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教育學 >> 成人教育學
學習型社會建設:期待與質疑
2019年10月16日 14:22 來源:《當代職業教育》2019年第1期 作者:徐輝富 字號
關鍵詞:學習型社會;學習型城市;學習型組織;技能革命

內容摘要:建設學習型社會是國家教育發展的重要戰略之一。西方學者對學習型社會建設的認識期待,主要包括提升勞動力、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培養合格公民和建設民主社會、新的社會形態、文化革命和社會運動、社會和諧等六個方面,以及神話論、烏托邦、理想主義、掩蓋論、異化論等五大質疑。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反思了開展的學習型社會(城市)建設實踐。這可以豐富我們對學習型社會的認識,為推進我國學習型社會建設提供啟發。

關鍵詞:學習型社會;學習型城市;學習型組織;技能革命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徐輝富(1970- ),上海開放大學發展研究部,研究員,研究方向:遠程教育、終身學習、學習型社會(城市)研究。上海 20086

  內容提要:建設學習型社會是國家教育發展的重要戰略之一。西方學者對學習型社會建設的認識期待,主要包括提升勞動力、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培養合格公民和建設民主社會、新的社會形態、文化革命和社會運動、社會和諧等六個方面,以及神話論、烏托邦、理想主義、掩蓋論、異化論等五大質疑。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反思了開展的學習型社會(城市)建設實踐。這可以豐富我們對學習型社會的認識,為推進我國學習型社會建設提供啟發。

  關 鍵 詞:學習型社會 學習型城市 學習型組織 技能革命 期待 質疑

  標題注釋:全國教育科學“十二五”規劃2013年度教育部重點課題“學習型城市建設的國家比較研究”(批準號:DKA1303345)。

  中圖分類號:G71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4-9154(2019)01-0097-08

  學習型社會(Learning society)是20世紀60年代由美國學者羅伯特·哈欽斯(Robert M Hutchins)提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教育發展委員會編著的《學會生存》中把學習型社會作為未來社會形態的構想和追求目標,學習型城市建設是學習型社會建設理念的延伸。依托于豐富的學習型社會和學習型城市建設實踐,學術界出現了一批該領域的研究者,知名的除羅伯特·哈欽斯,還有胡森(Torsten Husen)、唐納德·舍恩(Donald Schon)、斯圖爾特·然森(Stewart Ranson)、克里斯蒂娜·休斯(Christina Hughes)、馬爾科姆·泰特(Malcolm Tight)、邁克爾·楊(Michael Young)、理查德·哈徹(Richard Hatcher)、格倫·里科斯基(Glenn Rikowski)等。他們結合學習型城市建設實踐,對學習型社會建設既寄予厚望(歸納為六個方面),又予以反思和質疑(歸納為五個方面)。本文根據國際學習型社會和學習型城市建設研究文獻,結合各國開展的學習型社會(城市)建設實踐,對學習型社會建設展開思考,希望能對理論與實踐人員提供啟發。

  一、對學習型社會建設的期待

  (一)提升勞動力

  英國工業協會(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CBI)和英國經濟和社會研究協會(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 Council,ESRC)出于發展經濟的要求,提出通過建設學習型社會提升社會成員的勞動力水平。英國工業協會研究報告指出,當前世界充滿不確定性,求職者要適應這種變化,就需要掌握一些“核心”的知識和技能。該協會由此提出“技能革命”(skill revolution),以應對變化,并提出高等教育機構、企業、政府要密切合作。其中,企業的責任是為職工提供持續的教育和培訓,政府的任務是為學習提供經費、消除勞動力市場的誤導以及引導大眾開展終身學習。該協會認為,只有技能通行證(skill passport)能滿足全球化和技術發展帶來的挑戰,并通過技能通行證累計和更新個人能力,幫助人們走向人生的新階段,使他們能夠從事更加復雜的工作。[1]

  英國經濟和社會研究協會1994年在報告中指出:“學習型社會要幫助市民借助于終身教育和培訓獲得優異的普通教育、適當的職業培訓和一份有尊嚴的工作。學習型社會在關注教育質量的同時要促進教育公平,使所有市民享有知識、理解和技能,確保國家經濟和社會的發展繁榮。學習型社會中的市民依托于繼續教育和培訓,能夠參與批判性的對話和行動,提升整個社會的生活質量,保證社會的融合和經濟的成功。[2]格林威治大學帕特里克·安利(Patrick Ainley)教授認為學習型社會的目標是:全面提高所有成員利用技術創新的知識和技能,以便他們在快速變革的全球化市場中獲得競爭力。[3]

