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民族學 >> 民族地區發展
教育助推“三區三州”跨越貧困陷阱的對策研究
2020年03月01日 18:16 來源:《民族教育研究》2020年第1期 作者:李俊杰 宋來勝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三區三州”是國家層面典型的極端貧困地區,是民族地區扶貧減貧的重點和全國脫貧攻堅 的關鍵。研究表明,惡劣的外部環境和脆弱的主觀因素多重疊加造成“三區三州”貧困人口收入低、自我發展能力弱,容易陷入貧困陷阱。在給予錢、財、物扶持具備直接效應卻缺少持久、長遠功效的情境下,加強貧困人口的能力、知識、技能和精神建設,通過實行教育扶貧助推“三區三州”跨越貧困陷阱就顯得至關重要。本文 對教育扶貧研究進行述評后發現,已有文獻的局限性為:(1)聚焦于一般貧困山區或農村地區,而對于國家深 度幫扶的“三區三州”未給予特別關注;(2)過于強調經濟意義上的由貧變富,相對忽略扶貧對象在精神層面 和價值取向上的增長和進步。因此,本文從“三區三州”教育扶貧的視角,研究教育何以能助推“三區三州”跨越貧困陷阱,教育助推“三區三州”跨越貧困陷阱取得的成績、積累的經驗及存在的不足,從知識、技能和精神 三個層面提出了相應的對策建議,從而豐富和拓展教育扶貧的相關研究。

  [關鍵詞]精準扶貧;教育扶貧 ; “三區三州”

  [作者簡介] 李俊杰( 1971—) ,男,湖北房縣人,博士,北方民族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主要研究方向為少數民族經濟。宋來勝( 1979—) ,男,湖北赤壁人,中南民族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為少數民族經濟。

  [基金項目]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民族地區深度貧困大調查與貧困陷阱跨越策略研究”( 項目編號:18ZDA122) 的階段性成果。

  全面脫貧奔小康是全國人民的共同愿望和實 現中國夢的關鍵。1978年以來,我國采取的多維度扶貧減貧措施取得巨大成效,農村絕對貧困人口快速減少,但“三區三州”貧困發生率依然居高不下。2018年年底“三區三州”人口2121.95萬人,有農村貧困人口174萬人,貧困發生率為8. 2%,為全國貧困發生率平均水平的4. 8倍。[1] “三區三州”已經成為我國脫貧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因此,對“三區三州”進行精準化扶貧,徹底解決這一貧困頑疾,對于我國脫貧奔小康具有重要意義。

  一、關于教育扶貧的研究述評

  在我國全面脫貧致富的決勝階段,教育減貧 已經成為脫貧攻堅拔寨的關鍵問題。“扶貧必扶智,治貧先治愚”決定了教育扶貧在地區脫貧減貧攻堅戰中起著基礎性、先導性作用,是我國全面脫貧致富中最關鍵性的前段問題。目前,學術界對教育扶貧的內涵、意義、模式、困境和策略進行研究,產生了數量比較可觀的文獻。在教育扶貧 內涵方面,相關研究大致可分為五類:素質改造論[2]、智力培育論[3]、扶教扶貧協同論[4]、掌握知識技能論[5]、扶精神論[6]。在教育扶貧意義方 面,教育扶貧減貧能夠提升能力素質,阻止貧困向下一代傳遞[7],提高教育水平,均衡配置教學資源[8],聚集人才,促進地區經濟騰飛[9],弘揚主流價值觀念[10],推進和諧社會,落實公平正義[11]。在教育扶貧模式方面,教育扶貧模式主要有“雙證”課程[12]、“四位一體”聯動[13]、高校參與[14]、“三位一體”[15]、“9+2”訂單[16]、“互聯網+”[17]、雙語教育[18]七種教育扶貧模式。在教育扶貧研究和實施困境方面,教育扶貧研究存在理論研究廣度和深度不足,過于宏觀,缺乏對貧困人口和政 策實證的微觀關照以及對差異化教育扶貧模式進 行比較研究等問題;[5]教育扶貧幫扶對象存在“讀書無益,不及打工”[19]、小富即安、故土難離、 依賴援助等思想保守[20]問題;理念目標存在短期化、形式化、政績化[21]、重視硬件設施援建、忽視觀念能力的轉變提升[22]問題;實施過程中存在貧困人口主體意識淡薄、后續資金不足、教師數量不足、質量不高、職業教育培訓不足、針對性不強問 題;制度體系存在制度供給不足、治理格局條塊化、細碎化、政策執行弱化、有效監管缺乏[21]問題。在教育扶貧策略方面,教育扶貧要以精準為核心向導,精準識別與確認貧困對象[23]、全面統籌關切[24]、探討貧困發生機制、聚焦教育結構改革、注重貧困人口真正需求、轉變教育扶貧觀念、 形成科學完備的評價反饋機制[25]。以上文獻為研究教育助推貧困人口脫貧致富問題奠定了良好 的理論基礎,但也存在局限性:(1) 聚焦于一般貧困山區或農村地區,而對于情況特殊的“老少邊山窮”地區,特別是國家深度幫扶的“三區三州”的研究探討比較薄弱;(2) 過于謀求經濟意義上的由貧變富,相對忽略精神層面和價值取向的影響。本文首先從“三區三州”教育扶貧的視角,研究教育何以能助推“三區三州”跨越貧困陷阱? 其次探討教育助推“三區三州”跨越貧困陷阱取 得的成績、積累的經驗、存在的不足,最后從知識、技能和精神三個層面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從而 豐富和拓展教育扶貧的相關研究。

