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文聯
新媒體與當代文學批評之新變
2020年02月29日 22:55 來源:《文藝爭鳴》(長春)2018年第201812期 作者:劉巍 字號
關鍵詞:文獻資料;當代文學;新媒體

內容摘要:新媒體是以數字及互聯網技術為支撐的媒介傳播方式,移動終端、網絡平臺為其主要信息接收工具。

關鍵詞:文獻資料;當代文學;新媒體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劉巍,遼寧大學文學院。

    標題注釋:本文系2016年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新媒體與當代文學的批評實踐研究”(項目編號:16BZW030)的階段性成果。

 

  新媒體是以數字及互聯網技術為支撐的媒介傳播方式,移動終端、網絡平臺為其主要信息接收工具,電子期刊、數字廣播、微博、微信、手機App等皆可納入其中。由于新媒體信息傳播具有交互性與即時性、海量性與共享性、個性化與社區化等顯著優勢,它越來越深刻地改變著輿論的生成方式、傳播渠道和接受樣態。當代文學批評作為一門具有時效性、現場感、充滿生機和活力的學科,它的研究已經離不開屏幕、瀏覽、發布、轉發這些關鍵詞。新媒體以新銳的運作理念、價值標準干預文學批評活動的全過程,使其具有發言主體的實存(紙質)與虛擬(線上)交匯、批評觀念的批判性與建設性并立、批評話語的話題新異性與對批評法則(比如對文學批評思想倫理、人文情感、藝術追求)的堅守共存等特征。新媒體既有利于全息化文學批評格局的形成,也繚亂了批評者的眼光,為當代文學批評在新形勢下提出了新課題。

  一、研究者關聯性思維及圖像集成研究思路的生成

  在文獻資料整理方面,新媒體為當代文學批評提供了深廣、高效、精準的支撐,導致研究者思維形式的改變。新媒體的優勢一是在數據數量上的龐大、海量,二是在信息處理速度上的高效,三是在為用戶提供服務質量上的功能和用度。面對任何研究課題,研究者首先要做的是對國際國內現狀的掌握、對已有研究資料的分析,以便基于此提出自己的觀點、論述,所做的研究在此基礎上有哪些突破,期待實現哪些目的,研究的意義、價值何在,等等。研究的前期準備階段,研究者已經適應并習慣了在研究之初向網站、軟件求助,盡可能多地獲取數據。在對某一批評對象的匡訂、信息采集、分析挖掘等方面,新媒體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捷、快速與高效率。新媒體終端及其承載內容是以“數據”為基礎的,數據既可以是如圖書館或高校的數據庫這種有限數據集合,也可以是如微博、微信、社交網絡上較難考量的無限數據集合。傳統媒體(報紙、期刊)中盡管也蘊含著廣博的經驗資源,但是這些資源的傳遞是散在的、零碎的,研究者不易直接獲取;傳統媒體不具備新媒體所特有的信息檢索功能(比如利用主題、關鍵詞、作者等檢索條目),讀者主動挖掘知識信息的時間和精力成本都比較高。與之相比,手機終端、平板電腦、Kindle等工具不僅蘊含著龐大的信息資源,并且具有智能、高效的檢索手段,可以充分地對信息資源進行組織、挖掘、提取并實現資源的個性化,有針對性地合理配置,這樣的資料整合在紙質期刊、書籍時代是要花費數天乃至數月才能完成的。新媒體提供的技術手段可將作品原文、研究資料、分析鑒賞等分類下載、建立文檔庫;亦可通過批注、鏈接等超文本方式強化閱讀體驗;還可即寫即存,以便研究者建立閱讀檔案,保存閱讀記錄。在CNKI搜索引擎,只要留下痕跡,再次登錄時服務商便會根據以往的搜索記錄為用戶推薦相關的一系列資料,數據信息伴隨需求不同而變更,從而引領或順應著查找者的研究偏好而爬梳、厘定某些資料。同時,只要用戶登錄賬號和密碼,不論在PC上、無線門戶上還是移動客戶端上,都可享受一站式閱讀體驗,所有閱讀數據都可在線保存并且同步到其他渠道。當代文學批評是建立在文學事實、話題現象、作家作品基礎之上的批評,較之古代文學、文學理論等學科,它的對象是在場的、鮮活的、時時更新的,新媒體為當代文學批評的資料整合從工具、技術、方法層面提供了無與倫比的信度、效度與用度。

