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民族學
賴海榕 林林:民族認同及其塑造 ——讀安東尼·史密斯的《民族認同》
2019年10月15日 09:41 來源:《國外社會科學》(京)2019年第2期 作者:賴海榕 林林 字號
關鍵詞:民族認同/民族主義/領土型/族裔型/全球化

內容摘要:

關鍵詞:民族認同/民族主義/領土型/族裔型/全球化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安東尼·史密斯認為民族認同有領土和族裔兩個基本維度,塑造和消解民族認同的因素有經濟、政治、軍事、宗教和文化等。全球化正在急劇改變各國的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生活,不僅增強了全球意識,也促進了民族主義與民族認同。

  關 鍵 詞:民族認同/民族主義/領土型/族裔型/全球化

  作者簡介:賴海榕,1971年生,福建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350117;林林,1993年生,福建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 350117

  在現代,民族認同可能是最具感染力的認同神話,它的表現形式千變萬化,也正是這種差別構成了世界上許多地區的和平與沖突。安東尼·史密斯(Anthony D.Smith)是當代西方著名的民族和民族主義理論家,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民族主義與族裔研究專業榮譽教授,也是民族主義跨學科研究領域的重要開創者。他在當代民族和民族主義研究領域發表了多部重要的研究成果,如《民族主義諸理論》《民族的起源》《民族主義:理論、意識形態、歷史》《民族主義和現代主義》。安東尼·史密斯的重要著作《民族認同》(National Identity),介紹了民族認同的性質、起因和后果,此書出版后頗受讀者歡迎,中文版由譯林出版社于2018年3月出版。史密斯在書中系統闡述了民族認同理論,認為民族認同是多元融合的產物,不是源于單一的建構符號,也不僅僅來自天生的血緣關系。面對全球化進程,他駁斥了民族“衰退消亡說”,認為民族和民族認同還將繼續存在甚至得到強化。

  一、民族認同具有領土和族裔兩個基本維度

  1.民族認同的含義與起源

  民族認同這個概念復雜而抽象,以至于在不同的社會情境下,不同的社會群體都能在這個盡管抽象但情感上卻異常具體的民族認同中,使自己的需求、利益和理想得到滿足。史密斯認為“民族認同”一詞是民族主義意識形態的中心理想,也是一個分析性概念。民族認同是“對構成民族與眾不同遺產的價值觀、象征記憶、神話和傳統模式的持續復制和重新解釋,以及對帶著那種模式和遺產及其文化成分的個人身份的持續和重新解釋”。①民族認同包含了文化認同和政治認同兩個方面,并同時存在于文化共同體和政治共同體。漢斯·科恩(Hans Kohn)區分了“西方的”和“東方的”民族主義,認為西方的民族主義是在共同法和共有領土范圍內的公民理性聯合,屬于“公民的”民族主義,而東方的民族主義建立在對共同文化和族群本原的信仰基礎之上的,即“族群的”民族主義。②

  公民的民族概念是在劃定的領土上,擁有一定程度的共同文化和公民的意識形態,通過一系列相同的理解、抱負、情感與觀念將領土上的人口結合在一起。因此,歷史性的領土、法律政治意義上的共同體、全體成員在法律政治意義上的平等關系、共同的公民文化與意識形態——這些都是標準的領土民族模型的構成要素。而“族裔”的民族則與此不同,它將重點放在以出身和原生文化為基礎的共同體上。在領土民族模型的概念中,個體必須隸屬某個民族,但可以選擇所屬的民族。而在族裔概念中,則沒有這種選擇的余地,無論你留在自己的共同體內,還是遷移到其他共同體中,你仍然是你所來自共同體的無法改變的、不可分割的一員,并且身上永遠帶著這個烙印。換句話說,一個民族主要是一個擁有相同血緣的共同體。③族裔型民族認為最重要的不是領土,而是血緣。民族被視為一個虛構的“超級家庭”,并以血統和宗譜來支持民族的訴求。在這種觀念中,民族能夠將自己的源頭追溯到一個推定的祖先,其所有成員都是兄弟姐妹,這種家庭的紐帶將他們與外人區分開來。并且他們通過創造共同體的神話、歷史與語言傳統的普遍自覺意識,成功地使一種族裔民族的觀念在大多數成員的頭腦中保留下來并具體化。因此,家族譜系和推定的血緣紐帶、大眾動員、方言、習俗和傳統是族裔民族的構成要素。

  兩類民族模型——領土模型和族裔模型,存在兩條民族形成的路徑——官僚體系兩吸納與方言動員。第一類民族是由貴族政體的精英從水平共同體中創造出來的,通過強大的國家把社會下層和外圍地區吸納進來。無論是對政治版圖內的少數群體,還是對邊界之外的他人,這類民族都將表現出一種熱忱的領土民族主義。如美國和新加坡,通過自上而下的民族塑造,強化了領土意識和民族意識。另一類民族是在一個垂直共同體中被排斥的知識階層和一些中間階層“自下而上”地創造出來的,利用族裔歷史、語言、宗教和風俗等文化資源對其他階層進行動員,從而形成一個積極的、政治化的“民族”。無論是對內激勵與凈化“真正的”民族及其成員,還是對外反抗爭奪政權的外國壓迫者與競爭者,這類民族都展現出一種強有力的族裔民族主義。④第三世界民族國家的去殖民化都是此類例子,通過對圣地、往昔英雄和黃金時代的紀念,來強化族裔和族群的邊界,增強他們的自我意識,從殖民地“領土民族”中分離出來,塑造為族裔民族。

作者簡介

姓名:賴海榕 林林 工作單位:福建師范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北京赛车 亿客隆彩票官网 吉林快3 体球 云南快乐十分 黑龙江11选5 广西快3 江西时时彩 竞彩篮球大小分 海南环岛赛 柒依美影视网-在线免费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亿客隆彩票官网 电竞比分网1zplay 黑龙江22选5 安徽快3 福建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