  二、教育何以能助推“三區三州” 跨越貧困陷阱?

  “三區三州”是國家層面典型的極端貧困地 區,是民族地區扶貧減貧的重點和全國脫貧攻堅 的關鍵。因此,“三區三州”深度貧困狀況和致貧 原因是學術界研究的熱點。李俊杰、耿新指出,“三區三州”貧困人口比重大、減貧難度大,區域 發展劣勢突出,人均收入低、消費支出少,對扶貧 政策高度依賴;貧困原因包括位于西部邊陲、基礎 設施差、生態環境問題突出、產業化水平偏低、文 化觀念封閉、發展規劃限制。[26]鄭長德認為,“三 區三州”貧困的特殊性具體表現為:區域經濟發 展不足、區域內總體性貧困、致貧因素復雜,多維 貧困和貧困代際傳遞現象明顯;貧困成因包括社 會發育程度低、經濟活動空間破碎分割、邊緣性、 基礎設施建設薄弱。[27]郭利華等提出,導致“三區三州”深度貧困的外部因素包括平均海拔3. 5~4. 0千米以上,多為戈壁區、深山老林、高原區,土地瘠薄,災害頻發; 大部分地區交通落后,施工難度大、基建成本高;產業結構層次低,地區經濟在 低效益、低水平上循環且不斷自我強化;習俗、信仰、宗教歷史慣性使得農牧民市場意識不強,思想 觀念因循守舊,發展生產動力不足,受教育年限不足限制了貧困人口成長進步,知識、數字鴻溝不斷 擴大,貧困人口陷入自我排斥和工具排斥困境;貧困“亞文化”使得貧困對象自主和自救能力缺失。[28]顯然,以上學者一致認同,惡劣的外部環境 和脆弱的主觀因素多重疊加造成“三區三州”貧困人口收入低、自我發展能力弱,使得“三區三州”的貧困極其頑固,容易陷入貧困陷阱。因此,在給予錢、財、物扶持具備直接效應卻缺少持久長 遠功效的情境下,加強貧困人口能力、知識、技能 和精神建設,實行教育扶貧,補齊人力資本短板、斬斷“等靠要”思想窮根助推“三區三州”貧困陷阱跨越就顯得至關重要。

  那么,教育何以能助推“三區三州”跨越貧困 陷阱? 首先,教育能夠改善人口素質和提升人力資本。教育能夠促進個人自由發展和實現個人 “實質自由”,能夠使人獲得文化資本、消除社會排斥、破解文化貧困,阻止貧困文化的代際傳遞。[29]其次,教育能夠育民啟民。教育具有促進智力發育、啟迪思想靈魂、啟蒙人文精神、養成良好習慣等功能和價值,通過改變貧困人口的意識與行為來實現貧困陷阱跨越。再次,教育能夠安民富民。教育具有智力扶助的功能和價值,通過加強貧困人口科技文化素質教育,把其培養成為具有知識、文化、本領的勞動者,通過提高工作效率進而獲取更多財富,從而實現貧困陷阱跨越。最后,教育能夠化民強民。通過對貧困人口進行戰勝困難、奮斗精神等文化精神教育,有效調動其擺脫貧困狀況的內生動力,從而實現貧困陷阱跨越。[30]

