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基地動態
經驗描述:西方中世紀樸素工程觀
2019年10月15日 14: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張鈴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世紀的西方將一切置于神性之下,托馬斯·阿奎那在《神學大全》中開宗明義:“所謂其他科學,都是神圣理論的婢女。”哲學淪為神學的附庸,成為論證教義的工具,這種神學化的哲學,即經院哲學。經院哲學排斥具體的世俗知識,理性要服從信仰,自然科學因此停滯不前,工程活動卻因為在某些方面迎合了神學思想,受到經院哲學的關注。

  西方中世紀工程造物活動活躍

  奧古斯丁將藝術分為三類:一類是制作器物的藝術,“當工人的努力告一段落,其結果便是成品,比方說,是一座房子、一張凳子、一只碟子,或其他這一類東西”;一類是“協助上帝工作的藝術”,如醫藥、農業和航海;一類是只有動作不產生物品的藝術,如舞蹈、競賽等。我們可以看到,奧古斯丁對造物活動是持肯定態度的,他指出:“當造物被納入造物主的褒贊和愛戴之中時,朝霞泛起,黎明到來;當造物主不被造物的熱愛所拋棄時,黑夜就不再降臨了。”在古希臘,技藝勞動是一種徭役,是一種低賤的行為,但在奧古斯丁的思想中,技藝勞動成為一種職責,是造物主賦予人的神圣職責。

  阿奎那將善的理念賦予造物活動,指出“技藝被稱之為善”,而善正是通過創造物展現出來的,對一個手工藝人來說,“并非他做工作的愿望值得贊揚,而是他作品的性質值得贊揚”。并且,在他看來,技藝活動是種操作習慣,“這種習慣與思辨習慣有一些相通之處,即后者考慮對象的性質這一點,同樣也適合技藝……于是,技藝具有與思辨習慣相同的善的屬性”。人類的每一項造物活動理所當然地具有一種道德價值,因此是合理的。在阿奎那式的世界體系中,每一件創造物,都理所應當地屬于大自然規劃的一個組成部分,這是理性要求的秩序。因此,造物活動不再像希臘人認為的那樣,是一種令人厭倦的苦役,只是奴隸和工匠的私人行為,而是轉變為人類特有的一種有目的的活動。并且,勞動成果也不再僅僅是庸俗化的生活用品,其中包含著善的屬性,與高貴的思想是一致的。借此,工程造物活動在衰落的中世紀反而活躍起來,這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首先,機械技術持續進步,并被應用于軍事活動領域,戰爭機械大量出現。希臘人早已經將機械劃分為兩類:一類是簡單機械,一般有五種,即杠桿、楔子、螺桿、滑輪和絞盤,有時還要加上第六種——斜面;另一類是復雜機械,它是由簡單機械組合而成。弩炮的出現就是對簡單機械進行組合的結果。古羅馬沿用希臘人的機械技術成就,并無實質性創新。中世紀機械技術有了突破性進展,在機械基礎上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進步,出現了精密機械和復雜的大型機械。由于軍事上的需求刺激,新興的機械技術很快轉為戰爭所用,工程師們對弩炮等戰爭機械進行改進,其中應用了傳動裝置和軸系,還出現了依靠風力推動前進的全封閉戰車,即中世紀的“坦克”。經過改進的戰爭機械變得更復雜更精密,威力更強大。此外,有足夠的文字和圖片證明,中世紀后期戰爭機械的數量是巨大的。不容置疑,戰爭機械的進步反過來又刺激了民用機械技術的進一步發展。

  其次,黑火藥和火炮的出現迎來軍事工程新時代。戰爭機械的改進強有力地推動了軍事工程的進步,但其作用較為有限。當時戰場上最具威力的武器不是戰爭機械,而是那些披掛重甲的騎士,他們身上厚重的鎧甲能夠有效抵御弩炮的攻擊,因此,“9世紀以后,‘miles’(拉丁文,意為士兵)這個詞主要用來指重型騎兵,即英語的‘knight’(騎士)”。軍事工程的突破性進展取決于黑火藥這一核心技術的傳入,它與戰爭機械的結合導致一種新式武器火炮的誕生。火炮的出現不僅改變了戰爭的基本模式,并且使中世紀晚期的政治、社會和經濟格局發生了深刻變化。火炮替代傳統戰爭機械,成為戰場上最具威力的武器,發揮著決定性作用,并且無論怎樣厚重的鎧甲也無法抵御炮火的襲擊。火炮成為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性因素,敵對雙方的較量事實上已轉化成為火炮數量和性能的較量。而研制新型火炮的費用是高昂的,新式防御工事花費更高,封建貴族無力承擔,因此,火炮的出現不僅弱化了騎士在戰爭中的作用,同時也削弱了封建領主的權力。此外,軍事需求的刺激使戰爭費用越來越高,高昂的軍費開支只有依靠政府來承擔,戰爭事實上已轉化為國家實力的較量。核心技術的轉換塑造了新的軍事工程模式,它促使歐洲逐漸轉型為中央集權的社會。

