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遼博展出于非闇摹《女史箴圖》引出故事 顧愷之原作被八國聯軍賣了25英鎊
2019年03月20日 10:50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 平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女史箴圖》是東晉畫家顧愷之的代表作。1900年,八國聯軍侵占北京時,一個英國軍官掠走此圖,僅以25英鎊賤賣。此圖現藏于倫敦大英博物館。

  遼博一樓展出一幅《女史箴圖》,這是畫家于非闇在1954年臨摹的作品。于非闇不僅以高超的繪畫技巧生動還原了原作的神韻,還將人們的視線引向他的身世及坎坷的經歷。

  圖說古代女子修養

  遼寧省博物館展覽策劃部館員楊勇告訴記者:“《女史箴圖》本身就是圖畫版的古代女子德行小傳,是東晉時期著名畫家顧愷之根據西晉政治家、文學家、藏書家張華所寫的《女史箴》創作的畫卷。”

  張華寫《女史箴》的目的,是采用委婉的方式勸諫當時善妒專權的晉惠帝皇后賈南風。

  《女史箴圖》原作有12幅圖,后在流傳的過程中缺失了3幅,現藏于大英博物館的只有9幅畫面。

  畫卷的第一幅為“馮婕妤擋熊”,典故出自《漢書·外戚傳》。馮婕妤是西漢元帝的嬪妃。一天,元帝帶人到御園看斗獸表演,突然跑出一只黑熊,直撲元帝。眾嬪妃驚慌失措,只有馮婕妤昂首挺胸上前,擋住黑熊的去路,兩武士乘機將黑熊刺死。漢元帝得救后問馮婕妤為何擋熊,馮婕妤說:“熊見人則止,擋熊是為了救護陛下。”畫家為了襯托馮婕妤的大膽與無畏,畫了兩個慌忙躲到元帝身后的嬪妃,與馮婕妤果敢之舉形成鮮明對比。

  畫卷的第二幅為“割歡同輦”,典故同樣出自《漢書·外戚傳》,講的是漢成帝想要同寵妃班婕妤同輦游后宮,班婕妤堅辭不就,她還借用自己看到過的歷史故事說:“亡國的夏桀、商紂王、周幽王身不離寵妃,而賢明之君身邊全是能臣賢才。與君同輦,會使您變成類似三代的亡國之君。”漢成帝聽后羞紅了臉,不情愿地離去。

  據專家分析,畫面中漢成帝以無比惋惜的目光回望班婕妤,這種刻畫人物的方法在顧愷之的其他傳世作品中也有表現。

  畫卷第三幅以高山、日月來反映《女史箴》中“防微慮遠”的意境,意在勸諫從小事做起,善行積少成多,惡念一觸即發,說教意味很濃。

  接下來的畫面為“知性之飾”,圖中三名女子對鏡梳妝,更深層意思是不僅要修容,還要修德。

  第五幅畫為“出言其善”,畫面中一對夫妻在就寢前對話,其樂融融。

  畫卷的第六幅為“靈鑒無象”,畫面中一群女子和兩個孩子閑坐聊天。畫面中別有意味地畫了兩個男仙,他們側耳細聽,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女子們的一舉一動,警示婦女日常生活中不要亂說話,不要搬弄是非。

  畫卷的第七幅為“歡不可以瀆”,畫面中一男子揮手阻止了前來求歡的女子,提醒男女之間應該歡寵有度。畫面中的女子衣帶飄舉,動感十足。

  畫卷的最后兩幅人物較少,一幅為一女子靜坐沉思,以示“靜恭自思”之意;另一幅畫中,一女史官對兩女子秉筆直書,上書“女史司箴,敢告庶姬”。

  臨摹古畫與遼博結緣

  在遼博一樓的“傳移摹寫——中國古代經典繪畫摹本展”展廳中,沿著參觀路線幾個轉折,眼前突然出現那幅早已熟悉的畫面——在多種史料中看到過的《女史箴圖》,它占據獨立一個展櫥,受到展櫥長度的限制,畫卷沒有完全展開,其起始部分收在了卷軸中,但是參觀者可以完整地看到我國工筆畫大家于非闇(讀àn)親筆題寫的跋文。