  三、教育助推“三區三州”跨越 貧困陷阱的成績和經驗

  (一) 取得的成績

  1.教育事業快速推進

  2017年“三區三州”教育經費投入大幅增加, 教育事業快速推進,多項指標增速超過全國整體水平。2017年“三區三州”共有幼兒園11366所, 較上年同期增長25. 61%,在園兒童1485828人, 較上年同期增長53%,分別比全國平均增速高出19. 3和48. 78個百分點; 小學 6600 所,較上年同 期減少0. 95%,小學在校生2715831人,較上年同 期增長5. 88%,分別比全國平均增速高出5. 03 和4. 06個百分點;普通中學(含初中、高中) 1219所,較上年同期減少2. 17%,比全國平均增速低出2. 09個百分點,普通中學在校生1461751人, 較上年同期增長3.13%,比全國平均增速高出1.33個百分點; 普通中專(含職高) 120所,較上年同期增長1. 69%,普通中專在校生185579人,較上年同期增長0. 31%,分別比全國平均增速高出 3.73 和 0.72個百分點;普通高等學校17所,普通高等學校在校生128831 人,較上年同期增長 18. 03%,比全國平均增速高出13. 76個百分點。

  2.“雨露計劃”成效顯著

  “雨露計劃”是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2007年開始在貧困地區實施的增強貧困地 區青壯年農民就業和創業能力的專項扶貧措施。“三區三州”政府部門聘請州區勞動技能培訓中 心和職業學校針對貧困地區農民開展創業培訓和 職業教育,襄助解決就業和創業實際困難,不僅提 升了貧困人口勞動技能,而且增加了他們的收入,改善了他們的思維觀念,提高了他們參與市場經 濟的能力。例如,201年臨夏州積極爭取培訓項目資金1500多萬元,上門為農民群眾開展家政保 潔、餐飲服務、工程機械駕駛等培訓,有效提高了 相關從業人員的業務技能水平;開展了“致富帶頭人”示范培訓與“祝你創業成功”創業培訓,襄 助回鄉創業人員完成創業夢。截至目前,臨夏州共技能培訓6. 32萬人,創業培訓約650 人,培育 “現代農民”1400人,技能培訓上崗率超過 80%,人均賺回務工收入1.52 萬元。有的學員成為了 勤勞致富領軍人,有的學員成為了村干部,有的學 員參加了公眾利益事業。[31]

  3.精神貧困重視程度大幅提高

  蔡生菊[32]和郭萌、王怡[33]認為,精神貧困的本質是個體失靈,傳統小農經濟、僵化守舊的亞文化、嚴酷的自然生態環境、零門檻的扶貧政策、滯后的教育與科技等是導致精神貧困的原因,提出扶志、扶智、扶職、扶質等破解精神貧困 的路徑。“三區三州”各州區大批鎮村干部以及駐村工作隊多次上門與貧困人口交心談心,振作貧困人口精神,努力實現精神減貧與物質減貧共同推進。

  (二) 積累的經驗

  1.堅持政府主導地位

  “三區三州”各州區政府克服困難,將教育脫 貧看作民生、德政工程,增加經費投入,為教育脫貧工作保駕護航。例如,涼山彝族自治州政府始終視教育減貧為關鍵策略,大力推進教育優先發展。2011—2015 年,涼山州財政教育支出為 579 億元。為了進一步夯實基礎、補短板、保就學,2011—2017 年涼山州教育經費在財政支出中的 比重提升了6. 68個百分點。2018 年,涼山彝族 自治州小學和初中入學率分別達 99. 72%和 97. 39%,小學和初中寬帶接入率達74%,九年義 務教育階段班級通多媒體率達 72%,網絡學習空間教師和學生注冊率分別為 66. 77%和 34. 51%。教育發展滯后面貌得到極大改善。[34]

