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跨學科 >> 兒童研究
從歷史角度審視文學中的兒童形象 ——以《小英雄雨來》等為例
2020年02月29日 22:45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演講人:申霞艷

  演講地點:中國現代文學館

  演講時間:二〇一九年十二月

  申霞艷 文學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職暨南大學文學院中文系。兼任廣州市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廣東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現代文學館第七屆客座研究員,首屆廣東省簽約文學評論家。長期致力于當代文學研究,在《文學評論》《文藝研究》《讀書》等刊物發表論文六十多篇,曾獲廣東省魯迅文藝獎等獎項。

  

  

  今天我要講的內容圍繞《小英雄雨來》展開,這可能是在大家童年時代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個作品。雨來是一個調皮、機智、勇敢的人物形象,他的這種氣質對于我們的民族、國家和個人氣質的塑造都是很重要的,即便在今天這樣一個和平時代,這種英雄主義和家國情懷依然具有教育意義。作為一位研究當代文學的學者,我更愿意將《小英雄雨來》放在歷史長河中來解讀。

  經典文學中的兒童形象

  小英雄雨來的形象與漫長的文學史中貫穿的愛國主義傳統有關。二十世紀波瀾壯闊的革命之所以能夠成功,亦是由于我們這個民族具備這樣深遠悠長的思想資源。我是湖南人,一談到湖南就想起詩人屈原,他的名句被反復傳誦:“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臺灣作家白先勇認為屈原的愛國精神、杜甫的《秋興》八首和《紅樓夢》中的“白茫茫一片真干凈”代表著中國文學的最高境界。每個人對“境界”的理解不同,王國維先生曾經談道,“有境界自成高德,有境界自有凝聚”,我想,這樣的凝聚背后其實是一個人的品格。因此范仲淹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顧炎武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文天祥說“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些名言能夠流傳到今天,背后都飽含著巨大的情感能量,這種能量跟作者的人生經驗、個人的學養相關,同時也不是作者坐在家里冥想出來的,而是在作家主體個人感情與時代的碰撞中產生的。名句與民族的情感精神結構產生了契合,從而流傳千古。作為讀者,我們每個人都對腳下的土地、對祖國有深厚的感情,所以會與作家在作品中產生情感共鳴。

  現代文學館里陳列著許多現代文學作家的雕像,他們的作品時時提醒我們這片土地曾經也有過艱難坎坷的一段近代歷史。這些現代文學作家們之所以走上寫作道路,一方面是由于自身的才華,另一方面則因為他們當時希望自己的寫作對國民的精神有喚醒作用,使人們在麻木而悠長的日常生活中感到精神鼓舞。梁啟超在《少年中國說》中將少年提到一個很高的地位:“故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他用了汪洋恣肆的語言來期許少年——“美哉我少年中國,與天不老!壯哉我中國少年,與國無疆!”梁啟超認識到國家的興盛是跟這個國家的少年之精神狀態相關。

  中國文學中,少年兒童形象不算很多,但也有一些婦孺皆知的形象。比如《西游記》中的孫悟空,他在整部作品中不斷成長。一開始是猴子,身上體現的是猴性、動物性。《西游記》的作者雖然沒有掌握達爾文的進化論,但是他憑直覺,將猴子與人的形象的相通之處表達了出來。后來孫悟空成了弼馬溫,開始熟悉馬性。《西游記》中的“馬”很重要——師徒四人和一匹馬,這是作者埋藏的伏筆,孫悟空當弼馬溫為他后來駕馭白馬積聚了潛力。經過重重的磨難后成為孫行者,成了一個腳踏實地的人。大鬧天宮時孫悟空一個跟頭就騰云駕霧十萬八千里,最后卻一步一腳印地護送唐僧取經。在這樣的故事敘述中,孫悟空的猴性慢慢被克服,人性慢慢生長。我們喜歡孫悟空是多方面的,他可愛、向往自由,同時也不斷成長,有責任心。