  西方中世紀工程師采用經驗描述方法

  軍事工程的繁榮與進步,折射出某種類型人的輪廓,即中世紀的工程師。我們難以借助表征現代工程師的語詞去勾畫他們,在他們身上,“一切既是融化在一起的,同時又是支離破碎的,既沉溺于傳統,同時又強行走向進步”。他們不具備理論知識,卻掌握著豐富的經驗知識,有探索的頭腦和愿望,試圖發現和理解規律;他們的地位要高于古代工匠,但深厚的實用傳統又使他們事必躬親,每天的親身實踐首先使他們成為具體的、有經驗的人;他們是技師,但同時也是藝術家,在他們身上體現著“機械藝術”和“自由藝術”雙向維度;他們被稱作工程師,但工作范圍并不涉及全部,最使他們感興趣的是軍事藝術,他們是傳統的軍事工程師。這些特點決定了工程師對軍事藝術采用經驗性描述的方法。

  工程師和藝術家的雙重身份決定了他們更喜歡以圖畫的形式描述工程設計方案,以展現工程進步與新創新。中世紀工程師留給我們的著述中,以圖片為主,他們以藝術家的手法再現了戰爭機械的設計構思和制造的全過程。火炮發明以前,戰爭機械都是當場制造的,火炮出現后,這種復雜的大型機械不能夠當場制造,因此軍隊就不得不隨軍攜帶軍械裝置。為解決這一問題,在維吉瓦諾(Vigevano)的圖畫中出現了戰車的俯瞰圖,一輛裝有鐮槍的牛拉戰車,其目的就是為了方便戰爭機械的運輸和攜帶。此外,還有浮橋、塔樓等軍用機械的設計圖,它們在使用上具有更大的靈活性。著名工程師達·吉奧爾吉奧擅長于堡壘和大炮的設計,在其《論建筑》和《軍事工程藝術》兩部著作中,繪有大量關于火炮和城堡的設計圖,其中包括許多帶有高墻、箭樓的典型中世紀風格堡壘,工程師和藝術家的雙重身份和才能使他成為中世紀工程師的典范。這些插圖足以表明,由于缺乏對透視法的運用,單純的藝術手法使中世紀的工程師難以將工程設計構思表達得十分精確。

  中世紀的自然哲學被神學束縛,科學在實踐中的應用程度似乎還要低于古希臘。從羅馬人那里繼承的實用傳統又使工程師們更加偏愛經驗知識,這使得工程師的實踐始終停留在經驗層次上,帶有明顯的經驗旨趣。這同樣體現在他們的論著中,由于理論知識的缺失,對人造物的文字描述也處在經驗層次上,缺乏理論分析,甚至他們的文章中大都表現出技術及工程詞匯的不足。如《費沃巴赫作品集》中對火藥、火炮的制造和使用方法的經驗描述,其中包括火炮實驗過程和方案的論述。弗朗西斯科的作品中除了大量的藝術插圖外,還包括對戰爭機械及堡壘的詳細的文字描述,從中可以明顯感覺到古希臘維特魯威的影響,并且二者在寫作風格和表現手法上很相近,都是經驗性描述,以致后來人還需要仔細研討他們的圖畫才能領悟其中深刻卻又晦暗不明的理論內涵。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工程風險的分配正義研究”(14BZX103)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洛陽師范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張鈴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500万网即时比分 极速十一选五 云南十一选五 cba比分网 2013美国nba即时比分 深圳风采 旧版球探体育比分 雪缘园世界杯16强 新浪体育cba 雪缘园足球 双色球 湖南快乐10分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多少结束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 河南十一选五 电竞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