  2.連續增加教育投入

  “三區三州”各州區強化對教育經費的支持保障,最先發放教育扶貧資金,積極推動教育減貧。例如,南疆四地州出臺推進精準脫貧的意見,把教育脫貧擺在突出位置,并對各個層次教育采取了一些具體措施。2015年,為確保14年免費教育學生不掉隊,南疆四地州投入教育經費超過50億元,免除這些地區學生幼兒園兩年教育和高中階段三年教育的費用,受益人群約190萬人;給予職業教育學生生活津貼和免費教育培訓,幫助一些家境貧寒孩子與貧困人口掌握一門技術,并迅速實現由貧變富。[35]2018 年,南疆四地州撥付44億元資助學生306萬人次, 絕不讓一個貧困家庭孩子由于家庭貧困而被迫選擇輟學。 [36]

  3.動員各方社會力量參與

  “三區三州”在落實政府責任的同時,積極爭 取多方支持,協同推進教育扶貧。目前,合計有 14個省、136個縣、37個部委、30余家國有企業以 及大量企事業單位與高等院校以不同形式援助 “三區三州”教育發展。例如,中國太保啟動“三區三州”智力扶貧校企合作項目,2018年捐贈金額 235萬元,與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職業技術學院、新疆阿克蘇職業技術學院和四川涼山州農業學校開展校企合作,設立獎勵金和助學金,提供上崗實習,實施訂單式人才培訓計劃,還隨時根據實際情況對合作方案作動態調整,主動探索構建長 效合作機制,以期達到更好的支持效果。[37]

  4.扎實推進教師隊伍建設

  “三區三州”政府部門認識到貧困地區教師隊伍建設對于教育精準扶貧以及教育事業長遠發 展的戰略意義,把加強教師隊伍建設最先納入議事日程,并采取了一系列舉措推進師資隊伍建設。例如,四川省涼山州著力實行人才強教戰略,改善農村教師隊伍結構。2014—2018年,全州向社會 聘請優秀教師5536人,到高等院校招聘中小學教師3145人,招聘特崗教師9772人。為了提高教師教學質量,每年培訓教師達 1萬多人次;投入8155萬元,新建教師周轉宿舍建筑面積3.7萬平方米,為1189戶教職工解決了住房問題;對11個少數民族聚居縣農村教師發放標準高于400元/人/月的生活津貼,竭力讓農村學校教師安心扎根 農村認真工作。[38]

  四、教育助推“三區三州”跨越 貧困陷阱存在的不足

  (一) 教育發展依然相對滯后

  1.義務教育入學率低于全國整體水平

  以小學學齡兒童入學率為例,2017年西藏、 和田地區、阿克蘇地區、克州、黃南州、果洛州、海 南州、甘孜州、阿壩州、迪慶州、臨夏州、涼山州和 怒江州的小學適齡孩子入學率分別為99. 5%、99. 9%、99. 85%、99. 9%、99. 82%、99. 73%、99. 07%、99. 75%、99. 54%、99. 85%、99. 68%、99. 72%和 99. 74%,均低于當年全國小學學齡兒 童平均凈入學率 99. 91%)。

  2.教育基礎條件不足

  一是教學基礎資源建設不足。“三區三州” 有些學校部分校舍仍是低矮丑陋平房,部分教學 點生均校舍面積少于2平方米。學前“雙語”課 程資源開發嚴重不足使得部分農村幼兒園“雙語”課程資源短缺。許多中小學學校教學設備陳舊落后且數量不足,教學信息化水平提升緩慢。二是教育師資力量相對不足。“三區三州”環境 惡劣,交通不便,民族地區師范學校許多畢業生不愿意選擇到“三區三州”農村學校任教; 與城鎮教 師相比,“三區三州”農村教師辦公條件和工資水平缺乏優勢,且生活條件也比較艱苦,導致“三區三州”不少農村中小學校優秀教師流失。

  3.撤點并校后續措施不到位

  隨著農村生源逐漸減少且分布更加分散,為了提高“三區三州”教育資源利用效率,政府推行撤點并校,將孩子集中至城鎮中小學校上學。但是,撤點并校的后續措施不到位,寄宿制學校建 設不達標,許多學校的住宿條件沒有做到“一人 一鋪”。

  4.營養餐工程和貧困學生資助落實不到位

  “三區三州”雖然實施了營養餐工程和貧困學生資助項目,但部分地區和學校落實不到位,甚至一些地區營養餐工程落實大打折扣。貧困學生也存在著識別困難、資助力度小、覆蓋面窄等 問題。

