查,終于查明這份拓本源自關中的太氏家族。

  唯恐夜長夢多,向傳師立刻備馬出發。當抵達太氏村莊后,他被眼前的景象徹底驚呆。原來,太氏一家半年前全部死于瘟疫。官府為了防止瘟疫蔓延,把太氏的房子、財產全部燒光。向傳師只得就近找了一家客棧安頓下來。隔日清晨,向傳師被后院傳來的磨刀聲驚醒。原來,客棧后面一個屠夫正在磨刀,向傳師循聲走到屠夫跟前,只見屠刀被磨得寒光閃爍,而令向傳師一驚的是屠夫所用的磨刀石,雖然破舊卻有幾分石鼓的風貌。他走近細看,磨刀石上隱約浮現一些熟悉的字跡依稀可辨。原來,這就是那只失蹤了200多年、引得幾朝幾代人魂牽夢繞的“乍原”石鼓。但是,此時的石鼓已面目全非,上部已被鄉民削去,中間被掏成凹狀用來搗米,而上面斷裂開的兩道邊被屠夫用來磨刀。石鼓上面的文字,更是被磨去了大半,損毀嚴重,僅余下半部的4行文字。

  公元1110年,“乍原”石鼓運抵京城,石鼓被正式移送至太學內保存,10只石鼓終得團圓。

  轉眼到了宋徽宗時期,他對石鼓更是癡迷,居然下令在10只石鼓上的文字槽縫之間填注黃金,為其裝了金身。“靖康之變”時,金兵攻入汴梁,擄走了徽、欽二帝。這10只石鼓因填注了黃金被金兵視為珍寶,隨著徽、欽二帝北遷。石鼓被運到燕京(今北京)后,金人剔去了石鼓上填注的黃金,將石鼓丟棄荒野。至此,石鼓第三次因戰禍而被遺失荒野。

  公元1234年,南宋和蒙古聯軍攻破燕京,隨軍而至的御史大夫王檝發現了掩藏在廢墟之中的10只石鼓。王檝將其保存于孔廟之中,并請專人看護。而后的元、明、清三代,石鼓一直在北京孔廟內存放。

  宋代拓本存留501字 最好的拓本保存在遼博

  “吾車既工,吾馬既同。吾車既好,吾馬既阜。君子員獵,員獵員游。麀(yōu母鹿)鹿速速,君子之求。骍骍角弓,弓玆以寺。吾驅其特,其來趩趩(chì chì,踟躕不前)”。這是石鼓文“吾車”中著名的一首詩,其文采可以比肩《詩經》,深受世人喜愛。

  那么,這些石鼓是何時何人刻制的呢?

  答案是秦朝或秦朝以前。

  秦時,國君喜歡將自己的豐功偉績刻于石上,流傳后世。秦始皇東巡曾留下了諸多石刻,目的就是刻錄自己的豐功偉績。“以此推理,石鼓應該是秦國疆土到達了發現石鼓的地方——陜西寶雞陳倉,是最先到達此地的秦國國君,或者在此當政的國君所立。”董寶厚說。

  由于石鼓文刻石中沒有透露任何關于年代和官員的信息,所以到底是秦的哪個國君所為,爭議不斷。宋朝鄭樵《石鼓音序》確定石鼓為先秦所刻,這一觀點得到多數人認同。清末震鈞認為是秦文公,民國馬衡斷為秦穆公,郭沫若認為是秦襄公,今人劉星、劉牧則考證石鼓為秦始皇時代作品。如今,對石鼓的年代考證仍在繼續中。

  “石鼓文的拓本,唐代就有,但沒有流傳下來。宋代歐陽修也曾經拓過石鼓,當時輯錄了石鼓上的465個字,這個拓本現在已經失傳了;明代大收藏家安國藏有宋代石鼓文3個拓本,其中‘中權本’存留501字,是現存世界上保存字數最多、最好的拓本,但這個拓本連同其他兩個宋拓本流落到日本,現藏于東京三井紀念美術館。”董寶厚不無遺憾地說。

  據了解,國內現存最早的拓本是明朝拓本,因第二鼓第五行“黃帛”二字不損,故稱“黃帛”本。國內已知“黃帛”拓本有上海博物館兩件、北京故宮博物院兩件、上海圖書館一件。

  遼博收藏的石鼓拓本,第二鼓第五行“黃帛”二字未損,推測應該是明末清初的拓本,一共殘留344個字,是石鼓文拓本里最好的版本。遼博本次展出的拓本,共計167個字。據董寶厚介紹,此拓本最早為收藏家朱翼庵先生舊藏,上有朱翼庵、王懿榮等收藏印。

  石鼓如此珍貴,但石鼓上除了有石鼓文,竟然還有行楷。

  董寶厚說:“好大喜功的乾隆皇帝喜歡在歷代書畫名跡上題詩題跋。他還題過石鼓詩,并刻于石鼓之上。”據文獻記載,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正月,時年80歲的乾隆開始研究石鼓文,而他最感興趣的就是考證頗具傳奇色彩的“乍原”石鼓的流傳過程。乾隆帝據韓愈《石鼓歌》中寫到的“為我度量掘臼科”句,認為“乍原”石鼓在唐代時已成臼形,而非宋時散佚后所為,因此有感而發,寫下了一首詩跋,并命刻在石臼周圍平面上,從此,此詩便與“乍原”石鼓共存了。

  記者 吳 限

作者簡介

姓名:吳限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黑龙江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官网骗局 中国福彩投注订单助手 手机捕鱼王2游戏大厅 姚记娱乐在哪里 时时彩平台出租 瑞波币交易平台app 彩77官方网站 梦幻140级师门最赚钱 看到人家赚钱也去做那行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一定牛 北京pk10平台 博远棋牌v1.5官方版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金币 单机捕鱼假日 时时彩计划后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