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教育學 >> 學前教育
鄭素華:“年齡主義”與現代童年的困境
2019年10月16日 11:10 來源:《學前教育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鄭素華 字號
關鍵詞:現代童年;年齡主義;區隔;兒童立場

內容摘要:新的童年研究特別強調“兒童立場”,充分考慮兒童主體的觀點、體驗及其獨特的思想與表達方式,肯定了兒童對他們自己童年的感受、認識、理解的重要性,這有助于克服“年齡主義”的武斷帶來的弊端,在一定程度上實現萊麗(Riley)等人提出的強調生命歷程中各種角色的流動有更多可能性的“年齡融合”的社會理想,進而重塑并提升兒童的社會位置。

關鍵詞:現代童年;年齡主義;區隔;兒童立場

作者簡介:

  原標題:“年齡主義”與現代童年的困境

  作者簡介:鄭素華,浙江師范大學兒童文化研究院副研究員,E-mail:[email protected](金華 321004)。

  內容提要:現代童年的誕生必然要與成人世界相分離,“年齡”是其中重要的結構性、生產性因素。不過,“年齡”因“顯而易見”并不為當代童年研究所重視,反而被邊緣化了。年齡對社會及個體生命的意義遠非局限在生物生理或身體的層面,亦遠非一種單一的生命度量標記。年齡應被理解為社會性的、復雜的、多維的、流動的,年齡進程意義上的經驗是一種文化實踐。年齡等級、年齡區分、年齡梯度在推動現代童年世界生成的同時,也帶來一些根本性的困境,如年齡強化并擴大了童年世界與成年世界的區隔;年齡區分的內在機制(即年齡父權制)凸顯出作為社會范疇的童年的被支配性位置。新的童年研究特別強調“兒童立場”,充分考慮兒童主體的觀點、體驗及其獨特的思想與表達方式,肯定了兒童對他們自己童年的感受、認識、理解的重要性,這有助于克服“年齡主義”的武斷帶來的弊端,在一定程度上實現萊麗(Riley)等人提出的強調生命歷程中各種角色的流動有更多可能性的“年齡融合”的社會理想,進而重塑并提升兒童的社會位置。

  關 鍵 詞:現代童年 年齡主義 區隔 兒童立場

  基金項目:國家社科基金立項課題“國外童年社會學的當代進展研究”(編號:12CSH001),并受到國家留學基金資助([2017]5087)。

  一、問題提出

  童年是什么或者童年如何被概念化,是現代童年研究的關鍵性問題之一。[1]在絕大多數人的“常識”理解中,“童年是什么?”往往被視為不言自明的問題,童年就是兒童成長的一段生命時期或階段,牛津在線詞典便以這樣極簡的一句話界定童年:童年是作為兒童的一種狀態或時期。[2]類似的認識體現在知名的塞奇(SAGE)出版物中,在《家庭研究的關鍵概念》一書中,童年亦指作為兒童的一種狀態或一段時間,是一個不同于成年的生活階段;[3]在《童年研究的關鍵概念》一書中,童年被理解為所有社會中所有人的生命歷程的早期階段。[4]這些反映出當代社會有關“童年”的普遍性認識即視童年為生命歷程的某個階段或時期。

  然而,這種看似“共識”的背后,卻引發一個難解的問題:究竟多大的年齡段屬于童年期?這在不同學科中存在嚴重分歧。例如,在教育學、心理學中,童年的上限一般為12、13歲左右;在社會學、政治學中,則籠統放寬至18歲;在法律中分歧更大,英格蘭規定未滿18歲的兒童沒有投票權,而國家彩票法規定16歲以下不能購買彩票。[5]這一以“年齡”來劃分人生歷程的偏好,在實踐中也導致人們關于兒童入學截止日期“8月31日”的爭議。

  盡管這些分歧、爭議一時難以解決,但童年定位的“年齡”敏感與依賴,卻是高度一致的。與此相應的是,人們在與兒童初次見面的問候中,常常亦會問一個問題:小朋友,你今年多大呢?為何成人這樣提問(極少有兒童這樣提問成人)?其中的緣由、背后因素值得當前童年研究者們深入探討與反思。

  在馬丁·伍德黑德(Martin Woodhead)看來,童年研究應該包括真實兒童成長、學習、工作、游戲的研究以及作為社會制度、文化再現、話語和實踐的童年研究。[6]不過,這里我們不打算討論童年研究包括什么、兒童研究與童年研究的異同或者童年研究的當代進展,鑒于上述問題,有必要回到一個被大多數發展理論邊緣化的始源性問題:在當代一般語境中,人們為何高度依賴“年齡”感知、定位“童年”“兒童”?