  5.學生流失問題嚴重

  目前,“三區三州”的學生流失問題還比較嚴重。其中,以小學高年級、初中低年級學生流失率最高,有的學校初中學生流失率高達7%。

  (二)“雨露計劃”少數細節有待完善

  1.貧困人口參加“雨露計劃”的熱情不高自“西露計劃”實施以來,其培訓成效已經逐漸被貧困地區人們所認可,但“三區三州”培訓人 員組織難、貧困人口參加“雨露計劃”積極性不高 的問題仍然比較突出。

  2.“雨露計劃”的培訓效果欠理想 一是在貧困人口技能培訓過程中,存在敷衍 了事、疏于管理的個別現象;二是沒有對企業勞務需求與貧困人口技能培訓意愿進行摸底,導致培 訓內容與貧困人口技能培訓需求及企業勞務需求相脫節。由于“雨露計劃”培訓內容多采取“政府點單”的方式,對貧困人口培訓需求關注不夠,對勞動力市場敏感度不高,導致課程設置落后、教學 內容和教學方法老套。

  3. 培訓基地質量偏低 從培訓基地的質量看,“三區三州”培訓基地 普遍存在設施簡單不完備、規模相對不足、培訓服務水平偏低等問題。

  4.培訓經費不足“雨露計劃”培訓經費單一來源于中央財政 和地方財政的撥款。由于“三區三州”農村人口多,技能培訓需求大,使得“三區三州”技能培訓 經費短缺。

  (三) 精神扶貧效果不明顯

  “三區三州”部分貧困人口由于長期生活在與世隔絕的偏遠地區,思想保守,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不強,自我謀求發展的意識比較弱,甚至有些 貧困人口明顯具有勞動能力,卻志向缺乏、信念消極、懶散怠惰、得過且過,把貧困當做一種習慣,滿足于貧窮現狀,爭搶著吃低保,凈等著外部多方力 量的幫扶與救濟。其中緣由,一是受到重義輕利、不集聚財富、唯心宿命的封建傳統文化的影響,以及部分地區存在重精神不重物質、重來世不重今生,以苦為 樂,追求超越現實的終極目標的宗教信仰;二是貧困對象受教育程度低,勞動技能缺乏,自我擺脫貧 困的信心不足;三是精神扶貧的方法比較單一,只有勸導,缺乏貧困人口幫扶門檻,沒有建立“不養懶漢”的激勵機制; 四是政府的傾斜幫扶政策極大改善了“三區三州”的公共基礎設施和生活條件,暫時滿足了貧困人口的生活生產需求。

  五、教育助推“三區三州”跨越 貧困陷阱的對策建議

  (一) 加快發展,讓孩子們享有“均等化”教育

  第一,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全國社會各方力量繼續增加對“三區三州”的財政教育經費投入和教育幫扶,重點支持“三區三州”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加強薄弱中小學的教學基礎資源建設;實施教學資源“云覆蓋”計劃、全面推進網絡“雙 師課堂”、城鄉“同步課堂”建設。開發“三區三州”幼兒園“雙語”教學資源,提升“三區三州”幼兒園雙語教學信息化水平。

  第二,改善教師辦公條件,通過貧困地區特殊 津貼的方式提高教師工資,降低職稱評聘條件,替 鄉村教師建周轉房;采取培訓下鄉、高校研修、名師指導、網絡進修等方式對“三區三州”教師進行培訓;繼續實施大學生志愿服務、頂崗實習、經濟發達地區高校幫扶和師范院校定向培養計劃,利用優惠政策吸引大學生和高層次復合型人才為“三區三州”農村教育提供智力支持。

  第三,開展控制學生輟學的專項行動,發動教師進行大家訪,將中途輟學學生及時勸返回校,降低學生輟學率。建立標準化寄宿制小學,消除“大通鋪”現象。全標準落實營養餐工程。

  第四,建立貧困學生大數據平臺,及時采取數據,準確識別貧困學生;增加資助金額,擴大貧困學生資助比例,努力實現貧困學生資助“全覆蓋”。

  (二) 完善細節,進一步提升“雨露計劃”的培訓效果

  第一,鼓勵村干部和農村黨員加大對教育扶貧和勞動力技能培訓政策的宣講力度,提高貧困人口對“雨露計劃”的認知度。

  第二,加強培訓的抽查和監督頻次,培訓中心對每期培訓班進行全程監督,嚴格落實課堂簽到和點名制度,查驗基礎資料,確保每期培訓時間不少于規定時間。

  第三,瞄準農村貧困人口技能培訓需求和就業愿望,深入了解勞務用工市場需求,科學確定“雨露計劃”培訓內容,實行貧困人口就業跟蹤調查,進一步提高“雨露計劃”精準培訓實效。

