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文聯
艾夫曼的“心理芭蕾”《柴可夫斯基》的心靈傳記
2019年10月16日 10:14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慕羽 字號
關鍵詞:演出;芭蕾舞劇;舞劇

內容摘要:近年,每逢中央芭蕾舞團舉辦的中國國際芭蕾演出季,我們總能看到俄羅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團的身影。

關鍵詞:演出;芭蕾舞劇;舞劇

作者簡介:

    近年,每逢中央芭蕾舞團舉辦的中國國際芭蕾演出季,我們總能看到俄羅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團的身影。就在我們熱烈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也恰逢中俄建交70周年、中央芭蕾舞團建團60周年。在這個特殊的時刻,主辦方選擇具有當代氣質的艾夫曼芭蕾舞團的舞劇《柴可夫斯基》作為第四屆演出季的開幕演出,一改往屆“各國名家芭蕾舞經典片段集錦演出”的形式,是恰逢其時的。既能讓人記起新中國芭蕾舞事業起步的悠悠歲月,更代表著今日中俄芭蕾在植根傳統的基礎上,面向當代、面向未來的信心。

  在艾夫曼人物傳記類作品中,《柴可夫斯基》令人頗為關注,還因為老柴本身與芭蕾的聯系十分緊密。讓我們好奇的是,艾夫曼該如何在當代芭蕾中面對“古典”,面對“經典”,面對“傳奇”。

  “白天鵝”意象

  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在中國早已不是一部芭蕾舞劇,它已經凝結為“天鵝湖情結”,起舞在幾代人的記憶深處;而“老柴”則是上世紀80年代北大學生對柴可夫斯基的親切稱呼,后來這個隨性的稱謂不脛而走,逐漸被中國的樂迷們接受,仿佛這位偉大的俄羅斯作曲家就是我們身邊的大叔。艾夫曼的舞劇《柴可夫斯基》中也有“白天鵝”踩著足尖碎步,在舞臺上游弋,但她們已不再是被魔王施咒的少女,而是老柴內心深處最純潔的情感訴求,也是他生命中的挫敗符號。劇中憂郁的“白天鵝”意象一度與《胡桃夾子》的明亮情境交織,似乎也暗示著《天鵝湖》的首演失敗讓他憂傷不已。畢竟,老柴活著的時候并沒有看到《天鵝湖》的成功。而且,如今常常是“大團圓”結局的俄羅斯版《天鵝湖》,老柴的最初構想卻是一個悲劇。

  老柴也是艾夫曼的偏愛,他有不少舞劇都選用了他的音樂,包括多次訪華,這次也不例外的《安娜·卡列尼娜》(2005年)。而且,早在1993年,一部名為《柴可夫斯基》的舞劇就已成功上演,但艾夫曼并不滿足,他于2016年70歲生日前夕,再度推出新版《柴可夫斯基》。這是否與艾夫曼的個人生命感受有關,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作品中的老柴在創作中是在與自己對話,而這個作品也是艾夫曼與老柴的對話,這樣的復調對話激烈而尖銳,正是他“心理芭蕾”的魅力,它成功地實現了當代芭蕾的身體、古典音樂與空間敘事的整合。

  艾夫曼十分熱衷探討生死命題,相對于他別的作品,雖然《柴可夫斯基》并不涉及社會議題,但是該劇以卓越的身體語言和劇場語境對人性本身的探討,使它超越了一般的傳記類舞劇。《天鵝湖》中那絕美的天鵝主題,是老柴舞劇音樂中的絕響之一,卻被艾夫曼舍棄了。或許這段曲子太過有名,容易讓觀眾流連于旋律的美,或是將觀眾拉回到黑白天鵝的情感糾葛,而難以靠近老柴矛盾的內心。其實,老柴本就執著于音樂的個人化表達,在這部作品里,你不僅能從耳邊響徹的旋律中感受老柴的強烈氣息,偶爾的靜默也都營造出了濃厚的情感空間。

  他的作品適合一品再品,你當然可以去欣賞名不虛傳的艾夫曼舞者,或許你會為他們的顏值和能力所傾倒,但往往打動你的還是艾夫曼獨到而精湛的身體敘事張力。觀看他的作品,我并不建議你事先去觀看文字描寫的劇情梗概,如果你尚不熟悉老柴,倒是可以大略去了解一下老柴的生平,以及相關作品的內容。如果本身就是樂迷,直接觀看舞劇更能體會到這種非語言文字的沖擊力。