  二、被度量的生命

  生命發展的事實既是普遍的,又是顯而易見的,所有生物都會經歷這一過程。同樣顯而易見的是人們的年齡。在現代社會中,如果說人們有什么共同的、明顯的特征的話,那就是年齡,每個人都“有”一個年齡,每個人在醫院開具的出生文件上都記載著確切的日期、時間。這一從無到有的年齡,將伴隨個體的一生,對個體的發展、成長、日常生活、社會交往等方方面面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的確,在我們的社會中,“年齡”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生命坐標。從我們的孩子一懂得說話,我們就教導他們知道自己的姓名、父母是誰,以及自己的年齡。如果某一位小朋友被人們問到時,回答說,自己已經兩歲半了,他的父母會為此感到非常驕傲。事實上,人們非常在意兒童會不會講錯。[7]

  對“年齡”的在意,強化了年齡作為生命基本構件的必要性。每個人都“必須”有一個年齡,即使記憶損傷,我們也從不會懷疑而是努力確認自己年齡的恒定性,我們強烈地意識到年齡是固定的、無法改變的、客觀的。這種意識如此自然,以至于我們難以這樣提問,為何我們“需要”一個年齡,或者說生命為何要以年齡來度量?

  就歷史上看,以精確的年齡作為描述生命發展過程的維度,并不是一開始就不可缺少的,而是逐漸發展起來的。在柏拉圖那里,童年至成年被劃分為三個階段,每一個階段施加不同方式的教育:在第一個階段兒童特別脆弱,需要保護和關注,成人的角色是娛樂、授權和鼓勵兒童無所畏懼的行為;第二階段主要游戲和講故事;第三階段則接受更復雜的數學、辯論和藝術教育。[8]這種劃分特別注重理想國統治人才的培養,不過是其所著眼建立的理想國教育的一種“假設”而已。在古羅馬人那里,人們粗略以四季來劃分人的性格與生命階段:春季對應童年期,夏季對應青年期,秋季對應成年期,冬季對應老年期。[9]這一劃分雖非科學卻十足充滿著對自然節律的敬畏。

  在中世紀,存在人們不容易記起自己確切年齡的奇怪習慣,塞萬提斯筆下的桑丘·潘沙雖然很愛他的女兒,卻不知道女兒的年齡,他說道,她大概有15歲吧,或者大2歲,或者小2歲。不過她有長矛那么高,如四月的早晨那樣清新可愛……[10]在17世紀,“兒童”這個詞當時表達的是親屬關系,與年齡無關。[11]

  隨著新興階級對教育的重視,在18世紀人們逐漸認識到不同年齡段的獨特價值。在“兒童的發現者”盧梭那里,這樣強調:

  每一個年齡,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有其自身的完美,都有它特有的成熟狀態。[12]

  要按照你的學生的年齡去對待他。首先,要把他放在他應有的地位,而且要好好地把他保持在那個地位,使他不再有越出那個地位的企圖……也不要使他想象你企圖對他行使什么權威。只需要他知道他弱而你強,由于他的情況和你的情況不同,他必須聽你的安排;要使他知道這一點,學到這一點,意識到這一點。[13]

  同時期的伏爾泰亦曾經相當美妙地說過:一個人如果沒有他那種年齡的神韻,那他也就會有他那種年齡特定的種種不幸。[14]叔本華對此表示十分贊同,他專門論述人生的各個階段的意蘊,不過他并沒有用精確的年齡來劃分,只是分為童年時期、青年時期、老年時期。[15]就影響的深遠層面上而言,可以說盧梭是不同年齡的價值特別是教育價值的發現者。

  由于工業革命的推進及計時技術的發展,根據吉利斯(Gillis)的研究,在1870年后,為我們所熟悉的精確的年齡意識(Age-Consciousness)逐漸出現。從那時開始,為了不顯得不自然,每個人盡力根據他們的年齡作出相應的行為,學校亦對兒童年齡有所區分,而在傳統社會中,上學并不嚴格局限于童年時期,只要家庭生計需要,任何年齡層的人都可以上學。[16]

作者簡介

姓名:鄭素華 工作單位:浙江師范大學

課題:

國家社科基金立項課題“國外童年社會學的當代進展研究”(編號:12CSH001),并受到國家留學基金資助([2017]5087)。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沪深股票指数 体彩6+1 半全场 股票涨跌原理 股票涨跌是由谁决定的 电竞比分app 国内读mba需要多少钱 五分彩 期货配资平台 日本女优猜猜看 欧冠足球直播 雷速体育比分 陕西快乐10分 融盛在线配资 黄网线观看免费 福建十一选五 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