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經濟學 >> 工作坊
【理上網來·熱點解析】馮悅:摒棄“受害者”心態 共謀中歐合作大局——從中歐鋼鐵產能過剩爭端議歐盟
2017年02月21日 17:0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馮悅 字號

內容摘要:歐盟方面以鋼行業協會牽頭、媒體和非政府組織助陣、歐盟機構官方出面,在西方逐步形成我鋼鐵鐵產能過剩—我鋼鐵產品傾銷歐盟市場—歐盟鋼鐵行業遭遇不公平競爭損失—大量鋼鐵工人失業—歐盟官方必須介入給中國施壓等邏輯。還有其他歐盟產業和組織將其放大,歐盟甚至被提升為成為經濟全球化的“受害者”。從價格的角度來看,傾銷的認定應該是出口到對方市場的價格明顯低于成本價或國內銷售價,而我國鋼鐵產品在歐盟市場的價格并不低于國內市場價格,同時歐盟卻不認可我國內勞動力、能源、土地等各種生產要素價格低于歐盟的現實。從歐盟鋼鐵產品進口來源結構來看,中國鋼鐵產品對歐盟的出口總量僅占歐盟總進口的20%還不到,占歐盟鋼鐵進口絕大多數的80%是從其他國家進口的。

關鍵詞:過剩;公平競爭;中國;鋼鐵行業;中歐;歐盟機構;歐共體;經濟全球化;就業人數;世貿組織

作者簡介:

  過去兩年以來,鋼鐵產能過剩問題一直是中歐經貿關系中的熱點和難點問題。歐盟方面以鋼行業協會牽頭、媒體和非政府組織助陣、歐盟機構官方出面,在西方逐步形成我鋼鐵鐵產能過剩—我鋼鐵產品傾銷歐盟市場—歐盟鋼鐵行業遭遇不公平競爭損失—大量鋼鐵工人失業—歐盟官方必須介入給中國施壓等邏輯。歐盟鋼鐵似乎成了我對其“不公平競爭”的“受害者”。還有其他歐盟產業和組織將其放大,歐盟甚至被提升為成為經濟全球化的“受害者”。這種思潮在歐盟范圍內有一定的擁護者,也在現實地影響著歐盟機構和成員國的決策者。

  對于中歐鋼鐵產能過剩的爭端,歐盟鋼鐵協會可以說成功地“打贏”了“公關仗”,主導了歐盟的輿論和公眾情緒,但其邏輯其實是漏洞百出,難言完整。

  首先,產能過剩的產品出口到外國市場就一定構成傾銷?在市場經濟和國際貿易正常的條件下,一國之內特定產能過剩完全是正常現象。就拿歐盟牛奶行業為例,自從2015年歐盟取消牛奶生產的上限以來,盟內牛奶生產大量過剩,不僅盟內奶制品價格不斷下跌,對外出口也大幅增長,對中國的出口的年增幅也在30%以上。那我們是否可以說,歐盟牛奶行業產能過剩,產品大量傾銷中國?可以說,一國之內產能不過剩,就沒有國際貿易。

  從價格的角度來看,傾銷的認定應該是出口到對方市場的價格明顯低于成本價或國內銷售價,而我國鋼鐵產品在歐盟市場的價格并不低于國內市場價格,同時歐盟卻不認可我國內勞動力、能源、土地等各種生產要素價格低于歐盟的現實。

  從政府補貼的角度來看,我國政府對鋼鐵行業的補貼都是在世貿組織規則下允許的補貼,如果歐盟質疑這種補貼的合法性,完全可以到世貿組織的爭端解決機制去起訴。歐盟牛奶、葡萄酒、汽車行業等也接受了大量官方補貼,歐盟的牛奶、葡萄酒和汽車等出口到我國,是否我們就可以認為是不公平競爭,而必須采取措施呢?應該說,現有的世貿組織規則對政府補貼的認定和規范是不完善的,一句話,規則有漏洞。歐盟在利用漏洞,我們也可以利用。在新的多邊規則出臺之前,采取單邊施壓的方式并不具備合法性和正當性。

  其次,歐盟的鋼鐵行業真是受到中國出口產品的影響才遭遇困難,失業是中國不公平競爭造成的?

