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文聯
從《品梅記》看梅蘭芳在日本接受的限度
2020年02月29日 22:51 來源:《藝術百家》(南京)2019年第20191期 作者:鄒元江 字號
關鍵詞:《品梅記》;梅蘭芳;中國戲曲;日本;接受限度

內容摘要:《品梅記》里的文章水準參差不齊,有信口開河的,也有匪夷所思的,有顧左右而言他的。

關鍵詞:《品梅記》;梅蘭芳;中國戲曲;日本;接受限度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鄒元江(1957- ),男,漢族,山東泰安人,武漢大學哲學博士,武漢大學哲學學院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戲劇美學,中國美學。

    關鍵詞:《品梅記》;梅蘭芳;中國戲曲;日本;接受限度

    內容提要:《品梅記》里的文章水準參差不齊,有信口開河的,也有匪夷所思的,有顧左右而言他的,也有泛泛溢美的,更有敷衍塞責的。雖然也有幾篇文章以日本戲劇作為參照,對于不熟悉的中國戲曲加以理性同情的分析,得出了諸多對于深入理解中日戲劇、東西方戲劇差異性有啟發意義的真知灼見,尤其是對梅蘭芳關于中國戲曲缺乏表情、缺乏布景、要改良舞臺和服裝的看法加以質疑批評,都可見出日本學界對中國戲曲審美精神的深刻理解。但從總體上看,梅蘭芳所代表的中國戲曲藝術最初在日本的接受,即便是在有很高水平的日本精英層面也是有限度的,更遑論在日本民間的受容若何。

    標題注釋:本論文為2007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梅蘭芳表演美學體系研究”(項目編號:07BZX064)階段性成果之一。

 

  1919年梅蘭芳率團首次訪問日本,5月19至20日在大阪演出后,于同年9月由京都匯文堂書店打印出版的《品梅記》一書,匯聚了日本漢學“京都學派”14位中堅學者的觀劇“感想”文章。過去中日學界曾在一些著述中引用過該書中的言論論證梅蘭芳訪日的意義,但由于該著作中有一些日文是古日語,給準確的翻譯帶來了一定的障礙,因此,90多年來該書一直沒有完整地中文譯本,這給學界和演藝界完整地了解該書的內容和價值造成了一些困難。2015年該書中文版的出版為我們重新認識該書的真實面貌提供了幫助。不難發現,由于該書中匯集的文章是當年匯文堂主人“請君入甕式”催繳出來的急就章,加之絕大多數文章的作者都是第一次看中國戲曲的演出,所以,他們對陌生的中國戲曲藝術的理解是有其限度的。

  一、陌生驚詫與敷衍塞責

  對于絕大多數沒有看過中國戲曲表演、也不懂中國語言和風俗的日本學界學人而言,“信口開河”地評價梅蘭芳及其藝術“舞蹈簡單幼稚、情節單一,動作與民間神樂相仿”等等在《品梅記》中也并不鮮見。如青瓢老人(藤井乙男)的《中國劇一瞥一論》等文。[1]35-36

  也有對戲曲的動作難以體察或對戲曲的聲腔表示詫異的。如第一次觀看中國戲曲演出的岡崎文夫,“原本就不能明了其唱白,更不可能體察到動作表演的細微妙處。”所以,他對戲曲藝術審美的靈魂——聲腔就“沒有太大的興趣”,雖然他也猜測《烏龍院》中貫大元飾演的宋江“他高亢的曲調大概是令內行人贊許的技巧吧”[2]2627。又如也是第一次看中國戲曲演出的豐岡圭資對戲曲的聲腔非常詫異,“演唱的調門極高,我分外詫異。特別是《天女散花》中長時間的邊舞邊唱更令人驚異。生之唱大體與本邦俚謠相近,旦之唱最引人側耳的是句首發音聲勢強勁,句末則聲音急轉直下,本邦俗謠中也有句末聲弱的現象,但句首音強的唱法卻未有所聞。我猜測其原因大概是要和胡琴相近相和,或者是受胡琴的影響變化如此。”[3]5758再如對中國劇沒有什么研究的那波利貞雖然注意到“中國優伶最重唱工”,但他對唱工的姿態描述卻令人匪夷所思:“唱工要好,咽喉不能曲折,要做到這一點,身段也尤其重要。所謂身段,就是腰肢要極其柔軟,同時脖頸要筆直,這樣才能充分發聲。我特別注意觀察梅郎的脖子,看到他一直保持脖子的直立,其他各位伶人也是這樣。”[4]96

  也有以日本新派劇作為對戲曲評判尺度的。如對京劇的第一印象是優伶的“嗓音及樂器音調尖銳刺耳”的如舟(小川琢治),讓他“瞠目結舌”的竟是“舞臺布置得極盡善美”,《尼姑思凡》“如果增添寺院背景,讓尼姑在羅漢像前展示她的一顰一笑的情由,我們日本觀眾就更能明晰地體會其中的妙趣”。顯然他是從日本新派劇(話劇)的求真的視角要求戲曲布景要逼真、道具不能單薄、臉譜(《空城計》中白髯仲達、黑髯孔明)不能與想象中的人物面貌“正好相反”。[5]21-23

  還有顧左右而言他的。如并沒有看過昆曲演出的青木正兒只是“聽聞”梅蘭芳“展示了令人嘆為觀止的精純的昆曲演技”就提出了自己的觀點:“我舍當今流行的‘皮黃’而取‘昆曲’也。”而且僅憑道聽途說,就告誡梅蘭芳“僅靠向客人送秋波并非真藝術,在唱工、做工上進行大革新才是正事”,尤其對《天女散花》等幾出新編歌舞劇很不以為然。[6]7、19

  更有甚者,是以文本顧曲作敷衍塞責評點的。如以“顧曲老人”自詡的狩野直喜,只是在文本上“寄情于中國雜劇傳奇”,匯文堂主人力邀他寫一篇觀看梅畹華拿手好戲《御碑亭》之后的“感想”,這著實令他“分外為難”,甚至認為這是“強人所難”。盡管“多次推脫”,但又礙于邀文主人在看戲上處處張羅安排,讓他得一日歡愉,只好“勉為其難地寫些差強人意的東西”。這其實代表了絕大多數《品梅記》作者撰文時的無奈心境。作為日本漢學“京都學派”的開創領袖之一,他只能以他所熟悉的中國戲曲文本來說事,雖然也提一筆某處的表演“最精彩”之類,但以文本顧曲就是為了敷衍償還這個人情文債。

作者簡介

姓名:鄒元江 工作單位:武漢大學哲學學院

職稱:二級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000069股票行情 单机麻将四人免费 足球比赛比分查询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 安徽红中麻将怎么玩 黑龙江省福彩22开奖 捷报网球比分网比分网 湖南麻将常德棋牌 足彩竞彩500比分直播 星悦广西麻将什么打 创牛配资 篮球即时比分网即 三分彩 8波手机比分手机版 av琪琪国产自拍 安徽麻将作弊器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