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經濟學
傅子恒:中國經濟長期增長仍有廣闊空間
2019年02月12日 10:02 來源:證券時報 作者:傅子恒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經濟社會發展處在何種階段?需要從短、中、長不同的周期角度進行審視。

  以1~2年的短期看,中國經濟景氣周期處在滑落之中,這是大家真實的感受。剛剛過去的2018年,伴之以經濟與市場的慣性力量、政策疊加與各種不確定事件的沖擊,中國經濟增速逐季回落,實體經濟與資本市場步入了雙重低迷。

  2018年一至四季度,我國GDP增速分別為6.8%、6.7%、6.5%和6.4%,全年增速為6.6%,年度增速再下臺階且跌幅擴大。物價表現方面,CPI長期徘徊在2%左右,12月只錄得1.9%;反映經濟景氣信心的指標——中國制造業PMI指標已經連續多年徘徊在50榮枯線上方附近,去年12月與今年1月連續兩個月滑落至這一分界線下方,創3年以來新低。微觀效益指標中,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從4月份的高點7%一路持續回落到了12月份的5.7%。上市公司歸母凈利潤,前三季度同比增長11%,從最近眾多公司因商譽減持沖擊而不斷“爆雷”的一個側面看,上市公司全年業績水平仍將被拉低。這個數據已明顯低于上半年的13.94%,大幅低于2017年度的18.37%。從總量供給、上游漲價壓力減緩與終端消費需求情況來看,未來一段時間內CPI缺乏持續上漲動力,需求不彰的趨勢將會延續。

  以未來3~5年的中期來看,中國經濟增速回落背景之下積累的問題需要解決,確定性與不確定性相交織。

  “確定性”的方面在于,由長期趨勢決定的中國經濟“新常態”將會動態演繹。僅以經濟增長來說,從改革開放算起,相對于前40年的高速度,在長期上升趨勢中,中國經濟增速將會回落,由超高速增長階段進入中高速增長階段,即所謂增長的“一階導數”仍為正,但“二階導數”由正轉負,這種變化有規律性因素(如對比基數變化拖低速度),也有中國經濟自身稟賦與結構方面因素(如傳統增長動能難以為繼但新動能尚未發揮主要作用等)。這一變化將給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一系列的衍生性變化,會使以往在經濟高增長背景下掩蓋的矛盾問題凸顯。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從社會福利改進角度,在經濟增速回落背景之下,所有個體利益都能夠提升的“帕累托改進”將變得日趨艱難,更多可能讓位于一部分人利益得益伴隨另一部分人利益受損、但長期仍能共同得益的“卡爾多改進”。以拉動經濟增長動能而論,傳統產業粗放效能釋放需要升級,經濟集約與效率提升為依托的新增長動能需要培植,落后動能淘汰、升級之時的損失,需要進行相應的補償。而利益受損者未得補償之時,就會覺得痛苦,如何減輕這種痛苦程度,同時如何進行補償更符合效率與公平兼顧原則,都將使得更多表現為存量的改革更加艱難。這些都會成為確定性的事實。

  “不確定性”在于,經濟增速下行的度,以及經濟自發“出清”的進程,如何進行科學、有效的政策干預與對沖。既然“二階導數”為負無法逆轉,那么能否采取可行的措施,使之盡可能收斂與平滑于一個相對穩定的值,以避免加劇市場的震蕩與痛苦程度?這取決于政策決策者與全社會的認識,以及具體的政策制定和實施;而政策的空間在于,對經濟下行或進行對沖,或促使市場做好相應的物質、心理準備等,是宏觀監測與管理應該努力做好的。由此觀之,人為力量如何科學、合理地進行“加持”,將成為經濟表現以及市場主體感受的重要變量。政策如何加持努力以及具體落實,可能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

  長周期可視為國運的擺動方向。從未來5~10年以及20~30年的長期來看,筆者堅信中國經濟社會仍處在上升的發展周期。這不只是一個期待,僅僅依靠自身的路徑慣性,只要我們自己不犯巔覆性錯誤,這個前景是能夠真實看得到的。

  依據在于以下諸多方面:中國城市化進程遠未結束,與發達國家、市場相比仍有相當大的追進空間;市場化改革導向之下的土地、資本、勞動技術等生產力要素的優化整合配置,帶動的生產、消費擴張仍將持續;中國40年發展累積形成的物質、技術與智力財富將繼續釋放出新的發展動能,依靠單要素生產率,尤其是持續的教育、智力、知識、智慧以及技術累積帶來的勞動要素創造力的提升,將帶來全員勞動生產率的持續提升;中國東、中、西部地域發展的“遞度推進”過程中,地域更為廣闊的中西部地區向發達地區“趨近”本身所引發的生產要素的流動與配置,帶來經濟總量的繼續擴張,如此等等。如果承認這些前景具有相應的“確定性”,那么就可以確定中國的經濟增長仍具堅實基礎,發展仍在繼續,中國經濟社會列車仍將前行,駛入更加繁榮、富強、文明的更高階段。

  實際數據也對上述邏輯形成堅實支撐,僅以兩個數據進行管窺。

  一個是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2018年我國人均GDP約為9700美元,約為美國的1/6,與墨西哥水平大致相當;人均可支配收入尚不及美國的1/10。

  一個是陸路運輸資源的國際對比,2017年中國公路里程為477.35萬公里,全國公路網密度為49.72公里/百平方公里,同期世界均值是76公里/百平方公里。2017年中國鐵路密度為13.5米/平方公里,世界均值是22.3米/平方公里;人均水平為90公里/百萬人,大幅低于世界均值的340公里/百萬人。

  上述兩個數據作為標志性的一個側面,提示中國基礎建設投資的空間仍大,與先進水平的差距仍大;而差距本身也是空間。與中國龐大的人口規模,廣闊的國土面積以及對發達國家趕超與崛起的實際需求相匹配,由巨大的投資、消費潛力繼續釋放與擴張所帶動,中國經濟仍將有著長期的巨大增長空間。

  由此,以長期視野審視中國經濟的短期波動,中國經濟景氣低迷仍只是階段性的,經濟的反“J”形走勢只是暫時的。 中國經濟目前可以視為進入了冬天,但是四季輪回中,應當堅信,冬天過后仍會是春天。

  “祈將暑氣移冬臘,布少衣單不凍人”。與自然的春夏秋冬有所不同,經濟景氣波動是各種市場力量互動博弈的過程,政策本身構成宏觀市場博弈的一部分。政策的對沖與信心的加持即是“暑氣移冬臘”的努力,從這個角度,嚴冬寒冷的程度,是否過度寒冷,人們的感受、預期與過冬準備,乃至于冬季能否經由努力結束得早一點,政策是可以有所作為的。

作者簡介

姓名:傅子恒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