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教育學 >> 重點推薦
【文萃】王有升:英國教育社會學學科發展歷程反思
2019年04月04日 09:31 來源:《教育學報》2019年第1期 作者:王有升 字號
關鍵詞:教育社會學;學科意識;教育政策

內容摘要:作為一門理論性較強的學科,教育社會學的獨到之處首先在于其對教育現實的特定的“問題化”方式。

關鍵詞:教育社會學;學科意識;教育政策

作者簡介:

  作為一門理論性較強的學科,教育社會學的獨到之處首先在于其對教育現實的特定的“問題化”方式,即這門學科較為獨到的問題意識,這是教育社會學研究方式的核心。

  英國的教育社會學研究在當今世界無疑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其在發展過程中所建構出的研究問題聚焦及由此所形成的理論范式代表著教育社會學研究的一種方向。

  一、英國教育社會學的學科初創宏圖與研究傳統的早期確立

  在英國,作為一種常規學術科目的教育社會學出現于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下簡稱二戰)以后的幾年,這主要來自于倫敦經濟學院一群社會學研究者對教育問題的關注。早期的教育社會學研究深深地扎根于社會學而非教育學之中,這大大影響到其所關注的問題領域。

  (一)卡爾·曼海姆對教育社會學研究問題領域的勾畫

  英國教育社會學的學科抱負與宏偉藍圖首先是從卡爾·曼海姆被任命為倫敦大學教育學院的教育社會學教授開始的。

  曼海姆認為,“教育研究需要社會學方法是因為傳統在生活的許多領域中已經瓦解”,在社會劇烈變革的時代,通過社會學的視角研究教育問題是一種必然趨勢。

  曼海姆真正致力于教育社會學研究的時間畢竟非常有限,并且其頗為晦澀的理論風格以及對于社會心理層面的更多關注似乎很難在英國產生持久的認同。但他代表著英國教育社會學研究的一種抱負,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卡爾·曼海姆教育社會學教授”教席直到今天都代表著英國教育社會學研究的最高水平。他由此被人稱為“英國的教育社會學之父”,其在倫敦大學教育學院教席的任命被認為標志著教育社會學這門學科在英國學術界的真正確立。

  (二)“政治算術傳統”在教育社會學研究中的確立

  在曼海姆之后,英國的教育社會學研究很快就轉到對教育中的階級差異的關注上來,尤其是有關工人階級兒童學業失敗問題的研究,成為教育社會學研究的持久主題。在20世紀50年代及60年代前半期,體現英國學術界“政治算術傳統”的有關社會階級與教育成就的研究居于主導地位,其代表人是芙洛德和哈爾西等人。

  芙洛德是曼海姆在倫敦大學教育學院之教席的繼任者(1947—1962),對于教育機會的社會階級差異更為敏感,力圖能直接影響教育政策。

  1961年,芙洛德與哈爾西等人一起編輯出版了《教育、經濟與社會:教育社會學讀本》,確立了教育社會學學科的基本格局。

  哈爾西對于教育社會學研究的興趣則持續了一生,他在學術研究中始終堅持“政治算術”傳統,追求雙重任務——記錄社會狀況并通過他所稱的“實驗性社會管理”解決社會與政治問題。他堅信教育是實現社會平等的手段,力主廣設綜合中學,是60年代綜合中學化改革政策的最主要影響者。

  英國教育社會學研究中的這樣一種“政治算術傳統”直到今天依然影響著一些教育社會學研究者對研究問題的界定,探究社會階級與教育成就之間的顯性關聯并進而試圖影響教育政策是教育社會學研究中一個長盛不衰的主題。

  二、教育社會學的學科意識覺醒與問題領域重塑

  (一)“新教育社會學”與教育社會學學科意識的覺醒

  1971年,由邁克爾·揚主編的《知識與控制——教育社會學的新方向》一書的出版宣告了“新教育社會學”的到來。

  新教育社會學尋求通過理解學校教育的內容及過程而實現對教育實踐進行激進變革,從而達成教育社會學的目的,這截然不同于基于“政治算術傳統”的研究。

  新教育社會學所激發出的理論認識與實踐變革熱忱至20世紀70年代末期逐漸消退。它激起了教師對習以為常的日常教育現實的批判性反思,意識到日常教育現實之社會建構的本質,在一定程度上發揮了啟蒙與解放的作用,但它并未能解決學校教育實踐應如何變革的問題。其對于教育社會學發展的理論意義在于,新教育社會學的出現代表著教育社會學學科意識的一次真正自覺,由此重塑了教育社會學研究的問題領域。

  (二)伯恩斯坦對教育社會學問題領域的把握與理論建構

  巴茲爾? 伯恩斯坦是新教育社會學領軍人物揚的學術導師。從其早期的符碼理論研究,到對教育知識的組織與傳遞的關注,到其后期對教學話語及教學實踐的研究,伯恩斯坦力圖發展一套系統的教育社會學理論以描述分析教育現實。他重點關注教育的三大“訊息系統”——課程、教學與評價,著眼于分析教育體系與社會勞動分工關聯的方式,致力于探尋微觀過程(語言、知識傳遞與教學)與宏觀結構之間的關聯,探尋作為教育知識的組織和傳遞的課程和教學與社會勞動分工演化之間的關聯,以及文化與教育符碼及教育的內容和過程如何與社會階級和權力關系相關聯。

  基于涂爾干的社會分工理論,伯恩斯坦進一步探討了社會階級分化(尤其是新舊中產階級的形成與分化)與家庭教養方式及學校教學方式之間的內在關聯。學校中的新舊教學方式[可分別稱之為“不可見教學”與“可見教學”]正源于新舊中產階級各自的社會化形式。校新舊教學方式之間的沖突事實上正集中體現著新舊中產階級所致力實現的社會階級再生產方式方面的沖突。

