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社會學
機器、動物與人類思維的本質與邊界
2019年04月01日 09: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安偉 字號
關鍵詞:人工智能;機器思維;人類思維;計算機;動物思維;圖;思維能力;圍棋;語言;黑猩猩

內容摘要:機器可以模擬人的部分思維功能早在1950年,圖靈就提出機器能夠思維,同時給出了判別機器思維的標準:如果一臺機器能夠在某些條件下如同人一樣把問題回答得很好,以至于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能迷惑提出該問題的人,使對方分不清給出答案的是機器還是人。人工智能是對人類思維的模擬機器思維與人類思維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從總的趨勢來看,人工智能將向人類思維逼近,人工智能在思維的表現形式上會越來越“像”人類,但也只是低層次上的模仿性接近,即便在許多方面甚至會超越人類思維。從進化論的角度來看,動物思維是人類思維進化過程中的某個階段,人類思維則是動物思維進化的高階形式。歸根到底,動物思維和人類思維都是具有生物活性的思維,而人工智能則是建立在人類于自身認識基礎上的對思維的一種物化和模擬,這既是三者之間的區別又是三者之間的本質邊界。

關鍵詞:人工智能;機器思維;人類思維;計算機;動物思維;圖;思維能力;圍棋;語言;黑猩猩

作者簡介:

  2016年1月,英國《自然》雜志發表論文聲稱,一款名為“阿爾法狗”(AlphaGo)的計算機圍棋程序能夠在不需要任何人類棋譜輸入的條件下,從空白狀態起,自學圍棋并達到精通的地步。同年3月,“阿爾法狗”與世界圍棋冠軍李世石對弈,李世石以1∶4落敗,引發了巨大的轟動。自此事件后,人們對于機器是否能夠思維問題的關注又上了一個新臺階,爆發了持久不息的爭論。

  20世紀50年代,計算機與人工智能之父——英國數學家圖靈提出機器能思維,主張只要將合適的程序放入計算機中,計算機可以如人一般思維的觀點。他在《計算機和智力》一文中說:“我相信,在本世紀末……人們可以談論機器思維而不致遭到什么反對。”他批駁一種當時來自神學方面的反對意見:“上帝把不朽的靈魂給予每一個男人和女人,但不給任何別的動物和機器。因此,沒有一個動物或者機器能夠思維。”

  迄今為止,關于機器是否能夠思維的爭論已將近七十年。機器是否能夠思維,動物是否像人一般具有思考的能力,又或者思維只是獨屬于萬物之靈的人類,此間爭論由來已久。

  機器可以模擬人的部分思維功能

  早在1950年,圖靈就提出機器能夠思維,同時給出了判別機器思維的標準:如果一臺機器能夠在某些條件下如同人一樣把問題回答得很好,以至于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能迷惑提出該問題的人,使對方分不清給出答案的是機器還是人,這就可以認為這臺機器是能夠進行思維的。可以認為圖靈測試就是圖靈給出的關于“什么是思維”的操作性定義。

  在對機器思維進行討論時,人們使用的雖然是同一個詞語,理解的意義卻可能大相徑庭。單就其判別標準而言,國內外的學者在使用這一概念時就可能采取了不同的準則。目前,關于機器思維的判別標準大致有以下三種:其一是費根鮑姆的標準。費根鮑姆主張,如果一項工作需要人借助于智力才能完成,但是一臺機器也可以完成,可以認為這臺機器是能夠思維的。顯然,按此標準,機器思維的確已是“現實”。其二是圖靈的標準,這個標準最為著名和飽受爭議。圖靈設想了一種“問”與“答”的模式:主試通過控制打字機與兩個試驗對象通話,并與他們之間相互隔離,不能看見對方。兩個試驗對象其中一個是人,另一個是機器。主試需要不斷地提出各種問題,并根據回答來辨別哪一個是人,哪一個是機器。如果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主試者都不能將機器和人分開,那么就可以認為這部機器是能思維的。其三是哲學家G.克勞斯的標準。克勞斯認為,只有當機器依據和人的大腦相同的行為方式、相同的結構及其材料,達到相同的結果時,才能說“機器思維”。

  圖靈是“機器思維”的提出者,亦是人工智能的先驅。嚴格來說,機器思維與人工智能屬于兩個不同方面的問題。前者是指機器是否和人一樣,本身具有思維能力,后者則是指人能否用機器模擬人的思維活動,完成原來人類需要借助于智力方能做好的工作。人工智能實際上是人工智能在機器上的模擬,因此又可以稱為機器智能。從實踐方面說,機器模擬人的部分思維功能,早已成為科學的事實。

  人工智能研究前三十年的顯著成果,就是深藍計算機。深藍,由美國IBM公司生產,重1270公斤,有32個微處理器,每秒鐘可以計算2億步,是一臺超級國際象棋電腦,輸入了100多年來200多萬局優秀棋手的對局。

  1997年5月11日,在人工智能的發展史上是具有里程碑性質的一天。計算機在正常時限的比賽中首次擊敗了世界排名第一的棋手。加里·卡斯帕羅夫以2.5∶3.5輸給深藍,機器的勝利意味著人工智能發展的新時代。

  人工智能研究后三十年的主要成果,則是以“神經網絡”為代表的機器學習技術。2016年,谷歌旗下DeepMind公司開發出的AlphaGo人工智能圍棋程序,一半算法是搜索算法,另一半算法是機器學習。目前,一些人工智能技術已在諸多領域得到應用和推廣,例如家庭智能管家、金融投資乃至軍事國防領域等。無疑,在不久的將來,更多人類的工作會由人工智能接替,繼工業革命中對人類體力勞動的極大解放之后,大部分單一、枯燥的人類腦力勞動也必將得到解放。“你覺得重復性的工作都可以被人工智能取代,而你只需專注做一些創造性的工作。”香港科技大學計算機系主任楊強如是說。

作者簡介

姓名:安偉 工作單位: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炸金花百人场什么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群 亚洲手球锦标赛直播 海南飞鱼app 福彩中心主任推荐号码 快乐扑克概率 精准36码的网址 金拉霸老虎机基本走势图 幸运飞艇冠军五码计划软件 大转盘游戏规则 时时彩计划 真人捕鱼有哪些 三d开奖号码 即开彩官网 抢十二生肖赚钱的软件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