  第四,對“三區三州”現有培訓基地進行整合,打破“屬地培訓”框架,共同謀劃、共同建設培 訓基地;建立培訓服務水平標準、明確培訓服務水 平評議程序、建立培訓服務水平評議隊伍、提升培訓服務水平。

  第五,將職業技能教育與就業創業服務銜接起來,繼續開展創業培訓; 組織開展就業服務,強化“三區三州”與其他地區勞務輸出對接,向農村貧困人口免費供給勞務招聘信息與工作崗位介紹等服務,推進“三區三州”富余勞動力向城市二、三產業穩步轉移。

  第六,形成政府、企業、社會三方協同投入機制,拓寬技能培訓經費籌集渠道。

  (三) 多管齊下,拔掉貧困人口的精神窮根

  第一,加強貧困人口科學價值觀和人生觀教育,讓他們意識到單獨依靠政府幫扶和社會救濟 是不可能從根本上脫貧,就算一時擺脫貧困,返貧 的概率也很高,最根本的是依靠貧困人口自身硬本事謀求脫貧。幫助貧困人口建立“苦熬不如苦干”和“自主脫貧光榮”的信念,告別“安于貧困、窮得自在”的生活狀態。

  第二,宣傳貧困人口身邊勤勞脫貧奔小康的 典型案例,聘請示范人物現場“傳經送寶、授業 解惑”,發揮勤勞脫貧奔小康典型示范作用,讓 貧困人口看到勤勞脫貧奔小康希望,幫助貧困 人口樹立勤勞脫貧奔小康自信和奮發圖強的 精神。

  第三,完善“三區三州”公共文化學習平臺建設,激活這些公共文化服務載體的功能;打造流動 文化站,為“三區三州”貧困人口送影、送戲、送書,把現代文化引入“三區三州”,使“三區三州” 貧困人口擺脫封閉落后思想。

  第四,加強社會文明建設,移風易俗,逐步推 進宗教的“世俗化”,營造一種勤勞致富的社會氛圍,通過政策循序漸進地引導貧困群眾樹立主動 脫貧的意志愿望,依靠主動實干實現自我脫貧。

  第五,設立貧困人口幫扶門檻,要求貧困人口接受職業培訓、列出自我脫貧致富計劃、積極就業才給予物資和資金幫扶;按照“不勞不幫、少勞少幫、多勞多幫”的原則分配幫扶物資和資金,激勵 貧困人口依靠自身內部力量擺脫貧困,破除政府 幫扶和社會救濟依賴癥。

  [參考文獻]

  [1]黃俊毅.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效果明顯[N].經濟日報,2019-02-21(5).

  [2]向雪琪,林曾.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教育扶貧的發展趨向[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18,38(3) : 74-78.

  [3]殷巧.教育扶貧:精準扶貧的根本之策[J].人民論壇,2017(13) :84-85.

  [4]劉軍豪,許鋒華. 教育扶貧:從“扶教育之貧”到“依靠教育扶貧”[J].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刊,2016(2) :44-53.

  [5]謝君君.教育扶貧研究述評[J].復旦教育論壇,2012(3) :66-71.

  [6]陳立群.教育扶貧,首先要扶的是精神——一位支教校長眼中的欠發達地區高中教育[J].人民教育,2016(23) : 37-38.

  [7]王嘉毅,封清云,張金.教育與精準扶貧精準脫貧[J].教育研究,2016, 37(7) :12-21.

  [8]向雪琪,林曾. 我國教育扶貧政策的特點及作用機理[J].云南民族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8,35(3) : 86-91.

  [9]謝霄男,王讓新.關于農村教育扶貧問題的思考和對策建議[J].中國教育學刊,2015( S2) :3-4.

  [10]周禹彤.教育扶貧的價值貢獻[D].北京:對外經濟貿易大學,2017.

  [11]李興洲. 公平正義:教育扶貧的價值追求[J].教育研究,2017,38(3) :31-37.

  [12]朱德全.“雙證式”教育扶貧振興行動研究[J].中國教育學刊,2005(11) :22-25.