  歷險記、探險記都是講述人如何以勇氣和智慧克服重重障礙實現夢想。前些年,有一部很紅的動畫片《喜羊羊與灰太狼》,它模仿中國古典小說的章節結構,每集都以“我一定會回來的”結局。喜羊羊總是被抓,最后總是機智突圍。這個模式深受小朋友的喜愛,它包含了我們民族的審美意識——喜歡弱者戰勝強者。新疆地區的阿凡提形象也體現了這種審美意識。阿凡提總能戰勝地主表明了“雖然我是弱者,我無產物地位;你是一個地主,有很多財產,但是智慧站在弱者這一邊”。因此我們在孫悟空、喜羊羊或者阿凡提這些角色身上看到中華民族的喜好,弱者以智慧戰勝強者,我們對弱者的機智津津樂道。

  再看中學課文《木蘭辭》,花木蘭的形象對女性成長有著很大的精神鼓舞作用。女子在過去的男權時代屬于弱者。“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一個沒有長兄的女兒同樣要把這個家撐起來,“愿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木蘭的初衷并非建功立業,而是替父從軍。她靠智慧打了不少勝仗,“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當皇帝要獎賞花木蘭時,她“愿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像木蘭這樣的女英雄形象民間還有很多,比如《穆桂英掛帥》。不平則鳴,弱者能以智慧和勇氣對抗壓迫,反抗不公,保衛家園。

  到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現代文學中涌現了一大批小英雄的形象,比如雨來、小兵張嘎、王二小、劉胡蘭、潘冬子等。

  世界文學中有許多經典的兒童形象。譬如都德的《最后一課》寫到他童年時期用自己的母語上最后一次課的情況,真切地表達自己對母語的感情以及國土淪陷時的痛苦哀傷之情。偉大的短篇小說家契訶夫也創造了不少的經典兒童形象,比如說《萬卡》和《瞌睡》中的小男孩、小女孩,他們受到地主深重的壓迫,俄國農奴制造成了許多人生悲劇。這些文學史上悲慘的兒童形象提醒我們:在一個悲慘的時代,一個人沒有辦法按自己的意愿來自由地成長,活下去也非常艱難。這些活生生的形象總是在控訴著時代的罪惡、制度的罪惡,促使我們去為自由、平等奮斗。

  小說類型中,很有影響力的一脈叫作“成長小說”,成長小說的主角大體都是從兒童發展而來的,比如《牛虻》《約翰·克里斯多夫》《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羅曼·羅蘭的代表作《約翰·克里斯多夫》,其中寫到主人公在巴黎遭受誤解而想要自殺的時候,他靠在一棵樹上打量周遭的世界,花慢慢地開放,小鳥輕輕地歌唱,一切都如此美好。這充滿生機的畫面重新喚醒了他生命內部的力量,他獲得了復活的勇氣,《約翰·克里斯多夫》給大家傳遞了一種起死回生的力量。還有我們從小就熟悉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保爾·柯察金所讀的正是《牛虻》《暴風雨所誕生的》,這些書中包含著一種人類共同的、振奮精神的力量。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會受到各種力量的影響,我們少年時讀到的讀物非常重要,它會把我們帶到不同的人生道路上。別林斯基在《詩的種類的劃分》中談到,長篇史詩的登場人物應該是民族精神十足的人,必須通過自己的個性表現出民族力量的充沛、民族精神的詩意。他說荷馬筆下的阿喀琉斯就是希臘民族精神的代表,史詩作者把整個民族的理想、詩情都融入在這個健美的軀體之中。如果大家去意大利旅行會發現那里的雕塑特別多,會從這些雕塑中感受到其中有健旺的、美好的、呼之欲出的精神。雖然有著時代、環境和地域的不同,但是我們站在偉大的雕塑面前仍可以感受到他在喚醒、他在召喚,這也是千百年來經典文藝作品給人類帶來的精神鼓舞作用。“世界經典”和諧地綜合了個體與社會,自覺性與社會化,它本質上進步、樂觀的形式展示了意義對時間的勝利。人和動物的區別在于是否尋求生命意義,人類在吃喝滿足之后還要有精神生活,我想這也是我們文學館舉辦這類講座的意義。美國詩人米利·狄金森曾經寫過“假如我能夠平息一個人的痛苦,幫助一只迷途的知更鳥返回巢中,我便沒有虛度此生”。這首詩寫出了人的社會意義,人是有自我和社會兩種傾向的,除了要滿足口福之欲、實現個人的欲望之外,還要關心他人,美美與共,為人類作貢獻,這種感情是人類所共有的。

