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考古學 >> 中國考古
偃師商城宮城第三號宮殿建筑基址的年代問題
2020年02月28日 13:17 來源:《三代考古·八》2019年11月 作者:谷飛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偃師商城宮城第三號宮殿建筑基址位于宮城的西南部,是宮城西排宮殿建筑最南面的一座大型宮殿建筑基址(圖一)。

  經過發掘和復查,證實其存在著早晚兩期建筑遺跡。由于其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直接關系著宮城內宮殿建筑的布局狀況,因此成為最終確定宮城布局的關鍵所在。曹慧奇先生在《中原文物》2018年第3期上發表了題為《偃師商城宮城第三號宮殿的始建年代與相關問題》的學術論文,依據發掘資料,曹慧奇先生認為偃師商城宮城第三號宮殿建筑基址中早期建筑部分的始建年代應在偃師商城商文化第二期第3段之時,并在此基礎上對宮城內宮殿建筑的布局提出了自己的認識。他認為三號宮殿早期建筑建成之時,宮城南部的東西建筑并不對稱,東部尚未突破早期宮城南墻,而西部的三號宮殿的早期建筑則凸出于宮城南墻之外,這種情形一直延續到商文化第4段之時,在商文化第5段時五號宮殿建成后宮城南部建筑才做到了東西對稱(圖二)。

  對曹慧奇先生的觀點本人持有不同的看法,簡要論述如下。

  一、發掘過程回顧

  第三號宮殿建筑基址的發掘始于1997年秋季,至1998年秋季先后完成了正殿部分的發掘以及東廡和兩道西廡的大部分的清理工作,東、西廡的南端以及整個南廡包括南門塾因為現代建筑的占壓而沒有進行清理。自2012年秋季開始,利用創新工程資金的資助,我們先后完成了東、西廡南端、南廡、南門塾的清理工作和1997—1998年度清理部分的復查工作,收獲頗豐。主要收獲有以下三點:

  (1) 糾正了以往認為的三號宮殿東排西廡為其早期西廡,西排西廡為其晚期西廡,三號宮殿是自東向西進行擴建的認識。解剖資料表明,西排西廡為其早期建筑(與南廡、東廡南段同時修建),而東排西廡為其晚期建筑,與西北廡部分同時修筑。

  (2) 三號宮殿南門塾亦存在著早晚兩期建筑。早期南門塾寬大,其上有三條門道并存;晚期南門塾縮窄,其上僅保留一條中央門道,在門塾兩側各修筑了一個側門。晚期南門塾的形制與五號宮殿的南門塾形制基本一致。

  (3) 三號宮殿建筑晚于三期宮城西墻,以往認為的屬于偃師商城商文化第三期的三期宮城西墻(應當稱其為第三道宮城西墻更合適,仍稱其為三期宮城西墻實為延續一種習慣性的稱呼)連同其圍出的南北向狹長空間應當屬于第二期宮城建筑群的一部分(圖三)。

  二、年代判斷過程

  (1) 杜金鵬先生最早在其著作《偃師商城年代與分期研究》一文中,在論及宮城發掘資料時對三號宮殿建筑基址及其前身七號宮殿建筑基址的年代進行了分析。

  杜金鵬先生的觀點如下:

  七號宮殿西廡下面的排水溝內出土的陶片均屬于商文化第2段,西廡外側有一條與西廡基址平行的小溝,應該就是七號宮殿西廡外側的排水溝,溝中出土的陶片亦屬商文化第2段。由此證明七號宮殿在商文化第2段時已在使用中(首先,這里的七號宮殿西廡下面的排水溝應當表述為七號宮殿西廡排水溝;其次,杜先生對該排水溝的年代判斷有誤,應當為商文化第3段之時。杜先生在此并未提及七號宮殿基址的廢棄年代和相關依據)。

  在建造三號宮殿的北廡時,二期宮城南墻被包夾在三號宮殿北廡中間,在這段宮城墻的下面發現有屬于商文化第2段的灰溝(疑即七號宮殿西廡外側的排水溝);東排西廡下面的排水溝(P7)內出土的陶片主要是商文化第3段的,個別屬于第5段;西排西廡下面的排水溝(P6)出土的陶片少數為商文化第3段的,絕大部分屬于第5段;西排西廡外側有一條與宮殿基址平行的排水溝打破了商文化第4段的地層;兩座西廡之間的過道內出土的最晚的陶片屬于商文化第5段。

  依據上述資料,杜先生判斷三號宮殿的建造不早于商文化第2段而應在第3段之時,后來在第5段時又修建了西排西廡(注:杜先生在此判斷三號宮殿西排西廡的始建年代為商文化第三期第5段)。

