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南 >> 學術講壇
七十年前,福建在"提前"又"推遲"中新生
2019年10月16日 15:09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鐘兆云 字號
關鍵詞:葉飛;南下;張鼎丞;兵團;福建

內容摘要:

關鍵詞:葉飛;南下;張鼎丞;兵團;福建

作者簡介:

  毛澤東撥快了解放福建的時鐘

  遼沈戰役結束、淮海戰役拉開序幕后,毛澤東發表著名評論《中國軍事形勢的重大變化》,宣告:原來預計,從一九四六年七月起,大約需要五年左右時間,便可能從根本上打倒國民黨反動政府。現在看來,只需從現時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時間,就可能將國民黨反動政府從根本上打倒了。

  1948年12月12日,中央軍委在致淮海戰役總前委的電報中,提出淮海戰役勝利后下一步作戰方針的意見,“在明年五月或六月舉行渡江作戰,然后,華野、中野兩軍協力經營東南,包括皖南、蘇南、浙江、福建兩全省,江西一部,并奪取蕪湖、杭州、鎮江、蘇州、南京、上海、福州諸城而控制之”。

  戰爭的車輪越轉越快。對全國解放問題,1949年1月6日至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通過的《目前形勢和黨在1949年的任務》中,是這么一個提法:“1949年夏秋冬三季,我們應當爭取占領湘、鄂、贛、蘇、皖、浙、閩、陜、甘等九省的大部,其中有些省則是全部。”文件明確指出,1949年冬先相機占領與浙江毗鄰的閩北一些地區,到明年才解放全福建。

  中共中央年初這個部署,是考慮到京滬杭解放后,需要一段時間鞏固,而且也估計蔣介石不會輕易退出其江浙老巢,可能會在浙江一帶頑抗一段時間,加上美帝插手等因素,所以在既定計劃中,確定二野、三野協力經營東南,推遲解放福建的計劃。

  誰知蔣介石不經打,4月中旬發起渡江戰役,其千里江防頃刻間化為烏有,上海也不過打了半個來月。湯恩伯集團逃跑后,國民黨軍隊土崩瓦解,展開了一場“逃跑競賽”。美國陳兵于東南沿海,試圖進行武裝干涉,但看到蔣介石政權已成腐木朽株之勢,難以扶持,擔心卷入中國內戰不能自拔,便也不敢貿然動手了。上海的解放,以及沒有出現所擔心的美英帝國主義武裝干涉問題,使毛澤東大大地松了口氣。

  5月中旬,二野一部入閩,解放了閩東北部分地方。毛澤東考慮,要加快解放戰爭的進程,要解放臺灣,福建不宜再按照過去設想的時間解放了,不等江浙一帶穩定,即抽調三野一部提前解放福建,并讓三野作好解放臺灣的準備。

  5月23日,中央軍委的命令通過電波傳向四大野戰軍司令部。其要旨是:一野進軍西北;四野直搗兩廣;二野進軍四川,在西南全殲國民黨軍的最后主力;三野加緊解放東南,提早入閩,并準備解放臺灣。

  張鼎丞和葉飛為何提出推遲入閩

  在最高統帥部運籌帷幄、考慮加快解放戰爭進程之際,下面戰略區的首長也有了前瞻性設想。統帥部和各個戰略區就是這樣的默契、合拍,以至于解放戰爭越打越精彩,時間也越縮越短。

  還在5月22日淞滬戰役激戰正酣、勝負幾成定局之際,三野副司令員粟裕和參謀長張震就聯名致電中央軍委,“依據蔣匪整個局勢觀察,已全線潰退,福建守敵不多。遵照軍委予四野相機進入粵桂任務,如此我入閩部隊是否可能提早,應準備何時出動,以便淞滬戰后進行準備,調整部署”。

