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文聯
“正項美感”亦可覆蓋“異項藝術”:文藝評論價值體系的導向與底線
2020年02月29日 21:21 來源:《探索與爭鳴》(滬)2018年第11期 作者:劉俐俐 字號
關鍵詞:藝術符號學;正項美感;異項藝術;價值導向;底線思維

內容摘要:“正項藝術”與“異項藝術”不具本質性區別,僅為歷時性的風格差異。

關鍵詞:藝術符號學;正項美感;異項藝術;價值導向;底線思維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劉俐俐,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關鍵詞:藝術符號學;正項美感;異項藝術;價值導向;底線思維

    內容提要:“正項藝術”與“異項藝術”不具本質性區別,僅為歷時性的風格差異。“異項藝術”具有被“正項美感”覆蓋和認可的合理性,而且并不一定通過翻轉為“正項藝術”的渠道。辨析“異項藝術”所“寄”之異并予以命名,發現尚未被展示的人類感情與社會進步及其基本價值觀的曲折微妙聯系,這是批評家和理論家的重要任務;也進一步證明了“異項藝術”必將具有反向作用于“正項美感”的可能性與必要性。藝術符號學為靜態且非積極命題的模式,人文科學研究借鑒該模式和命題并且轉換為自己的問題,且不受原有模式束縛,這是處理文學理論研究與符號學乃至藝術符號學關系的根本理念。

    標題注釋:基金項目2015年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項目“文藝評論價值體系的理論建設與實踐研究”(15JZD039)中期成果。

 

  文藝評論價值體系與藝術符號學四概念方陣的關聯與問題

  (一)文藝評論價值體系的問題屬性以及與文化符號學的交叉理路

  文藝評論價值體系建設,是當下中國語境文藝學學科的文學批評理論任務。需要說明的是,以文學批評價值體系代替或代表文藝評論價值體系,有歷史和理論的依據。[1]體系建設關鍵性問題之一,是如何處理價值導向與底線之關系。價值導向屬邏輯概念中的“應然”范疇,導向起點之處即為“底線”。底線是以“真實可靠”為原則的事實和理論,屬邏輯概念中的“實然”范疇。價值體系建設以實然性底線為研究第一原則。借用何懷宏教授說法:“‘底線倫理’,即道德‘底線’或基本規范,主要是相對于較高的人生理想和價值觀念來講的。不管人們追求什么樣的生活方式或價值目標,都有一些基本的規則不能違反,有一些基本的界限不能逾越。”或者說,“對于道德的追求不能因為達不到最高,把最低的也給放棄了”。[2]同理,文藝評論價值體系的“底線”,確定為兩方面涵義。其一是限定性涵義,一些基本價值維度和基本規則不能違反,如違反則屬于底線之下的負面。質言之,限定性涵義為基礎性涵義。其二是品質性涵義,具有通往“導向”目標的邏輯通道,即確認為底線之上的對象、事實和理論,具有向價值導向目標趨近和實現的邏輯通道即學理依據。限定性涵義和品質性涵義兩者互相鎖合。

  文藝評論價值體系視野的“正項美感”與“異項藝術”之關系屬積極命題。“積極命題”概念借用馮友蘭《中國哲學簡史》對形式命題對舉表達的涵義。馮友蘭認為,老子的“道”,“這個概念也只是一個形式命題,而不是一個積極命題。這就是說,它對萬物所由來的這個‘由來’,并沒有作任何描述”。即“它沒有對話題提供任何信息”。[3]通俗地說,即當某命題沒有具體語境,沒有所指內容及其描述,就屬于形式命題。數學以及物理學等理科的一些公式和公理,都屬形式命題。與此對舉,凡有具體語境并對所指內容有具體描述的命題,就是積極命題。價值體系“導向”與“底線”問題,具有時間維度的當下語境性和可具體描述的內容,符合積極命題的條件。

  “正項美感”與“異項藝術”之關系問題的表述,產生于和符號學的學科交叉。符號學為傳播學科一級學科之下的二級學科之一,其形成于多方學科資源,最主要為索緒爾語言學,也來自于哲學。實用主義哲學家皮爾斯即是其一,他“在另一種語境中創造出了另一種不同的邏輯學符號學(semiotics)”。[4]此外,哲學家海德格爾從現象學哲學出發建設了現象學符號學,提出了現象學存在論符號觀。本文的文化符號學表述,來自我國符號學家趙毅衡教授依托皮爾斯理論深入并延展出的“符號學”,趙毅衡對符號學的表述為:“符號就是意義,無符號即無意義,符號學即意義學。”“符號學要處理的對象,是從本質上‘意義歧出豐富’的社會與人文學科,很難處理以‘強編碼’為目標(不管是否已經達到了這個目標)的學科。”[5]該著延展部分均為人文社會科學領域。所以,筆者以為,以“文化符號學”名之更適合。文化符號學研究成果一般以形式命題表述,研究的問題卻屬于積極命題。因為要陳述問題來源、語境和以往觀點,具有語境、內容和描述。符號學家對自己的研究對象樂此不疲,始終跟著那些“處于具體語境描述具體信息或提出具體話題的命題”走是根本原因。本文將底線、導向關系與文化符號學延展出的藝術符號學中屬性為形式命題的四概念方陣(筆者命名)相互借鑒,目的是為從藝術符號學命題模式中重新提問。