  劇中的主要人物有老柴、他的妻子和梅克夫人三人,但實際舞者卻是四人,這多出來的一人就是老柴分裂人格的扮演者。奧列格·加比謝夫刻畫的老柴有著深入到骨子里的憂郁氣質,而扮演其分身的伊戈爾·薩博汀更是變化多端,將眾多極富幻想的戲劇角色詮釋得入木三分。開場的倒敘不僅完成了主要人物的相繼登場和亮相,更重要的是顯露出了老柴的心理危機。

  可以說,艾夫曼的“心理芭蕾”舞劇不只是告別了傳統舞劇程式化的“啞劇敘事”,打破了“情節舞、表演舞、啞劇”三分的思路,他的諸多作品已經超越了單純用男女首席舞者的雙人舞,或是用具有表演性的群舞來推動劇情發展的現代舞劇敘事手法。他的深度心理模式的戲劇芭蕾,值得引起我國編導進一步重視。在他的作品中,情節舞表演化,表演舞被取消,啞劇元素不僅讓位于生活化、象征性、隱喻性的“戲劇行動”,還彌合了與舞蹈性元素之間的界限,關鍵點是讓舞者的身體語言成為符合“這一個”角色身份的舞劇語匯。更重要的是,艾夫曼常常讓有爭議的人物成為主角,主配角的身份也極為多元化,從而構成了復調人物關系網。而且,他以“動因”(概念)為核心,側重關注的是心靈的舞動,而非營造事件情境。經過心靈之舞塑造的角色或許能成為你我的鏡子。在艾夫曼的“心理芭蕾”中,你不得不再次審視“舞蹈長于抒情,拙于敘事”這句話的局限性,體會到舞蹈敘事難以言傳的微妙和不可替代性。

  即便在不少現代戲劇芭蕾或民族舞劇中,雙人舞也常常在敘事高潮或轉折處出現,但艾夫曼的雙人舞是貫穿全劇的。在《柴可夫斯基》中,你能看到三位舞者跳的雙人舞,兩位舞者跳的個人獨白,那是因為他們在與自己的靈魂細密對話;有時現實空間的群舞十分抽象,你已經分不清楚這是現實的鋪陳,還是心理的交織。

  讓我們跟隨這些場景,一同走進老柴憂郁孤獨的靈魂和分裂人格吧。該劇的結構十分獨特,艾夫曼以老柴的幾部重要作品:芭蕾舞劇《天鵝湖》《胡桃夾子》,歌劇《黑桃皇后》《奧涅金》作為場景,將它們與老柴的自我對話,以及他生命中兩位關鍵女子的情感遭遇融匯一體,展現了集眾多輝煌作品于一身的老柴寂寥悲觀的人生。

  其實,在第一幕中艾夫曼就已有過死亡暗示,老柴被團團舞者形成的壓力場環繞,但他也曾毅然決然地將其分身遞給他的一杯毒液扔掉!第二幕尾聲,脫掉白袍,彌留之際的老柴仿佛進入了一個“白天鵝”的純凈世界,他揮動著手臂,做著與天鵝一樣的動作,白天鵝雙人舞變成了老柴和他分身最后的斗爭,互為鏡像。分身掐住了老柴的脖子,又給予了他一個擁抱,這是一種自殺的隱喻嗎?伴隨著白天鵝群緩緩的游走,老柴徐徐步入天堂。