  真可謂英雄所見略同,早在考慮這一問題的毛澤東,翌日便以中央軍委的名義電告總前委及三野前指:“你們應當迅速準備提前入閩,爭取于6、7兩個月內,占領福州、泉州、漳州及其他要點,并準備相機奪取廈門。入閩部隊待上海解決,即可出動。(《軍委關于各野戰軍進軍部署的意見(1949年5月23日)》)”考慮到美國在最后時刻仍可能出兵干涉,毛澤東遂又指示劉伯承:目前二野的主要任務是準備協助三野對付可能的美國軍事干涉,待青島、福州等地解決了再行西進。

  華東局、華東軍區、三野領導人陳毅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和中央安排,將所屬4個兵團15個軍60多萬人進行了戰略劃分:二十四軍調往山東攻擊由美軍和國民黨聯合駐守的青島;七兵團準備解放舟山群島;八兵團警備寧滬杭地區并進行剿匪;九兵團在蘇南休整、訓練,準備擔負渡海攻臺重任;十兵團負責進軍福建,攻占福州、漳州等地后,奪取廈門、金門等沿海島嶼,占領攻臺出發陣地。

  5月27日中午,上海甫獲新生。十兵團接到三野首長電示:進行入閩準備。十兵團司令員葉飛馬上率兵團部及所屬3個軍集結于蘇州、常熟、嘉興一帶休整,進行入閩的各項準備。

  6月初,華東局、華東軍區、三野在上海國際飯店召開部隊師長政委以上、地方地委書記專員以上的高級干部會議。會上,三野代司令員粟裕傳達了中央軍委關于各野戰軍進軍部署的電示,正式宣布中央“提早入閩”的決定,并說:軍委、總前委和三野指揮部的意見是使用十兵團的2個軍,火速南下,爭取在六七兩個月內,解放全福建。

  華東局常委、組織部長張鼎丞擬任福建省委書記,和十兵團司令員葉飛一個主政一個主軍,照陳毅的說法是,兩個福建佬,回家鄉主政主軍,是天生一對地設一雙。在問及困難時,葉飛坦陳時間太緊,十兵團在上海戰役中傷亡1萬多人,還來不及補充兵員,最好能休整一個月后再出發;而且,應允許十兵團3個軍全部南下。

  張鼎丞擺出的困難,主要是干部嚴重匱缺,他贊同葉飛推遲南下的意見,十兵團休整一個月,他剛好可以做好調集干部、籌措接管工作等方面的準備。

  陳毅接受了十兵團3個軍全部南下的建議,這樣一來可集中兵力攻打福州、漳州、廈門,二來可抽出一個軍的兵力,防止美國人在解放福州、廈門時出兵介入,進行干涉,但入閩時間推遲一個月,他表示須請示中央才能定。

  毛澤東同意推遲入閩,卻再提要求

  領受任務出來,張鼎丞和葉飛立即開始了入閩的準備工作。

  眼下,最感困難的是干部嚴重匱乏。接管和經營福建,需要配備1個省級、2個市級、8個地區級、80多個縣級的黨政領導班子,這得需要多少干部啊。張鼎丞思考中,想到了長江支隊,這是華北局從老解放區太行、太岳地區選調4000多名青壯年干部組成的南下開辟新區的隊伍,他想著要把他們爭取過來。

  幾天后,總前委書記鄧小平在上海國際飯店主持一個軍事會議。二野四兵團司令員陳賡向總前委提議,要長江支隊隨二野進軍大西南。張鼎丞提出長江支隊應隨三野十兵團到福建去,并為此據理力爭:福建是東南海防,解放福建后還有解放臺灣的任務,十分需要干部。兩人誰也說服不了誰,最后,還是鄧小平一錘定音:長江支隊去福建!