  (二)藝術符號學四概念方陣介紹

  “四概念”實則包括兩對概念。一對是正項美感和異項美感,一對是正項藝術和異項藝術。成對區分界定符號,來自符號學“標出性”基本原理,作為“標出性”原理典型體現的諸多現象之一,就是藝術符號學的“當代藝術的標出傾斜”現象。藝術符號學具有較為具體的內容和問題,“當代藝術”概念表述和論證雖以形式命題為主,屬性卻介于形式命題和積極命題的過渡。

  四概念的涵義如下:第一個概念,正項美感。正項美感是在人們位于文化正常狀態中所感到的愉悅。大多數文化局面中,非標出性是文化穩定性的一部分。非標出性的正項美感,與“真”、“善”等概念相聯系。這個規律,在既有的西方美學史中得到了諸多闡述:“美就是對于善的令人愉悅的表現”(史萊格爾);“美是道德的象征;并且也只有回顧這一層(這對每個人是自然的,也要求著每個人作為義務),美使人愉快并提出人人同意的要求”(康德)。符號學家發現這個特質與語言學家提出的所謂表意的“樂觀假定”(即“波利亞娜假定”)有類似機制。以此能夠很好地解釋“首善之區”的心理原因。[6]第二個概念,正項藝術。正項藝術是在與正項美感的關系中得到界定的:正項美感可以激發正項藝術。正項藝術的根本標志就是藝術之美與社會公認之美取向一致。比如,社會主流美感是依托于真實與善良而產生,概而言之,就是社會主流意識形態為根本的美感激發創作的藝術,可直接滿足這種正項美感需求,與此氛圍和心理相吻合,這種藝術形態就是正項藝術。所以,“正項美感為此類藝術提供了美的標準”[7]。第三個概念,異項藝術。異項藝術體現了文化中的標出性。“正項美感以溫淑良善的女性為美,小說卻以多病善愁的林黛玉,或性情難測的‘野蠻女友’為美;正項美感以民族文化核心禮儀為美,藝術以‘蠻夷’民族裝飾、風尚、儀式、‘原始藝術’為美……”“異項藝術,可以被理解為對非標出性主流的不安和抵制。”[8]第四個概念,異項美感。何為異項美感,符號學家對此沒給出明確界定,可見此概念之復雜。可嘗試理解和表述如下:按照符號學“標出性”二項對立思維方式,“正項美感”必有與之對應的“異項美感”。符號學家的解釋是,從趨勢看,越到當代越看到更多的用異項文本形式描寫異項美(例如金斯堡的《嚎叫》)。異項本來并無美感,其美感要靠異項藝術來“發現”;“異項藝術美就是標出性之美,此種美感大體只存在于藝術中,因為這些帶標出性的表意(例如‘快意恩仇’)并沒有得到文化中項認同。文化中項欣賞的卻只是其藝術表現,一旦在現實中見到這種異項,就會覺得過分,轉而尋求正項的社會秩序。”[9]

  藝術符號學將兩對概念放在一起介紹討論:“從文化標出性的組合來看,美的感覺有兩種,即正項美感、異項美感;藝術也有兩種,即正項藝術、異項藝術。這四者之間并不等同。”[10]筆者認為,兩對概念客觀上形成四角方陣,可表述為“四概念方陣”。兩對概念各自均依據“中項”及其“翻轉”機制,具有互動機制。比如,按藝術符號學的觀點,異項藝術尚未得到公認美感認可。正項美感無法覆蓋和包容它,沒有某種審美標準鑒定和評價它。但它作為人們感知得到的“藝術表現”存在。基于這樣的分析和基本看法,兩對四個概念組成關系性質的方陣。這個方陣可作如下描述:一個正方形的四個直角,左上角為“正項美感”,右上角為“正項藝術”。兩者為互相激發和促進的雙向關系。左下角為“異項美感”,右下角為“異項藝術”。兩者為“異項藝術”對“異項美感”的單向“發現”的關系。

作者簡介

姓名:劉俐俐 工作單位:南開大學文學院

職稱:教授、博士生導師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辽宁快乐12 彩客网比分直播现场 杭州麻将软件 1z电竞比分 两人麻将下载免费下载 188比分直播篮球比分直播188 足球nba比分直播 体彩20选5 手机看片1204欧美日韩 av日本女优婷婷激情片段 贵州11选5走势图 下载欢乐麻将免费版 流浪者190即时指数 190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190KK 华鑫配资 海南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