  新媒體促成了研究者思維從因果性向關聯性轉變。運用新媒體進行資料整理正在改變人們考察文學的方式方法。麥克盧漢在《喬伊斯、馬拉梅和報紙》一文中明確提出了媒介對人的能力的影響,“我們經歷了許多的革命,深知每一種傳播媒介都是一種獨特的藝術形式;它突出人的一套潛力,同時又犧牲另一套潛力。每一種表達媒介都深刻地修正人的感知,主要是以一種無意識和難以預料的方式發揮作用”。①不論我們以往的研究是先有論點再充實論據或是反其道而行,研究者總是從浩繁的資料中獲取信息,經過分析綜合、歸納演繹得出結論,正所謂“擺事實,講道理”。例如,在對“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研究的資料搜集中,我們可以從獲獎小說的題材分布入手考察:1978年到1983年獲獎的優秀短篇小說中,“傷痕”有多少篇,“反思”有多少篇,“改革”有多少篇以及它們在各年度的分布趨勢,可以推斷出每屆“打頭”的獲獎作品題材明顯突出評委會的傾向,由茅盾、周揚、巴金等23人組成的評委會既有著“全國權威性”,又有著“歷史受害者”的身份和意識,這文學評價標準決定著其時文學的基本面貌和走向。由于時間的切近,作品數字很好統計,圍繞評獎的“講話”“評論”“本刊記者”等相關文章也不難查找,加之研究者還原歷史情境的推敲,得出結論也就順理成章。隨著新媒體的繁盛,我們的研究思維便從這種由因至果的線性而轉變成由點至周的發散輻射型思維。新媒體要求研究者更精練、更迅速地抵達目標,用一個精準的詞語代替一段細致的描述。僅以“中國知網”為例,同一研究可以先將搜索主題定位“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也可同時加入其他詞匯)進行“高級搜索”,網站即刻將與主題詞黏合度從高到低的200篇文章排列出來。資料閱讀過程中,研究者未必緊貼著作品、作家、評價這一路線進行,還可將周邊觀點挖掘出來,比如“當代文學制度”“小說修辭”“性別意識”等等;也會將周邊文獻爬梳出來,某條文獻被下載、被引的次數,某個刊物的影響因子,等等;還有更細化的分類來源,“學科”“機構”“基金”等,豐富多維。關聯性思維是對籠罩事物中某種未被關注之處的發展,并因此形成共時性的相互作用的關聯體,這種關聯是當下共時的而非因果的,是瞬間達成的“蛛網”關系。這種轉變帶來的益處就是研究的開放性大大提升,網絡在無形中將我們的研究視域放大,研究知覺的延伸能力與聯通能力也得到不斷加強。在鍵盤上敲出一個詞語的時候,終端會呈現出幾個、十幾個甚或更多的同義的、近義的詞語供你選擇;在搜索欄里鍵入一個詞,會有成千上萬條信息浮現,這樣的搜索為研究者提供了多角度多觀點的碰撞融合機會,提供了充滿進取的創新能量。新媒體將“連接、分享、交互作為一種現代社會的哲學,用無邊無際的點對點的信息之網,使‘互聯網+’成為全社會的創新引擎”。②

  新媒體將資料整合的單純文字信息向數據圖像信息集成。新媒體使一切資料、現象和事物數字化,文字、圖像、位置可以數字化,人的行為也可以數字化,它的資料整合是色彩、線條、圖形、二維碼等多形態的集成,高低上下立即呈現,一目了然。以往的文獻資料多為描述性的,在碩博論文、項目申請書的開篇經常有“國際國內研究現狀”這一欄目,多以文字介紹為主。比如對老舍的研究,論文作者既可以從社會——歷史分析的角度入手,可以從作家主體精神分析的角度入手,也可以采取計算機的智能計算方法。有學者使用計算機做出統計,“《駱駝祥子》全作近11萬字,只用了2400多個漢字,出現頻率最高的都是常用字。認識621個字,相當于小學高年級水平的讀者就可以通讀這部杰出的文學名著”③。這是從對原始文檔分析的角度來看新媒體的研究方法,新媒體的研究手段則是在此基礎上又跨越了一步。研究者可以在任何一個終端任何一個網頁打開《駱駝祥子》的電子文檔,直接檢索小說中有多少形容詞(可以細分化到哪些形容詞是ABB式,哪些是AABB式)、動詞、語氣詞或者北京真實地名,整個檢索過程不到一分鐘即可完成,精準而快速。倘若更進一步引入“百度指數”,我們可以看出《駱駝祥子》的“趨勢研究”(有PC趨勢和移動趨勢之分)“需求圖譜”“輿情洞察”“人群畫像”(搜索者在各個省的分布)等點狀圖、色彩圖、線狀趨勢圖。以“需求圖譜”為例,可以清晰地看出網友對《駱駝祥子》在過去一年內的“需求”是在“內容”上,“賞析”上還是在“讀后感”上,及其上升與下降的動態變化,還可以通過“添加對比詞”來看相關研究的對比狀況。百度指數可以明確標志出:某個關鍵詞在百度的搜索規模是怎樣的,一段時間內的曲線圖、柱狀圖以及相關的興奮度變化,關注這些詞的網民是什么樣的,分布在哪里,同時還搜了哪些相關的詞,幫助用戶優化資源搜索。