  毛澤東的復示電,雖然同意十兵團以3個軍入閩,但希望能加快進軍速度。接到命令后,一貫善于攻堅破難的葉飛仍感難以執行,向三野前指提出,希望休整一個月后于7月上旬進軍福建。

  6月13日5時,三野代司令員粟裕、參謀長張震、副參謀長周駿鳴向中央軍委并華東局致電:十兵團各部均參加了淞滬戰役,部隊整理、動員、教育、準備來不及,他們提議延至6月25日開始入閩行動,是否可以,請決示。

  毛澤東同意推遲入閩,于次日代中央軍委復電:“同意十兵團行動日期延至6月25日,如果準備工作尚未做好,延至7月上旬亦可。”但他另外提出要求:請開始注意研究奪取臺灣的問題,臺灣是否有可能在較快的時間內奪取,用什么方法奪取,有何辦法分化臺灣敵軍,各取其一部分站在我們方面實行里應外合,請著手研究,并以初步意見電告。如果我們長期不能夠解決臺灣問題,則上海及沿海各港是要受很大危害的。

  為了防備十兵團解放福州、廈門時美帝國主義可能出兵干涉,軍委決定,以二野主力繼續控制浙贛線,掩護十兵團執行上述任務。

  這段時間,張鼎丞往來于上海、蘇州,與葉飛、韋國清等共同商議實施提早進軍福建的各項準備工作。雖然有了長江支隊的4000號人馬,但與接管浙江的8000名干部比起來,仍少之又少。經商議,決定在上海、蘇州吸收一些知識青年參加,同時向蘇南區黨委書記陳丕顯求援,請求支援兩套市級領導班子的干部。

  招收知識青年的布告貼出后,復旦大學、暨南大學、滬江大學、圣約翰大學、同濟文法學院、麥倫中學、儲能中學、南洋女中等幾十所大中學校成千上萬的青年學生爭先報名,氣氛異常熱烈,涌現出父母送子女報名、兄弟姐妹爭相應招的戲劇性動人情景。只用了三天時間,招收人數就超過了原定計劃,建起了南下服務團,2500多名青年學生被編成4個大隊21個中隊,張鼎丞親自兼任團長,決定由陳辛仁、伍洪祥任副團長。

  陳丕顯和蘇南區黨委的援手也很快落到了實處。蘇南區黨委下轄松江、蘇州、常州、鎮江4個地委和無錫市委。他們研究決定由5個地市各組建一套縣級機構,區黨委機關組建地直機關,成立6個黨委會,共500余人,對外稱“蘇南大隊”。

  不久,華東局在臨時辦公的上海建設大廈開了一次會,專門研究十兵團南下和新的中共福建省委領導班子的組建問題。與會人員有華東局領導饒漱石、陳毅、粟裕、曾山、張鼎丞、劉曉;十兵團領導葉飛、韋國清、劉培善;預調福建省委工作的方毅、陳辛仁、梁國斌、伍洪祥,以及華東局各部門負責人劉瑞龍、韓哲一、魏文伯、溫仰春。從香港輾轉來向華東局匯報工作的閩浙贛省委常委、組織部長黃國璋也參加了會議。

  會上,張鼎丞著重談了福建省委的組建問題,提出新的省委要以十兵團領導為重心,司令員葉飛、政委韋國清、政治部主任劉培善都要參加省委。他提出了省委初步的人員組成,如何安排,待與福建原有的“閩粵贛”和“閩浙贛”兩個區黨委會師后,再向華東局和中央請示。葉飛和韋國清匯報了十兵團各軍入閩作戰的準備情況。

  6月19日,中共中央批準華東局建議,成立以張鼎丞、曾鏡冰、葉飛、韋國清、方毅、梁國斌、伍洪祥、劉培善、范式人(未到職)、冷楚、陳辛仁、黃國璋12人為委員的中共福建省委。福建軍區由十兵團兵團部兼,葉飛為司令員,張鼎丞為政委,韋國清為副政委(仍任十兵團政委),劉培善為政治部主任。

  福建省委和福建軍區這兩套班子的建立,有力地負起了解放福建的重任。

  先遣入閩為哪般

  十兵團司令部駐地的黑板上,書寫著這樣的大標語:昂揚的激情=進軍的勝利!

