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文聯
論藝術生命的創化與本質表現
2020年02月29日 23:54 來源:《首都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京)2018年第20185期 作者:聶振斌 字號
關鍵詞:藝術生命;人的本質;藝術認識;藝術創造/藝術本質

內容摘要:藝術生命創造是生命精神的活動,其成果作為人類生命意識即生命本質力量最為直接的對象化,最生動真實地表現了人的生命精神。

關鍵詞:藝術生命;人的本質;藝術認識;藝術創造/藝術本質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聶振斌,男,遼寧蓋縣人,首都師范大學美育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北京 100732)。

  關鍵詞:藝術生命;人的本質;藝術認識;藝術創造;藝術本質  

  內容提要:藝術生命創造是生命精神的活動,其成果作為人類生命意識即生命本質力量最為直接的對象化,最生動真實地表現了人的生命精神。藝術生命根源于人的生命活動與天地萬物所形成的對象化關系,是人的生命意識與客觀存在之“物”互動交融而產生的新生命。它以生命形式為載體,表現了藝術家自身的生命精神,也涵融著社會“大生命”精神。藝術生命之不同于自然生命,就在于它擺脫了自然生命的生死界限,突破了時空形式的局限,感性與理性渾然一體,有限的形象與無限的精神有機統一。

 

  許多現代美學家都認為,美是有生命的,藝術因生命而美。美的生命、藝術生命,既然是“生命”,它就是感性的、形象的。席勒說:“美不應只是生命,也不應只是形象,而是活的形象。”席勒是這樣解釋“活的形象”的:“生命就是形象”,“形象就是生命”,“形象”與“生命”二者是同一的。①黑格爾的名言:“美是理念的感性顯現。”他認為理念是客觀存在,“只有有生命的東西才是理念,只有理念才是真實”②。20世紀20年代,受西方心理學美學影響的呂澂,認為藝術生命的產生是“感情移入”的結果。他說:“吾人所見之對象生命,仍不外從對象之特質加以強調或抑制之自己生命。即以之移入對象而后覺其對于吾人為有情者。唯此屬于感情,而得直接經驗。故生命之移入,其實感情之移入也。”③深受中國先秦生命哲學的影響,中國古代藝術思想一直是生命論的。到了現代,標舉藝術生命論者也大有人在。尤其詩人美學家宗白華一直堅持藝術生命論的思想觀點,也是弘揚藝術生命論歷史傳統的突出者。他說:“早在《易經》《系辭》的傳里已經說古代圣哲是‘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俯仰往還,遠近取與,是中國哲人的觀照法,也是詩人的觀照法。而這觀照法表現在我們的詩中畫中,構成我們詩畫中空間意識的特質。”④這個“特質”就是生命整體把握方法。他一再強調,藝術創造要將“心靈具體化”、“肉身化”,也就是將藝術生命化。他說:“藝術家創造的境界盡管取之于造化自然,但他在筆墨之間表現了山蒼木秀、水活石潤,是在天地之外別構一種靈奇,是一個有生命的、活的,世界沒有的新美,新境界。”⑤當代美學家朱良志也是藝術生命論的堅持者與弘揚者,他在20世紀90年代撰寫一部學術專著《中國藝術的生命精神》,顧名思義,就是有力的說明,勿需多說。

  藝術生命,作為美學研究的課題是深刻而復雜的,不是美學家們說了“藝術是有生命的”,人們隨著就認識到藝術生命之所在。特別如黑格爾那樣的說論,“只有有生命的東西才是理念”,只是主觀認定,而不是客觀論證,更令人將信將疑。藝術生命是什么(本質),又是如何產生的,藝術生命的表現如何,藝術生命與自然生命有什么聯系與不同?這些問題,美學家缺乏系統論述,人們也就沒有明確認識。我研讀先秦生命哲學之后,又重讀了馬克思的生命論、尤其《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之后,恍然大悟,因而不揣淺陋,撰文作出自己的回答,以就教于方家。

  一、馬克思生命論的哲學啟示

  (一)人的本質

  我國美學界在討論美的本質問題的年代,很多人都說“美的本質與人的本質密切聯系在一起”。但“人的本質”是什么?誰也沒有給出具體答案,因此美的本質是什么,便也不了了之。“美的本質與人的本質密切聯系在一起”,這個命題不是錯誤,而是空洞,“言之無物”,令人摸不清頭腦。所以,“美的本質”問題反反復復地討論多年,卻只有討論,而沒有明確的結論,更沒有大家認同的結論。