  杜金鵬先生在該文中所做的判斷是基于當時的認知,即三號宮殿東排西廡為其早期西廡,西排西廡為其晚期西廡(晚期擴建)。

  依據最新資料,杜先生對三號宮殿東排西廡也就是他認為的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的判斷顯然有誤。首先,二期宮城南墻是在修筑三號宮殿西北廡(屬于晚期建筑)時被包夾在西北廡夯土基礎之中的,它與其南北兩側的西北廡夯土基礎顯然不是同時代的建筑遺跡,其下所疊壓的商文化第2段的水溝的年代可以作為二期宮城南墻的年代上限卻不能作為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年代上限。其次,判斷一處遺跡的年代當以其所出最晚時代的遺物為準,因此,三號宮殿東排西廡排水溝的年代應當判定在商文化第5段之時而非第3段之時。

  但是,杜先生對三號宮殿西排西廡的年代判斷卻是正確的。其所依據的資料在我們的復查中得到了證實,即三號宮殿西排西廡外側(西側)的一條與其平行的水溝(應當就是西排西廡外側的與西排西廡同時修建的排水設施)打破了商文化第4段的地層;三號宮殿西排西廡排水道(P6)內出土遺物以商文化5段的為主,少量3段的遺物。杜先生因此判斷三號宮殿西排西廡的始建年代在商文化第5段之時。我們在復查中亦得到了西排西廡排水道P6西端打破商文化第4段的H165灰坑的層位關系,再次證實了三號宮殿西排西廡的年代上限不早于商文化第4段的判斷。

  (2) 王學榮、谷飛在合作撰寫的論文《偃師商城宮城布局與變遷研究》一文中,將三號宮殿建筑基址歸人第三期建筑之中,認為其與宮城東南部的五號宮殿建筑基址為同期建筑遺跡。

  該文認為,在偃師商城商文化第二期早段(3段),宮殿區進行了首次改擴建,但總體布局沒有根本性變化。第一、四、七號宮殿和宮城南門仍在繼續使用;第九號宮殿被廢棄,在其基礎上向西擴展建成二號宮殿;宮城西墻相應西移;二號宮殿北側建成八號宮殿;在第二期晚段(4段)時,四號宮殿南側建成六號宮殿。在偃師商城商文化第三期早段(5段),宮殿區又進行了第二次大規模改擴建。第四、第八號宮殿繼續使用,第一、第六、第七號宮殿廢棄,第二號宮殿有經局部改建,新建第三、第五號宮殿。三號、五號宮殿東西并列,二者規模、形制相似,時代相同。

  (3) 《考古》2015年12期發表了《偃師商城宮城第三號宮殿建筑基址發掘簡報》,在該簡報中談到三號宮殿基址的年代時所依據的發掘資料有如下幾條:

  第一,三號西排西廡排水道P6打破屬于商文化第4段的H165,被三號宮殿院內路土和東排西廡打破的屬于商文化第3段的H155和H156,從而判斷出三號宮殿建筑的年代上限為商文化第二期第4段。

  第二,發掘所見的兩道西廡上的排水道P6、P7和南廡上的兩條排水道P10、P11內所出遺物均屬于商文化第三期5段,從而判斷第5段應為三號宮殿的使用時期(應表述為從其所出遺物判斷,四條排水道均為商文化第5段時期遺跡)。

  第三,三號宮殿的廢棄年代以打破三號宮殿夯土臺基的屬于商文化第6段的H53為代表,從而判斷三號宮殿的廢棄年代下限為商文化第6段之時。

  第四,簡報認為,從建筑形制方面考慮,三號宮殿晚期建筑與五號宮殿建筑形制基本一致,二者應為同期建筑。而三號宮殿早期建筑是否如以往觀點認為的與五號宮殿同時,就目前資料看還有待探討。

  (4) 曹慧奇先生在《中原文物》2018年第3期上發表了其論文《偃師商城宮城第三號宮殿的始建年代與相關問題》。文中在回顧以往觀點的基礎上,依據最新發掘資料,提出“三號宮殿建筑基址的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為第二期第3段”的論點。主要依據有以下幾點:

  第一,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由于七號宮殿和三號宮殿是一組有前后繼承關系的建筑,因此,判斷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時,七號宮殿的廢棄年代是一個重要的參考依據。曹慧奇依據七號宮殿西廡排水道廢棄堆積內的包含物屬于商文化第3段的情況,判斷七號宮殿在商文化第3段之時已經被廢棄,并認為七號宮殿的廢棄年代應該就是三號宮殿的始建年代的上限。