  文學傳統中的《小英雄雨來》

  我們嘗試的是,在中國文學傳統與世界文學傳統的范圍內來理解《小英雄雨來》。

  作者管樺是一名隨軍記者,他寫過一首很有名的歌,“在高高的谷堆旁邊,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十七年文學中,許多作家是受到革命生活經驗的激勵才決定要寫作的,比如《紅巖》等。在隨軍期間,常有兒童團員給管樺帶路,這些兒童團員的事跡,給他帶來了心靈震撼和創作沖動。當時兒童團的主要任務是站崗、放哨、送信,他們目標小,一邊在村里頭做游戲一邊執行任務,這樣就不容易引起敵人的懷疑,這也體現出中國人民的革命智慧。

  作品開篇寫蘆花村是晉察冀邊區北部的抗日根據地,蘆花村旁邊有一條還鄉河。作者用優美的筆觸來寫雨來的家鄉、寫這條母親河。農業文明是伴隨著河流發生的,所以我們常常會詠嘆長江、黃河以及故鄉的小河。我們要從這種飽含深情的語言描繪來理解雨來對于家鄉的感情。雨來在這里出生,在這里生長,他對這片土地、對這條母親河有非常深的依戀,也非常熟悉。管樺寫雨來夏天經常在還鄉河里洗澡,開篇“在河里洗澡”也成了作品中重要的伏筆,后來游泳技術幫助了他逃跑。契訶夫曾談到一個寫作原則,“如果舞臺上有一把槍,那么在戲劇中這把槍就要響起”。開篇作者花費筆墨寫雨來不顧母親的批評還要去游泳,也暗示了這項本領為他后來的革命工作起了作用。

  第二部分寫雨來上夜校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其中有兩句話是在書中反復出現的,“我們是中國人,我們愛自己的祖國”。這句話最先是老師教給雨來的;后來雨來被敵人抓住后,鮮血染紅的正是這句話。這當然是巧合,是作家的寫作技巧,鮮血滴在這兩句話上,這叫“畫龍點睛”,突出了作品的愛國主題,強化了雨來的愛國深情。值得一提的是,雨來的爸爸是民兵,舅舅也是民兵,反映當時晉察冀邊區的壯年男子去參加革命是常有的事。十二歲的小孩能夠在親人身上汲取力量,從小知道要去掩護交通員,這便是“身教重于言教”。家庭氛圍、學校教育、大時代環境以及愛國傳統,共同創造了一個小英雄雨來。

  第三部分寫雨來掩護交通員李大叔爬到地下通道里,然后用東西把通道掩蓋住。這樣的場景在世界文學和電影中非常普遍——用稻草、糧食或是人的身體、長裙子把另一個人掩蓋起來。這時我們發現,雨來身后有一個更偉大的形象——以李大叔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在抗日敵后戰場上,中國共產黨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發動民眾,民眾中既有雨來爸爸、雨來舅舅這樣的青壯年男性;也有雨來的母親這樣在家打掩護的女性,孫犁的荷花淀中有很多這樣的女性;同時還有雨來這樣的少年英雄。這樣的布局,使小說超越了個人英雄主義,雖然寫的是小雨來如何幫助交通員李大叔躲過難關,自己如何巧妙地躲過敵人的槍口,后文還寫到他怎么發動群眾和小伙伴一起加入革命隊伍。我們每個人來到世上,看似一粒種子隨風吹散,被吹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發芽。但正是我們的時代、成長的環境、接受的教育、黨的領導等共同作用,最后會將自己塑造成獨特的那一個。