  [13]何家理.減輕山區資源環境承載壓力與扶貧的途徑探討——安康市教育扶貧模式實證研究[J].山地學報,2013,31(2) :160-167.

  [14]熊文淵.高校教育扶貧:問題與路徑[J].當代教育科學,2014(23) :43-46.

  [15]范涌峰,陳夫義.“三位一體”教育扶貧模式的構建與實施[J].教育理論與實踐,2017, 37(10) :29-32.

  [16]宋清華,楊云,張明星.“9+2”教育扶貧模式的探索與實踐[J].職業時空,2009,5(3) :157-158.

  [17] 江辰,王邦虎.“互聯網+教育”扶貧模式機制建設分析[J]. 理論建設,2016(4) :16-20.

  [18]周麗莎.基于阿瑪蒂亞·森理論下的少數民族地區教育扶貧模式研究——以新疆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為例 [J].民族教育研究,2011, 22(2) :98-101.

  [19] 武賽賽,曹榮夢,李雙玉.“精準扶貧”視角下教育扶貧現狀、問題及對策研究——以廣東省河源市三個貧困村為例[J].市場周刊(理論研究) ,2017(10) :111-112.

  [20]孫華.關于我國民族地區教育扶貧攻堅的梯度思考[J].黑龍江民族叢刊,2013( 3) :174-178.

  [21]代蕊華,于璇.教育精準扶貧:困境與治理路徑[J]. 教育發展研究,2017,37(7) :9-15+30.

  [22]任友群,鄭旭東,馮仰存.教育信息化:推進貧困縣域教育精準扶貧的一種有效途徑[J].中國遠程教育,2017(5) : 51-56.

  [23]楊定玉,秦紅平.論教育“精準扶貧”[J].亞太教育,2016(5) :112-113.

  [24]周毅.民族教育扶貧與可持續發展研究[J].民族教育研究,2011,22(2) :102-106.

  [25]曾天山.以新理念新機制精準提升教育扶貧成效——以教育部滇西扶貧實踐為例[J].教育研究,2016,37(12) : 35-42.

  [26]李俊杰,耿新.民族地區深度貧困現狀及治理路徑研究——以“三區三州”為例[J].民族研究,2018(1) : 47-57+ 124.

  [27]鄭長德.“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脫貧奔康與可持續發展研究[J].民族學刊,2017,8(6) :1-8+95-97.

  [28]郭利華,葛宇航,李佳珉.民族地區深度貧困問題的金融破解:政策與方向[J]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8,45(6) :118-125.

  [29]袁利平,張欣鑫.教育扶貧何以可能——多學科視角下的教育扶貧及其實現[J].教育與經濟,2018(5) :30-39.

  [30]李曉延.教育為何能阻斷貧困代際傳遞[J].人民論壇,2017( 30) :78-79.

  [31]趙淑嫻.2016 年臨夏州 6. 32 萬人接受技能培訓[N].民族日報,2017-01-12(3) .

  [32]蔡生菊.甘肅民族地區精神貧困的成因及對策——以民族文化為視角[J].天水行政學院學報,2018,19(5) : 61-64.

  [33]郭萌,王怡.深度貧困縣精神貧困的致貧機理及脫貧路徑[J].商洛學院學報,2018,32( 2) :6-12.

  [34]易鑫,魯磊.教育扶貧托起涼山希望[N].中國教育報,2018-08-14(1) .

  [35]朱之文.扎實推進教育脫貧著力阻斷貧困代際傳遞[J]. 行政管理改革,2016(7) :4-10.

  [36]任華.我區統籌推進教育脫貧攻堅[N].新疆日報,2019-05-10(1).

  [37] 任璨. 中國太保啟動“三區三州”智力扶貧[N]. 牡丹晚報,2018-09-13(15).

  [38]易鑫,魯磊.教育扶貧托起涼山希望[N].中國教育報,2018-08-14(1).

  

作者簡介

姓名:李俊杰 宋來勝 工作單位:北方民族大學校長辦公室,中南民族大學經濟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成都麻将技巧必胜绝技 浙江快乐彩 甘肃庆阳麻将群一元 浙江12选5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 本信配资 nba球探比分网 安徽闲来麻将下载最新版本 捷报比分网怎么样 篮球比分网捷报比分 琼崖海南麻将一元群号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浙江快乐12 贵州十一选五 大赢家比分直播新版 足球即时比分角球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