  第二,七號、三號宮殿建筑群院內路土堆積的年代:三號、七號院內主要堆積著不同時期的3層路土,部分地方有四層,自上而下依次編為Ll、L2、L3和L4。L3代表七號宮殿的使用時期(疊壓七號宮殿南廡基槽),L2代表著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使用時期(疊壓三號宮殿南廡基槽),L1則代表著三號宮殿晚期建筑的使用時期(疊壓三號晚期時的東排西廡基槽)。曹文在此沒有提及L4的情況。

  第三,在位于三號宮殿建筑基址西南角的解剖溝TG64(東西向,橫跨三號宮殿東排西廡)中獲得了一組地層關系:L1路土、墊土—疊壓H155—打破L2路土一疊壓H156—生土。由于H155和H156均屬于商文化第3段,因此判定屬于三號宮殿早期路土的L2所處的時間為商文化第3段時期。另外,在位于三號宮殿西北部的解剖溝TG8中,三號宮殿西排西廡(早期西廡)夯土亦打破屬于商文化第3段的灰坑H93。如此,確定代表了三號宮殿早期建筑時代的路土L2的年代為商文化第3段,進而結合H93的資料和七號宮殿的廢棄年代,認為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為商文化第3段時期。

  第四,解剖溝TG70顯示,二期、三期宮城墻和三號宮殿西排西廡的夯土內出土遺物均為商文化第3段時期的,是其判斷三號宮殿早期建筑始建年代的輔助依據。

  以上四條是曹慧奇先生判定三號宮殿早期建筑始建年代的主要證據,其中以第三條最為關鍵。

  依據三號宮殿東排西廡(晚期西廡)夯土內出土遺物(4段),疊壓東排西廡的路土L1出土遺物(5段),東排西廡排水道(P7)、南廡排水道(P10、P11)出土純5段遺物,三號宮殿晚期南門塾與五號宮殿南門塾在形制上的相似等,曹慧奇判斷三號宮殿晚期建筑的始建年代確定在商文化第5段時期。

  對簡報中提及的一組判斷三號宮殿年代的地層關系,西排西廡(早期西廡)排水道P6打破商文化第4段的H165(曹文表述為H160,有誤),曹慧奇先生的解釋是P6在三號宮殿晚期經過清淤、疏浚而造成的這種現象。他認為P6內除了以商文化第5段遺物為主外,還出有3段、4段的遺物,恰恰是該水道從早使用到晚的證據!對南廡排水道P10和P11年代的解釋是其為三號宮殿晚期時期修筑的排水設施。當然,做出這種推測的前提是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為商文化第3段時期。

  三、對三號宮殿年代判斷的綜合分析

  依據歷年發掘資料,判斷三號宮殿年代的關鍵依據有以下幾處:

  (1) 三號宮殿早期西廡排水溝P6西端打破第4段的H165,依此,三號宮殿的始建年代當不早于商文化第4段之時(上限)。

  (2) 三號宮殿東廡南段與五號宮殿西廡被同層路土疊壓,依此,三號宮殿當與五號宮殿為同期建筑。沒有證據顯示三號宮殿東廡南段存在著早晚兩期建筑遺跡。而且這段三號宮殿的新建東廡顯然是與三號宮殿南廡和早期西廡同時修建的。

  (3) 三號宮殿南廡西段排水溝P10,南廡東段排水溝P11內出土陶片均為5段時期遺物。依據發掘資料,三號宮殿南門塾部分的改造、重建僅僅局限于門塾部分,即將早期門塾縮小寬度,在保留中央門道的同時在縮窄后的門塾兩側各修建了一個較小的側門,而南廡西段,南廡東段的其他部分則未見明顯改建現象(某些檐柱可能做過更換)。如此,可以判定商文化第5段為三號宮殿的一個使用時期,但卻無法判定南廡上的兩條排水道P10和P11為三號宮殿晚期之時修建的排水設施。

  (4) 三號宮殿新建部分之建筑方法與五號宮殿相同,都是采用外緣木骨墻(長條形柱坑直接開挖于夯土臺基表面,內立雙柱或三柱),對外封閉;內緣單立柱,對內開放的建筑形式。與早期木骨墻內立柱柱坑開口于下層夯土的做法不同。

  (5) 三號宮殿新建部分之土質土色與五號宮殿相同,均使用內含大量料姜的黃花土夯筑,與早期建筑使用的夯土區別明顯。

  (6)TG64東段(位于晚期西廡東側)顯示的一組地層關系(H155—L2—H156)有待商榷,應當屬于間接證據。依據發掘資料,雖然位于晚期西廡東側的L2和西側的L2均被晚期西廡(東排西廡)打破,但二者的土質、土色均不相同。是否都可以看作三號宮殿的早期路土尚有異議。目前看,論證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在商文化第3段的較為確切的地層關系僅此一處,有孤證之嫌。