  從歷史上看,歐盟鋼鐵行業的就業減少早在1970年代后期就開始了。1970年代當時歐共體鋼鐵行業行至頂峰,也出現了大量的產能過剩,因此1979年歐共體提出《達維尼翁計劃》,要求限制歐共體的鋼鐵產能,僅僅1980年第四季度到1981年上半年實行鋼鐵工業緊急計劃,就強制削減13%~20%的鋼鐵產量。1975年,當時歐共體15國的鋼管行業就業人數達13萬,2007年時歐盟28國總就業人數僅7.15萬;2001—2006年間,歐盟28國鑄鋼行業就業人數減少了7%,波蘭、意大利、奧地利甚至分別減少了34%、29%和23%。可以說,歐盟鋼鐵產業遭遇困難并非近期的事情,大量工人轉移就業也歷來已久。這其中既有歐盟政策引導的因素,也有產業轉移和競爭力的因素。

  從歐盟鋼鐵產品進口來源結構來看,中國鋼鐵產品對歐盟的出口總量僅占歐盟總進口的20%還不到,占歐盟鋼鐵進口絕大多數的80%是從其他國家進口的。歐盟鋼鐵協會不去抱怨這絕大多數,卻抓住中國作為其攻擊的靶子,而且還得到歐盟內部的呼應,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歐盟鋼鐵協會通過其巨大的游說優勢,成功地在歐盟內部掀起“中國鋼鐵產能過剩”的討論,歐盟機構在壓力之下,也多次對我施壓,其領導人甚至在G20杭州峰會期間挑起話題,要求建立全球性的討論鋼鐵產能過剩問題的平臺。僅僅從鋼鐵產能過剩問題被關注的高度來看,歐盟鋼鐵協會似乎“贏了”,但代價卻是歐盟的大局和未來。

  歐盟鋼鐵行業最大的問題在于自身競爭力不足,歐盟社會高福利制度極大地提升了人工成本,但長期以來的技術創新投入不足,行業勞動生產率的提升不足以彌補人工成本的增長;近乎僵硬的勞動保障制度,使得鋼鐵企業在處理冗員時舉步維艱,企業成本難以得到控制。遺憾的是,這些都是歐盟鋼鐵行業單個行業無法改變的問題,在有中國這個“替罪羊”出現時,將“禍水”潑在中國身上成了最好的選擇。中國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與歐盟的市場經濟體制存在差異,將歐盟自身競爭力不強推到這種差異上容易得到歐盟民眾的呼應。但從結果來看,歐盟鋼鐵行業的做法卻會讓“受害者”心態迷住歐盟的“雙眼”,看不到自身的問題,看不到中歐經貿關系的大局。

  自從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爆發以來,歐盟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結構性改革,實質就是重振其產業競爭力問題,其中關鍵是改革高福利制度和僵化的勞動保護制度。在改革受到重重阻力,難以推進的情況下,如果讓中國這樣的“替罪羊”承擔其競爭力弱化的責任,可以預見,歐盟的結構性改革得到民眾支持的難度恐更高,歐盟自身積重難返的問題恐更加難以解決。

  更為重要的是,鋼鐵產能過剩問題甚至為歐盟普遍存在的反全球化、保護主義、民粹主義找到了理由,似乎歐盟已經成為全球化的“受害者”,這將進一步強化部分民眾的反全球化心態。英國脫歐有歐盟與英國利益矛盾的原因,但也是民眾對經濟一體化、全球化不滿的結果體現;意大利公投否決政治改革方案,法國總統大選中極端右翼勢力的上升等等,都與這些反全球化情緒相關。由此可見,鋼鐵產能過剩問題在歐盟成為熱點并不是孤立事件。可惜的是,歐盟機構“順應民意”的結果其實是“砸自己的腳”,在壓力之下“積極應對”只會鼓勵反全球化情緒進一步高漲,勢必進一步威脅到歐盟整體的存在。歐盟之所以存在和發展,就是因為經濟全球化和一體化,這更是歐盟機構的安身立命之本。

  中歐經貿關系更是歐盟大局。中國是歐盟第二大貿易伙伴,中國是歐盟企業重要的對外投資目的國。在歐盟遭遇主權債務沖擊尚未恢復,英國脫歐已成定局的大背景下,美國特朗普總統上臺后實施的種種政策顯示歐盟很可能成為美國的下一個目標,歐盟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中國。中國和歐盟都是多邊機制的堅定支持者,都是自由貿易理念的堅定踐行者,都面臨著美國新政府政策不確定性的威脅,雙方有足夠的理由在已有的合作基礎上,進一步探索新的合作領域,妥善地處理雙方分歧。這將既是中國之福,更是歐盟之福。

 

作者系對外經貿大學英語學院副教授

 

  

  

分享到: 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大乐透最佳投注方案 篮球比分直播网188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pk10计划软件5码手机版 11选5追号计划软件 牛牛赚钱1元永久提现 单机扑克三公游戏下载 时时彩赚钱 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图 前三组选包胆规则 重庆时时乐开奖号码 11选5技巧 稳赚高手 百人游app 天津时时走势图经网 买福彩3D赔了很多钱 两人斗地主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