  (二)促進人的全面發展

  荷蘭萊登大學亨德里克·范·德·齊(Hendrik van der Zee)教授指出,我們要學習成為發展全面的人(complete person)[4]。他認為,所有學習活動都要有助于實現這一目標。發展全面包含兩方面含義:一是高質量。但高質量不意味著不平等和不公正,也不等同于精英或評價、考試、文憑,而是要更多地看到人的發展潛能,并不斷地創設促進人的潛能發揮的條件。二是促進人的全面發展(all-round development)。“這種努力可以看作是對當前主流教育趨勢的反抗,即教育注意力不能僅僅集中在人的認知發展上,人的其它方面,包括美學、社會、道德、情感、身體、技術、手工都被西方文化或多或少地置于教育的邊緣。”[5]基于英國教育哲學家路易斯·阿諾·理德(Louis Arnaud Reid)的觀點,人的認知方式有兩種:一是推理性(discursive)的,主要是對周圍世界的事實加以描述;一是非推理性(non-discursive)的,主要通過各種直覺和經驗,如藝術等。人在認知過程中,這兩種方式交互作用,理性和直覺相互依賴。但是,西方教育特別是課程主要以命題陳述(propositional statement)為主,導致理智、科學和技術與人的情感、價值和創造力相分離。理德認為,教育應關注的是人的全面發展和整體文化(whole culture),學習型社會要為人的全面發展提供機會。

  (三)培養合格公民和促進民主社會

  在二十世紀末期,隨著信息社會的發展,讓廣大市民更新信息、參與社會,是學習型社會需要解決的問題。英國華威大學然森教授指出:“我們的未來依賴于我們的學習能力。只有把學習置于我們經驗的中心,個人能力才能不斷得到發展,學校才能開放和朝預期方向變化。社區內部以及社區中間的差異才能成為反思性理解的源泉”。[6]他提出了學習型社會的四個特征:(1)了解社會自身及其如何變革;(2)需要改變學習方式;(3)所有成員都需要學習;(4)學會民主改變學習條件。[7]

  然森認為學習型社會有三種價值:公民、民主和公正。學習型社會的目的是培養合格社會公民,建設民主政治,最終的訴求是走向民主社會。他認為,創設道德和公共秩序是現代社會的巨大挑戰。學校教育方式是社會形成的,是由人們所處的社會和學習的歷史傳統決定的。教育的目的在于培養年輕一代成為合格的“普通公民”(general citizenship),因為“在精英和專家治理的社會,需要匹配以能夠相互交流和理解的公民”。[8]然森還進一步指出,把教育的重點看作是滿足國家經濟發展的需要,這是有失偏頗的。教育確實需要建立在發展經濟的基礎上,但我們也要找到比發展經濟需求更加堅實的根基,因為經濟需求是不斷改變的。我們時代的核心需求是道德和政治。如果社會真要解決教育問題,那么采取的途徑不僅是量的擴張,或僅僅是適應現存的體制,更是需要一場以學習進行的變革:從為了經濟利益的學習到為了合格公民的學習。[9]為此,然森對學習型社會促進生產力的觀點進行了嚴厲批評,認為它對學習型社會的界定總體上是經濟學意義上的界定,認為學習型社會作為一面旗子,代表了政客、教育者、企業等多方面的利益,反映了國家、專業、資本等多方面的訴求。比如,出于提升經濟的需要,英國工業協會報告把技能發展作為提高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工具。在利益的驅動下,個人自我實現的利益很可能被邊緣化了。

作者簡介

姓名:徐輝富 工作單位:上海開放大學

課題:

全國教育科學“十二五”規劃2013年度教育部重點課題“學習型城市建設的國家比較研究”(批準號:DKA1303345)。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av女优迅雷下载地址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浙江20选5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上证指数年k线 希恩配资 福建31选7 新三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九五配资 日本av女优和黑人性交感受 辽宁十一选五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票 如何开通股票融资费用 聚赢盘配资 竞彩比分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