  在這段跋文中,于非闇首先對《女史箴圖》進行了評述:“右顧愷之女史箴,姑無論其為唐摹或唐以前摹本,其所畫不僅將舊禮教下婦女生活作具體描寫,其關于日常一切文物實為東晉以前重要參考資料。在用色上分別主從,以朱赭黃白黑為主,其余諸色為從,與漢晉壁畫彩陶相合。即屬摹本,其氣韻生動,活力充沛,仍是晉代風格。”

  這幅畫作臨摹于1954年,于非闇時年已66歲,而這幅畫作能夠被遼寧省博物館收藏,還與當年遼博前身——東北博物館實施的一項古代經典書畫臨摹工作有關。

  遼寧省博物館展覽策劃部館員楊勇告訴記者:“遼博以書畫藝術類藏品聞名中外,不是說這類藏品的數量有多么驚人,而是館藏的書畫珍品相對較多,宋元時期的書畫珍品在國內與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呈鼎足之勢。”

  當年,遼博能夠請到我國工筆畫大家于非闇,也有這方面原因。

  據介紹,上世紀50年代,遼博為了書畫展覽和研究的需要,開展了古代經典書畫的摹制工作。

  1953年,遼博由老領導張拙之率團去北京與榮寶齋商談摹制古畫事宜。當時,北京榮寶齋正在為繼承和發揚傳統木版水印技法進行技術攻關。他們聘請了著名畫家董壽平為顧問,建立資料庫,還專門開設了書畫課程,聘請了諸多在山水、花鳥、人物等方面有造詣的專業畫家參與到研制工作中。

  對于遼博摹制古畫的工作設想,榮寶齋領導高度重視,并且希望能將木版水印技法應用到古書畫的摹制上。此后,榮寶齋由經理侯愷帶隊回訪遼博,雙方進一步確定具體摹制的相關事項。

  1954年3月,遼博與榮寶齋正式開始摹制古代經典書畫工作,摹制地點安排在遼博舊館(原湯玉麟公館)二樓展廳,楊仁愷代表遼博負責摹制古畫的相關工作,趙洪山負責提送書畫的安全及后勤工作。榮寶齋這一年組織前來參加經典書畫摹制工作的畫家有金振之、馮忠蓮等人,他們都是在各自專擅的繪畫領域極具傳統功力的專業畫家。

  1955年,他們又聘請到著名的工筆畫大家于非闇來遼博,請他摹制宋徽宗趙佶的《瑞鶴圖》和五代時期黃筌的《寫生珍禽圖》等多件作品,所繪制的摹本充分展現了他在花鳥昆蟲繪畫方面的非凡造詣和純熟的賦色技巧。

  于非闇在遼博摹制古代經典書畫期間,認真考察了這里書畫的鑒別、保管、展覽等環境和條件,并與遼博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所以當遼博向于非闇先生提出收藏他個人作品的想法時,得到了首肯。隨后,于非闇將依照另外一幅摹本摹制的《女史箴圖》送給遼博,此圖現在是館藏國家三級文物。

  皇帝親戚的苦難生活

  在遼博一樓展廳中,展現在人們面前的這幅于非闇摹制的《女史箴圖》,同其他古畫的摹制畫作有一個非常明顯的不同,那就是畫面并沒有刻意描繪古代畫作歷經歲月所留下的濃重的古舊色彩,雖然是摹制,但更像是一部新作。

  于非闇似乎刻意要濾掉歲月的印記,想讓人們看到1000多年前畫作完成時的樣子。也就是說,于非闇在畫作中更加著意的不是原畫有多么古舊,而是想讓人們更為貼近原作者,更多地關注畫面所呈現出來的內容。

  楊勇說:“從有關資料看,遼博館藏的這幅作品,并不是老先生第一次摹制《女史箴圖》,早在1940年,他就摹制過一幅。”