  即便這樣,在承認新媒體給當代文學批評帶來了便捷、快速、高效的同時也不得不承認,技術進步敦促著研究者提升資料獲取方面的靈敏度與忠誠度,其實是對研究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其一,研究者在新媒體的數據運用中要警惕——在思想與經驗、主體與對象之間分清主次。前者必須將后者限定在可控的范圍內,下載、復制、粘貼等手段如果完全代替了艱苦、枯燥的資料搜集,研究者會疏于思考、記錄、整理,會陷入數據龐大無邊的黑洞中無法自拔。“藝術家的審美理想和情感世界是驅動創作的重要引擎,而人工智能卻是無心的機器,冷冰冰的物理組件,它可以承擔部分工藝制造,但永遠不能取代藝術家的創造性勞動。”④資料本身并沒有文藝研究不可或缺的價值論和認識論的分量,也不能單獨構成對文學作品、文藝思潮意義的發現和闡釋。文獻整理的范圍、對象和體例的確定要體現研究者的思想,如何確定關聯的深廣度、黏合度,則可體現研究者對這個平臺的掌控能力。“實際上,正是在處理那些最普遍的對象和最為老生常談的故事時,藝術想象力才能最為明顯地表現出來。”⑤常常是,不同的研究者即便是登錄同一個搜索引擎,查找同一范疇的前期研究成果,卻得出迥然不同的結論。批評家在知識儲備、理論評說方面既應該不斷“升級”,又必須守持立得住的學術觀點。大數據雖然加大了瀏覽者信息的容量,但也造成了盲人摸象式的信息淺表,這就要求研究者在廣度無限放大的同時要堅守深度,觸類旁通之后要舉一反三。

  其二,數據隨時間持續產生、不斷流動、進而擴散,處在時時更新之中,同樣也處在時時丟失之中。正是因為新媒體的“在場”特征——批評家、作家都那么欣欣向榮,讓人容易忽視文藝思潮、文藝論爭的轉瞬即逝,研究者應該未雨綢繆般從現在開始整理資料、文獻,為將來的文學史備份。有些文章、有些觀點只有電子文檔,在新媒體數據中搜羅很方便,可一旦作者將博客文章、微博、朋友圈刪去,我們便無據可考,留下歷史的空白與遺憾。對這些電子文檔略加分類,便可歸納出以下幾個方面:一是作家本人的創作談、文學感悟;二是評論家、朋友、親屬、學生甚至是“粉絲”的瑣記;三是作者和“讀者”的互動留言,這些浩如煙海的電子資料隨著作家“開博”“朋友圈”時長的延伸而越積越多,它們和紙質文檔共同組織了一個內容豐富而且充滿想象空間的“作家的故事”。對于這方面的研究資源是不容忽視也不容我們錯過的,“在網絡上進行文學批評,對于當下的專業批評家而言,不是一個技術壁壘的問題,而是能不能正視今天的文學生產新變、迅速抵達網絡現場的問題”。⑥即便是電子版的文獻資料也留有歷史遺痕,是事件發生時的思想記錄,是珍貴的歷史檔案,研究者應予以重視。

  其三,有新媒體的數據技術支撐,整理資料并非難事,關鍵是“述”而后“作”,要從資料中提煉出可資研究的觀點,挖掘出背后的真與深。當代文學批評不僅是只顧眼前的分析,而是與歷史進程、生活實質、文化淵源相關聯的,是注重文學的內部和外部,注重文學作品的內容形式和精神實質的結合。在充分占有原始資料的前提下,研究者要借助歷史比較、個案研究等方法,全面分析、整理、闡述批評的特征及意義。新媒體為研究者提供了強有力的新工具,使人們能更加容易地把握事物規律,更準確地認識世界、闡釋世界。但在當代文學批評中實現新媒體的價值最大化唯有堅持對象、技術、思維三位一體同步發展才能事半功倍。

作者簡介

姓名:劉巍 工作單位:遼寧大學文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黑龙江p62 捷报比分网实时下载 今天股票行情查询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河南22选5 体球即时赔率 北单比分预测 精彩足球过关比分直播 神秘深红 足球500比分完整版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10 贵州11选5开奖记 大赢家比分首页 哈尔滨麻将群 湖北30选5 明星三缺一单机版apk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