  (7)至于解剖溝TG70顯示的二期、三期宮城墻和三號宮殿西排西廡的夯土內出土遺物均為商文化第3段時期的資料,曹慧奇先生顯然也將此作為三號宮殿早期西廡與二期、三期宮城墻同時代的依據之一。按常理,夯土建筑不應當早于其所出土的包含物的年代。解剖溝TG8中,三號宮殿西排西廡打破商文化3段的灰坑H93恰好也驗證了這一點。這幾點都顯示了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年代上限不會早于商文化第3段時期。

  (8)曹文將七號宮殿的廢棄時間作為三號宮殿始建的參考依據之一,認為七號宮殿的廢棄時間在商文化第3段之時,給出的理由是七號宮殿西廡排水道內的廢棄堆積的包含物屬于商文化第3段。杜金鵬先生在其相關表述中并未提及七號宮殿的廢棄時間,王學榮、谷飛在文章中則認為七號宮殿在商文化第二期時繼續使用(這是基于三號宮殿為商文化第三期建筑的認識)。

  查閱原始記錄,七號宮殿西廡排水道P8的最上層堆積為一種紅褐色散碎夯土,其中的包含物很少,而代表其使用時期的淤土層內所出土的陶片則為商文化第3段時期遺物。如此,商文化第3段應當是七號宮殿的使用時期之一,而非其廢棄時間。

  資料顯示,在七號宮殿之東南角有一處黃褐土遺跡打破七號宮殿建筑本體,出土物則顯示其為商文化第6段遺跡。當然,三號宮殿的興建之時即為七號宮殿的廢棄之時無疑,七號宮殿的廢棄時間顯然不會晚到商文化第6段之時。

  (9)七號宮殿在其晚期曾進行過改建,正殿寬度縮窄(南北邊緣各縮進約0.5米),有七號宮殿晚期路土L3直接疊壓縮窄后的正殿夯土臺基邊緣為證(TG35資料)。這種將正殿南北邊緣縮窄后繼續使用單做法與其北側九號宮殿正殿縮窄后改建為二號宮殿之正殿的做法一致,二者發生的時間亦應一致,是在商文化第3段之時。換句話說,七號宮殿在商文化第3段之時進行過改建,改建后繼續使用而不是被廢棄。

  (10) 三號宮殿早期西廡與二期、三期宮城西墻的關系問題。二期宮城西墻屬于商文化第二期無疑,其南端東折部分東接七號宮殿西配殿。三期宮城西墻在建造次序上晚于二期宮城西墻,但仍屬于商文化第二期的遺跡。在修建三號宮殿早期西廡(西排西廡)之時,其北端依附在二期、三期宮城墻(二者的東折部分)南側,而其與正殿西配殿之間僅有二期宮城墻東折部分(二期宮城南墻)存在,晚期之時才在二期宮城南墻的基礎上在其兩側加寬修筑了西北廡部分(與晚期西廡同時修筑)。

  (11)三號宮殿西北角部分的修筑次序亦能說明一個問題,依托二期、三期宮城墻修筑的三號宮殿(或特指其早期西廡)不可能早到二期、三期宮城墻修建的時代即商文化第3段之時。如果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與二期、三期宮城墻(包括二號宮殿)的修建年代相同,則完全沒有必要將二期宮城西墻的南端東折接在七號宮殿的西配殿之上,而是直接將三號宮殿西北廡修好,將二期宮城墻南接三號宮殿早期西廡上即可。

  四、結語

  杜金鵬先生和王學榮、谷飛等已發表的觀點較早,是建立在舊資料的基礎之上的認識。依據最新資料修正原有認識是我們應當推崇的做法,曹慧奇先生的思考和認識亦有其一定的道理。但是在做了上述的分析、論證之后,我個人以為目前的證據尚不足以支持三號宮殿早期建筑的始建年代為偃師商城商文化第二期第3段之時的結論。三號宮殿建筑的建筑和使用的年代應當與五號宮殿的年代大致同時,為偃師商城商文化第三期第5段之時。從目前來看,這仍然是一個可靠的結論。

 

  (作者:谷飛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文刊于《三代考古·八》2019年11月 此處省略注釋,詳見原文)

作者簡介

姓名:谷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雪缘园即时比分甸 沪股票指数 免费下载河北麻将 单机真人脱麻将单机手机 福建十一选五 竞彩足球比分 中奖 云跟投配资 森林之王 福州麻将软件 上海时时彩 欢乐麻将全集作弊器 雪缘园棒球比分直播 孝感卡五星麻将规则 二人麻将单机版4399 篮球比分直播网 中国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