  常言道“兵馬未動,糧秣先行”。十兵團作戰部隊有10多萬人,隨同的干部和南下服務團有8000多人,還有數千隨軍民工,騾馬近9000匹,長途行軍,僅一天就要消耗大約20萬公斤大米、30萬公斤草料。這些物資大約需要60多輛8噸卡車才能裝下,因此交通運輸也是個大難題。如果沒有足夠的物質保障,大兵團的長途行進是難以想象的。糧草的籌集,是葉飛,也是張鼎丞思考的另一個棘手問題。

  福建是個缺糧的省份,正常年景一年缺糧三四個月,全靠外省調進。國民黨敗軍從江浙撤退進閩,一路燒殺搶掠,各地皆鬧糧荒。十兵團3個軍上十萬人,另有南下干部、隨軍民工1.5萬人,騾馬近9000匹,僅一天就需糧食20萬公斤,這么多糧食從哪里來?為保證十兵團順利進軍,必須組織一支部隊打前站籌糧、修路、偵察敵情。葉飛和兵團政委韋國清及張鼎丞等領導商定,從司、政、后機關抽調部分干部,組成一支精干的先遣隊,由二十九軍參謀長梁靈光擔任隊長。

  葉飛給梁靈光的任務是:率領兵團偵察連及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十幾名干部及一部電臺,組成先遣隊,提前入閩,與曾鏡冰的閩浙贛邊縱隊取得聯系,發動群眾,籌措糧食柴草,整修道路,建立兵站,收集敵情。

  6月7日清晨,姑蘇城外的蘇(州)嘉(興)公路上,十輛大卡車和兩輛吉普車滿載著包括武裝連、偵察排在內的200多名先遣隊員飛馳南進。

  6月14日,梁靈光率先遣隊到達建甌,與中共閩浙贛省委書記曾鏡冰會合。6月18日,閩浙贛省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總結閩北十縣接管工作,研究大軍過境的支前和供應工作。

  為迎接十兵團大軍即將到來,閩浙贛省委于6月底召開了縣以上主要干部都參加的擴大會議,會上著重討論了大軍過境的支前和供應問題。會后,省委于6月30日發出《關于大軍供應工作的指示》,號召各級黨組織和人民群眾“以最大的努力,最吃苦的精神來支援大軍”,堅決完成所分配的任務,要求各級黨組織必須按照中共華東局指示,做到“既能保障軍需,又能不致造成混亂,影響民生”。

  十兵團、福建省委分頭南下,福建換了人間

  6月25日,三野前指遵照毛澤東和中央軍委的指示,正式向十兵團下達了提前入閩的命令。

  華東局和三野領導對十兵團南下作戰高度重視,在交通運輸方面親作調度,共籌集火車頭25個、大小車箱370節。確定十兵團各部從蘇州到江山、上饒主要以火車運輸,為此在杭州火車站設立軍事交通運輸總指揮部,在嘉興、江山、上饒設火車運輸起點和終點指揮所。江山、上饒以南抵建陽、建甌、古田、南平段部隊徒步行進,物資軍用品等由汽車、馬車等擔負輸送。南平以南用船運。

  南下福建戰線漫長,后勤保障至關重要,三野首長對此特地作了四條決定:第一,發足十兵團各部隊3個月的經費和糧草票。另撥黃金1000兩,配若干銀元,以備急需;第二,渡江前配備的民工、擔架及支前干部,全部隨十兵團南下。蘇南支前指揮部協助運送糧草、油鹽,保證部隊出發期間帶足3天糧食;第三,行軍中減輕配發彈藥的基數,在江山、上饒設立彈藥庫,由三野后勤部負責運送;第四,發足三個月的藥品,另發5000人的戰傷急救藥材,并配一臺X光透視機。

  6月26日,陳毅和三野其他領導在上海國際飯店接見十兵團團以上干部,正式傳達了中央軍委關于向福建進軍的命令,接著闡述了國內國際形勢,指出進軍、解放福建的重要戰略意義。