  人們分析,于非闇喜歡摹制《女史箴圖》,固然與這幅傳世畫作的重要影響有關,但與于非闇本人的人生經歷也不無關系。

  記者了解到,于非闇1889年出生于北平,那時的于家是一個與皇室有著姻親關系的滿族家族,他曾有一個衣食無憂,又受到過良好教育的童年。

  然而,1900年八國聯軍在北京燒殺劫掠,于家難以計數的財物和珍貴收藏被洗劫,作為皇親的于非闇和父親被迫做了一個月的苦力,隨后,清朝滅亡,這一系列的變故從此深深留在他的記憶里。

  此后,在上個世紀初軍閥混戰的年代里,北平也不得安寧,在1912年由袁世凱策動的“壬子兵變”中,于家再遭洗劫,從此家道中落,徹底告別了過去衣食無憂的日子。

  于非闇先是做小學教員,后又到《晨報》做編輯和記者,借此來養家糊口,而在這一時期,他的書法和繪畫專長發揮了作用,與文化界和書畫界交往密切,既拜師又收徒。1928年,于非闇拜當時已經遷居北平10年的齊白石為師。看到這個兒女成群的中年弟子生活困難,齊白石老先生還免收了他的學費。

  這一時期,于非闇與張大千建立了深厚的友誼。1936年,二人聯手舉辦賑災聯展,為當時因黃河泛濫而逃難的災民募捐。兩人作品售賣一空,所得收入共2000元,折買2萬公斤小米,全部發放給災民。

  可好景不長,1937年,北平淪陷。于非闇的好友像張大千等人不愿做亡國奴,遠走他鄉,而他由于有家室,無法離開。日偽當局曾委他以一定職位,但是他持不作為態度,最后被解職,因此長期靠賣畫為生。

  于非闇的艱苦日子一直熬到上個世紀50年代,由老舍倡議成立“新中國畫研究會”,于非闇擔任首任副主席后,他的生活才算緩過氣來。

  這位曾經的貴公子,人生大部分時光都是在勞碌清貧中度過。這種人生境遇的起伏,除了磨煉他的繪畫技能外,也使他時時在思考造成個人境遇和民族苦難的原因。

  在畫作的跋文中,他直接點名稱清末的慈禧太后為“那拉氏”,似在告誡后人,正是封建社會的腐朽沒落進一步加深了中國人民的苦難。

  大英博物館25英鎊買贓

  楊勇說:“于非闇臨摹的《女史箴圖》原圖不僅對老先生是個痛苦的記憶,對全體中國人也是如此。”

  近年來,在國內外相關專家學者的推動下,關于《女史箴圖》流失海外的經過,被逐漸梳理出來——這幅千年古畫是被盜賣到英國的。

  盜畫者名叫約翰,在大英博物館登記的名字為C.A.K.Johnson,他出生于印度馬德拉斯城,他的父親是當地工程師辦公室的會計。

  1900年,約翰是駐扎在印度的英國皇家第一孟加拉槍騎兵營的大尉,下轄4個大隊。八國聯軍進攻北京時,這支騎兵隊奉命從印度出發,參與攻打北京,后來駐扎在了清皇家御苑頤和園中。

  不知道這個約翰大尉進到皇家御苑時是什么感受,反正他趁亂撈了一把,其中包括《女史箴圖》。

  當然,強盜搶東西無非是為了賣個好價錢,然后痛快一下,這個約翰也不例外。回到印度駐地后,他抽空請了事假專程到倫敦尋找買家,于是就到了大英博物館文物收購部門。

  或許是看出約翰的文物來路不明,或許是當時前來兜售中國文物的人太多,收購人員翻看了《女史箴圖》后,出了個價:25英鎊。

  這個價格無論是在今天,還是在100多年前都不是個能吸引人的數字。約翰當時果斷地搖頭,然后走開。

  大約兩個月后,或許是做賊心虛,約翰又致信大英博物館印刷品與素描部主任,決定接受這個價格。

  就像大英博物館最初開出的收購價格一樣,《女史箴圖》在大英博物館很長時間都沒有引起重視。

  由于不熟悉中國畫的保存方式,大英博物館以日式裝裱的方式將其裱在板上懸掛。結果,由于材質的原因,古畫隨著木板的裂開而開裂,導致《女史箴圖》被攔腰裁切,明清時期文人留下的題跋都被裁剪下來,切口處也出現了掉渣現象,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

作者簡介

姓名:郭 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