  作品的第四部分寫雨來和鬼子進行了不屈不撓的斗爭,突出了雨來的膽大心細和機智勇敢。一個小孩子和日本兵,讀者們看到的是小和大,敵人手里有槍,但是小英雄雨來只有機智。阿凡提斗地主,木蘭對抗強敵,孫悟空對抗各路妖精,這里面都有謀略,中華民族在漫長的歷史中積聚了深厚的生存智慧,雨來也汲取了這樣的民間智慧。他拒絕了敵人的哄騙和利用,逃跑時一下跳到河里,躲進漩渦中。這時故事出現了小反轉,那就是蘆花村的人都以為雨來犧牲了,含著淚說“雨來是個好孩子”“有志不在年高”。雨來卻突然在河里冒出頭來,開篇作者提到的游泳本領,給了雨來救命的作用,所以,原來的小說題目叫作《雨來沒有死》,后來是周立波將其改為《小英雄雨來》,一個“小”字就突出了雨來的機智可愛。

  圍繞這個“小”,還有一段曲折的故事。作品發表后不久就進入了人教版的語文教材,后來“四人幫”要求管樺以《紅燈記》為標準重新塑造雨來的高大形象。在十七年文學時期有一個美學原則“三突出”,這類小說的基調定得很高,高音部分也就越來越高。但大家唱歌的時候都知道,如果開頭就起高了,結果會唱不上去反而破音。寫小說也是如此,“高大全”英雄的上升空間也比較小。如果要按照“三突出”的方式來塑造,雨來就不是小英雄了。但是管樺堅持:“《小英雄雨來》的課文,不必選入課本了,把它抽掉吧!你們自己重新寫一篇,要多么高大寫多么高大。我寫的盡是一個12歲的小孩子,在敵人威逼利誘下,不動搖,豁出自己的生命,保護八路軍的交通員,我認為這很了不起。”十二歲這個年齡的設定很重要,正因為這些勇敢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身上,機智、沉著的小英雄雨來才會被讀者如此喜愛。人們在讀小說之前往往對故事人物有預判,我們會被“小英雄”的“小”字暗示,從而喚醒內心中的溫柔。“小”字往往與可愛、機靈、靈巧相關聯——“你這個小家伙、小鬼、小丫頭、小淘氣”,中國人講“小”字時常懷著親昵的感情。

  將寫作與閱讀置于時代語境中

  我們寫作也好,閱讀也好,一定要回到具體的歷史語境中去。我們要理解農業文明塑造出來的人,他們對土地的依戀之情,對家國的愛。當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后,蕭紅寫給故鄉人的《給流亡異地的東北同胞書》呼吁:“為了失去的地面上的大豆,高粱,努力吧!為了失去的土地的年老的母親,努力吧!為了失去的地面上的痛心的一切的記憶,努力吧!”我們在今天讀來,依然感受到這種巨大的感情力量,它永遠積攢在我們民族的情感結構之中。詩人艾青寫了《我愛這土地》《雪落在中國的大地上》等一系列詩歌。“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這句詩后來被人們反復引用。以上作品的共同語境是國家遭受外來侵略、國土殘缺不全之時,作家在書齋中把筆變成了投槍、變成了匕首,試圖來喚醒民眾。《小英雄雨來》寫的也是抗日時代,雨來身上有剛才我們提到的共同品質——機智、勇敢、愛國、團結,同時,他也有十二歲小朋友的淘氣——喜歡戲水,喜歡玩游戲,總是露出光溜溜的背脊。如此,這個形象就有一定的豐富性:既有兒童的天真、頑皮、淘氣、可愛,也有成人的勇氣、沉著和大局意識。