  6月28日,十兵團正式吹響了南下的號角。為加速進程,兵團指揮部根據交通安全情況,決定各軍于浙江嘉興車站上火車,沿浙贛路車運西進,分別于浙江江山和江西上饒下車,然后,兵分三路入閩。

  7月2日,葉飛和韋國清率兵團前指從蘇州起程。來自山東、蘇北的支前民工,車推肩挑,帶著大批糧食和物資,跟在部隊后面南下。

  7月13日,福建省委書記張鼎丞率領省委機關和華東支隊、長江支隊,在十兵團武裝警衛團護衛下,也離開蘇州,冒著酷暑南下。在江山興塘邊,張鼎丞主持召開兩個支隊的主要干部(地委書記以上)會議,向大家宣布了中央決定:福建省委由張鼎丞、曾鏡冰、葉飛、韋國清、方毅、梁國斌、伍洪祥、劉培善、冷楚、陳辛仁、黃國璋等11人組成;張鼎丞任省委書記,韋國清任組織部長,陳辛仁為宣傳部長,梁國斌為社會部長,方毅為財經委員會書記,伍洪祥為青年委員會書記;新省委組建后,南下區黨委的建制予以撤銷,區黨委主要干部重作安排。

  會上,還確定了長江支隊所屬六個大隊(亦即六個地委)入閩后接管的地區:一地委(來自太岳)去建甌地區;二地委(來自太行)去南平地區;三地委(來自太岳)去福安地區;四地委(來自太岳)去林森地區(后改為閩侯地區);五地委(來自太行)去晉江地區;六地委(來自太行)去龍溪地區。

  另外,將蘇南區黨委組建的六套班子(即“蘇南大隊”)一分為二,福州市委由蘇州、無錫、鎮江三地干部組成;廈門市委由常州、淞江和地直機關的干部組成。因干部不足,龍巖、永安兩個地區待解放后再考慮干部配備。

  會后,張鼎丞和方毅等省委主要領導先行出發。省委機關直屬單位同六個地專及30個縣的大隊人馬,于7月28日兵分兩路進軍。一路從江西上饒到鋁山,越過分水關進入崇安(今武夷山市);一路從浙南翻越仙霞嶺,過楓嶺關進入浦城。兩路人馬在建甌會師。

  7月18日,南下服務團2500余人從上海閘北車站登車啟程。在敵機空襲、匪特騷擾、蚊蟲進攻、酷暑煎熬中,一路豪情一路歌,向福建進軍。

  福建解放戰爭的形勢令人鼓舞。8月17日福州解放后,十兵團留下八十三師警備福州,其他野戰部隊鞍馬未歇,海陸并進,南下追殲逃敵。雄師所向,風掃殘云。10月17日,廈門解放。

  8月24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主席張鼎丞,副主席葉飛、方毅。9月14日,以葉劍英為第一書記的中共華南分局電復張鼎丞和福建省委,批準撤銷閩粵贛邊區黨委(直屬中共南方局——香港分局領導),邊區黨委書記魏金水、邊縱司令員劉永生參加新的福建省委,閩西、閩南兩個地委歸福建省委領導,原屬廣東行政區域的3個地區劃歸新的廣東省委領導。

  10月6日,張鼎丞來到鼓山近旁的后嶼,看望歷時2個多月、長驅1000多公里后勝利來到福州的南下隨軍服務團,并在一所小學的禮堂里作了題為《青年思想修養》的報告。

  望著一張張洋溢著青春朝氣的臉,張鼎丞興奮地說,“20年后,世界就是你們的了”!

  (作者單位:福建省委黨史方志辦)

作者簡介

姓名:鐘兆云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际银配资 涵星配资 赶牛网配资 浙嘉股票配资怎么样 任选9场 贵州十一选五 吉林快3 重庆快乐10分 sm捆绑网站 皇冠足球即时赔率 中首投资 华讯配资 p3试机号 浙江6+1 qq股票推荐 辽宁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