  “老柴”的現實與心理空間

  艾夫曼絕不是要去羅列老柴的藝術履歷,也不會直接呈現他的諸多作品。其實,劇中的主要角色遠不只四個人,老柴的分身是不斷變換身份的,在《天鵝湖》中,他的分身是魔王,而他就像是一直在追尋白天鵝的王子; 《胡桃夾子》中,他在糖果王國里與女孩和王子共舞,他的分身則是那位魔法師,讓快樂與恐懼相伴而行;他因收獲了梅克夫人的信,體會到了《奧涅金》中達吉雅娜幻覺里的片刻歡愉,他的分身卻變成了奧涅金,在決斗中殺死了連斯基;他又因梅克夫人對他的經濟資助而充滿矛盾,他的分身又成了《黑桃皇后》中沉溺于賭局的赫爾曼,而梅克夫人此時竟然分別與黑桃皇后、伯爵夫人合體,艾夫曼特意安排了同一位舞者阿麗娜·帕卓夫斯卡婭來扮演。值得一提的是,我們還看到了貝雅經典舞作《波萊羅》的意象,不同的是,那高臺上傲然起舞的角色并不是一成不變的,那張橢圓桌子可不只是牌桌,也是老柴的分身人生起落的神壇和祭臺。他的分身不僅輸掉了牌局,也輸掉了人生,這一切都讓老柴深深陷入了死亡情境中。就像開篇的《 e小調第五號交響曲》已經定好了與命運妥協與抗爭的基調一樣。

  1877年前后,是一個特別的時期,這年《天鵝湖》首演失敗,而同一時期老柴遇到了兩個女人,當然在舞劇中,這兩個女人也被賦予了多重面向或多重角色,以不同的造型或群舞分身出現。柳博芙·安德亞娃成功塑造了女主——老柴的妻子形象,這位女子并非通常意義上的舞劇女主角,她年輕狂熱,她放蕩不羈,她癲狂絕望,是這段草率婚姻的始作俑者,其實她和老柴雙方都是受害者。最后那段雙人舞讓人痛心不已,先前美麗的頭發已經消失,禿頂的腦袋上瞪著一雙驚恐的眼睛,在兩人的扭打拖拽中,她選擇用長長的白色布單結束生命,讓人想到在婚禮上,她曾熱烈地纏繞在老柴脖子上的白色婚紗。

  當然,老柴生命中還有“如歌的行板”,那是暖心卻也傷心的溫情,而這主要來自于梅克夫人。老柴與梅克夫人并未直接見過面,但并不意味著他們不能成為雙人舞的主角,這便是身體敘事才能產生的意想不到卻又情理之中的藝術效果。男女舞者的身體并未直接接觸,而是借助雨傘、信件、指揮棒、金錢、桂冠和拐杖等道具,為觀眾帶來了一段段未曾謀面的雙人舞。舞臺上垂落的絲線區隔著他們的空間,突然梅克夫人穿越了絲線,在老柴的頭頂環繞著指揮棒,他們的眼神始終沒有匯聚,但指揮棒卻轉到了老柴的手里。場景迅速過渡到老柴開始指揮一場男子群舞,轉而又被一群女舞者環繞,完成了心理空間、舞臺空間、現實空間的自然過渡。《e小調第五號交響曲》仍在持續,場景卻已完成轉換,整部舞劇基本實現了無縫連接。不同于“紙上的文學性”,舞劇的文學性不一定就出自于文學編劇人士,重點在于“舞臺呈現的戲劇性”,這與“表導演的文學性”相關,與劇中人物關系的視覺形象和聽覺形象相關。聽著老柴的音樂,看著角色扮演者們在時空中穿梭,才能真正感受這份生命體驗。

  艾夫曼說:“我并非故意選擇悲傷的故事來制造痛苦。恰恰相反,我希望通過演出為觀眾提供精神上的力量與希望”。我一直相信,即便是最杰出的藝術家,其作品都可能比本人更具有觀照現實、照亮心靈的力量。老柴的作品憂郁,卻也有治愈力。艾夫曼關注痛苦,其作品卻給人以溫暖。因為他們都用對摯愛與純真的守護,來表達對生命本身的敬畏。我國是舞劇創作大國,中俄藝術家也都同樣重視舞劇的敘事性和主題意義,但為何我國沒能產生出享譽世界的一流當代原創舞劇呢?三流的作品追求舞段的好看,二流的作品注重情感的表達,只有一流的作品才能兼顧人性和哲思的探討。中國并不缺乏卓越的舞者,我們也期待著能涌現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為人類靈魂起舞的編導。

  (作者系北京舞蹈學院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慕羽 工作單位:北京舞蹈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一本道女优快播 下雨天躲雨番号 湖北11选5 黑龙江22选5 今日股票推荐短线个股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上海时时乐 辽宁快乐12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版 捷希源配资 信捷策略 河南22选5 大赢家足球比分网 福建快3 篮球比分直播007 湖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