  伯恩斯坦認為,以布迪厄為代表的文化再生產理論只是描述了教育與社會階級再生產之間的外在關聯,但卻未能闡明其中的內在機制,即教育究竟是如何參與到社會階級再生產過程之中的。為此,他著力于對教學話語與實踐的分析,并將著眼點放在對“教學機制”的闡發上。他將教學機制與語言機制相對比,分析了教學話語的內在語法(即教學機制的規則):分配規則、再語境化規則和評價規則。

  在伯恩斯坦看來,教育社會學學科如同社會學學科一樣,都是一種相對弱統合、“弱語法”的學科,對于這種類型的學科而言,很容易陷入研究的“范式之爭”(或研究方法論之爭),對研究方式的執著往往遠遠超過了對真正研究問題的關注以及對學科內在問題的把握。這對我們當前的教育社會學研究以及教育學研究來說,都非常值得警醒。

  (三)從社會建構主義到社會實在論——揚的教育社會學思想轉向

  進入21世紀以來,作為曾經的“新教育社會學”旗幟性人物,揚重新反思課程知識的社會本質與教育意涵,實現了從“社會建構主義”到“社會實在論”的認識論轉向,并提出“強有力知識”的概念取代此前的“有權者的知識”的概念以為課程改革探尋新的更為堅實的方向。

  揚大力呼吁把知識重新帶回課程與教學之中,必須給所有學生以“強有力的知識”。揚始終堅信,與知識的選擇、組織及傳遞密切相關的課程與教學理應是教育社會學研究關注的核心領域。

  三、教育政策社會學的研究分途

  20世紀80年代,英國的教育社會學研究陷入低谷。隨著中央政府對教育領域的干預力度不斷加大,教育政策社會學研究在此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成為英國教育社會學研究的主流。

  這一時期的教育政策社會學將教育社會學的視野重新移出了教育的內容及過程之外,而著眼于對教育政策及教育治理的探討。總體來說,更為注重對現實的分析描述,而非對實踐改進的積極參與(杰夫·惠迪的研究除外)。

  斯蒂芬·鮑爾無疑是后現代取向教育政策社會學研究的最具代表性的人物。80年代中期以后,鮑爾深受福柯社會理論的影響,越來越多地將“話語”“權力”“主體性”作為進行政策分析的工具,同樣重要的還有福柯研究的風格與立場,他將此得心應手地運用到對教育政策技術的分析中。近年來,其研究逐步轉到較為宏觀層面,他發展出了“政策社會學”的概念與工具對教育改革過程中政策技術的進行分析,對英國近些年來教育改革進程進行系統梳理與分析,并對全球化發展進程中的教育政策進行網絡分析。

  杰夫·惠迪作為身歷“新教育社會學”的研究者以及后來的倫敦大學教育學院的掌舵者和國家教育政策的積極參與者,更多地是置身于教育的場域中從社會學的視角探尋教育政策的意義與影響,有著自己較為鮮明的社會及教育價值關懷,力倡使教育成為“民主的專業領域”,并且重新認識到由卡爾·曼海姆所開創的教育社會學理論路徑所可能具有的價值。

  四、結語

  反觀英國教育社會學的學科發展歷程,大致存在四種類型的研究問題設定,分別界定著教育社會學研究的不同問題領域并形成不同的研究范式:一是以社會的民主改進為取向的教育與社會重建研究;二是以社會公正為核心關懷,對社會階級(以及不同社會群體)與教育成就之顯性關聯的關注;三是聚焦于作為教育實踐行動本身,著眼于教育實踐所面臨的根本性問題,對教育社會學研究有著獨到的學科認同;四是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興起的深受后現代社會理論影響的教育政策社會學研究。其中,第三種類型立足于教育學專業領域內部,致力于以社會學的眼光開展研究,這樣一種研究問題領域設定及所形成的理論范式對于教育社會學研究來說無疑更具有舉足輕重的意義。

  就中國的教育社會學研究來說,30年代的教育社會學深受當時美國教育社會學的影響,個體社會化成為關注問題的核心;80年代學科恢復重建后的教育社會學深受馬克思主義理論框架的影響,教育與宏觀社會之間的關系問題(即教育與政治、經濟、文化之間的關系,以及與社會分層、社會流動、社會變遷之間的關系)成為教育社會學論述的重心;90年代以后,隨著微觀領域研究的興起,課程、教學以及教育中的微觀組織問題日益引起教育社會學研究的關注。近十余年來,以教育公平為訴求的對社會階層(或社會群體)與教育成就獲得之顯性關聯的研究(類似于英國的“政治算術傳統”,重量化研究,后來質性研究也受重視)日益增多;近幾年來,較為宏觀層面的教育社會學研究重新引起重視,教育治理、教育政策以及宏觀領域的教育改革問題逐漸成為教育社會學研究的重要議題。當我們深度反思教育社會學的學科特質時,伯恩斯坦以及揚的深入洞見及其對教育社會學研究問題領域的把握昭示出教育社會學理論發展的一種重要方向。

 

  (作者單位:青島大學師范學院。《教育學報》2019年第1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畢雁/摘)

     原文鏈接:http://edu.cssn.cn/jyx/jyx_jyshx/201903/t20190325_4852800.shtml

作者簡介

姓名:王有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华侨城娱乐福利五分彩彩票 分分彩怎么压稳赚不亏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广东11选5计划_人工版 幸运飞艇双单规律 做建材还能赚钱吗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 黑红梅方剧本解析 北京赛車开奖结果 双色球中奖怎么赔 知乎豆瓣微博发文赚钱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hg320挂赚钱宝网络卡 老虎机游戏大厅 百人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