  人活在世上很重要的是身份,我們是什么人?每個人在家里的身份是明確的,我們是父母的孩子,是孩子的父母,是丈夫的妻子或者是妻子的丈夫;但是我們的社會身份呢?社會身份伴隨時代而變化。在祖國面臨危險的抗戰時期,我們這個命運共同體,有一個統一的身份——中國人。我們愛自己的土地,我們不愿意做亡國奴,共同信念構成了我們對共同身份的認同。我們發現雨來的父母和小伙伴都對八路軍、對抗戰有一種共同的感情,這種共同感情跟我們的國土和故鄉受到威脅的時代環境息息相關。我以為這種感情在和平時代依然十分緊要,中國有一個樸素的說法叫作“落后就會挨打”,這就是我們為何要拼命奮斗、建設強國的原因。只有繁榮富強,我們才能夠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才能不被動挨打,因此雨來的英雄形象在和平時代依然有意義。

  回到當下,現在的兒童處在和平時代,尤其是北京這種大城市里的兒童,基本上已經和當年非常具體的農村生活脫離了關系。當小孩在農村里長大,他要去探索大自然里面未知的事物;而城市里的生活教育側重于教給小孩已知的事物。他們在動物園里認識動物,在公園里認識花草樹木,他們所認知的自然界非常有限。就拿游泳舉例,雨來在河里游泳,而今天的小孩在游泳池里游泳。在河里游泳需要面對各種各樣的、突如其來的風浪,而從現實的角度來考察,這樣的游泳也是比較危險的;而游泳池風平浪靜,連水深都標得清清楚楚。在這種情況下,小孩的獨立能力也被迫降低。對比之前,他們擁有更好的受教育條件,同時他們也失去了去河里學游泳、認識大自然的機會,也避免了相應的風險。身為教育者,我尤其看中雨來身上的勇氣和沉著。我們要面對生活,面對社會快速變化的巨大壓力,勇氣的培養十分緊要。通過閱讀《小英雄雨來》《花木蘭》《西游記》以及希臘神話、英雄史詩等古今中外的知名作品,我們可以在精神上培養英雄主義氣質和愛國主義氣質。我們一方面要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年代,另一方面也要把愛國主義精神像火炬一樣代代傳承。除戰爭外,生活中有各種各樣的混亂以及自然的災害——地震、洪水、饑荒,還有各種災難和疾疫等,我們要有強大的心理和勇氣去面對漫漫人生。

  每個人都無法超越自己所處的大時代,因此我時常地感覺到自己身負的責任。作為承前啟后的一代,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為時代作貢獻。在《小英雄雨來》中,我們也看到黨和人民的魚水情,領悟到團結對于革命事業的重要作用。正如雨來對他的小伙伴所說的,“越在困難的時候我們越要團結”。在革命戰爭時期如此,在和平年代更是如此,只有我們團結起來才會產生巨大的合力作用。

  學者斯坦納談道:“閱讀是行動方式。我們參與在場。我們參與書中的聲音。我們允許書中的聲音進入我們的內心深處,盡管不是完全不設防。一首偉大詩歌,一部經典小說,擠壓在我們身上,它們攻擊、占有我們意識的穩固高地。它們對我們的想象和欲望產生作用,對我們的抱負和最秘密的夢想施加影響。”我想在和平年代,閱讀《小英雄雨來》依然對我們的人生抱負和夢想有正面影響,謝謝大家。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何为股票配资 浙江快乐彩 大赢家比分网走势图 今日竞彩比分推荐专栏 益丰配资 a片快播请输入关键词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 联众国标麻将 世界3v3篮球比分直播 安徽麻将 芜湖麻将群 按月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贵州麻将胡牌类型图 吉林快3 短线股票推荐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