  要解決美的本質與人的本質的關系問題,首先要認識人的本質是什么。人的本質,馬克思早有論述。他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以“生命活動”作為關鍵語詞,深刻地論述人與動物的本質區別。馬克思指出:

  動物是和它的生命活動直接同一的。他沒有自己和自己的生命活動之間的區別。它就是這種生命活動。人則把自己的生命活動本身變成自己的意志和意識的對象。他的生命活動是有意識的。這不是人與之直接融為一體的規定性。有意識的生命活動把人跟動物的生命活動區別開來。正是僅僅由于這個緣故人是類的存在物。換言之,正是由于他是類的存在物,他才是有意識的存在物,也就是說,他本身的生活對他說來才是對象。只是由于這個緣故他的活動才是自由的活動。⑥

  由此可知,人與動物的本質區別就是人“有意識”與人是“類的存在物”兩個方面,而動物既無意識,也不是類的存在物。馬克思說,由于人“有意識”,人才成為“類的存在物”;因為人是“類的存在物”,人才“有意識”。可見,“有意識”與“類的存在物”是互為因果的,兩個方面共同決定人與動物的本質區別。馬克思所說的人“有意識”,這個“意識”不是黑格爾的“自我意識”,而是“對象化意識”。“類的存在物”即指人的社會存在。社會存在是意識產生的根源,“對象化意識”就是人的社會意識。人有意識的引導,才使人的生命活動成為“自由”的,才顯示出“類的特性”即人的社會性。因為人有意識,人一生下來,就與他人及環境形成對象性的關系即社會關系,“因而,意識一開始就是社會的產物,而且只要人們還存在著,它就仍然是這種產物”⑦。馬克思又說:“人的本質并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⑧“總和”是什么?“和”是雜多的統一,是一種精神境界;“總和”是社會存在的各種關系之間所達到的和諧一致的精神境界,追求這種和諧境界乃是人的社會本質表現。馬克思在這里所談人的“本質”,是“現實性”的;內在本質的“現實性”,就是指本質的精神表現,這種精神表現的內在原因就是人的社會意識。所謂“社會意識”是人的社會關系的意識,或曰人對社會關系的思想反映。社會意識是調和復雜社會關系的凝聚力,從而使一切社會關系達到“總和”的理想境界,以此而顯現出“人的本質力量”。要而言之,人的本質是內在的,構成人的本質是知、意、情等心理素質,是綜合知性、德性、情性為一體的智慧,歸根到底,是人的對象化意識即社會意識。而“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則是人的本質的精神表現,亦即“人的本質力量”。認識了人的本質,便可推論出“美的本質與人的本質緊密相聯”之物,是“人的本質力量對象化”意識即社會意識,社會意識的美的表現,就是美或藝術美,所以美的或藝術美的本質就是人的審美的社會意識或審美的對象化意識(詳后)。

  (二)“人的感覺”與“感覺的人類性”

  人與動物的生命活動都依賴于自然,但動物只能與自然同一,而人既依賴自然又超越自然。就人的生命活動的主要內涵而言,人不僅有物質生活,還有精神生活;動物談不上精神生活。同時人的生命感官與動物的生命感官也有本質區別,人不僅有生理感官,更有心理感官、精神感覺。因此人的生活,不僅依賴自然,而且超越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主要表現是人的感官感覺可以與自然建立對象化關系,可以“人化自然”。人既依賴自然又改造自然,創造“第二自然”,創造“精神食糧”,以滿足人的各種更豐富的生活需要。馬克思說:

  無論在人那里還是在動物那里,類的生活從物質方面來說都表現于:人(和動物一樣)賴無機自然界來生活,而人較之越是萬能,那么,人賴以生活的那個無機自然界的范圍也就越廣闊。從理論方面來說,植物、動物、石頭、空氣、光等等,部分地作為自然科學的對象,部分地作為藝術的對象,都是人的意識的一部分,都是人的精神的無機自然界,是人為了能夠宴樂和消化而事先準備好的精神食糧;同樣地,從實踐方面來說,這些東西也是人的生活和人的活動的一部分。⑨

  人與自然的關系,從物質生活方面說,人與動物一樣都依賴于無機自然界,與自然不可分離。但人與動物又不同,人既是自然的一部分而又“人化自然”,使自然成為人生的一部分。人類是“萬能”的,能變自然為“人的無機的身體”。“從理論方面來說”,植物、動物、石頭、空氣、光等等,都可以成為科學研究的對象和藝術描寫的對象,因而“都是人的意識的一部分”(“自然的人化”)。“從實踐方面來說”,這些東西也是人的生活與活動的一部分,“人在物質上只有依靠這些自然物——不管是表現為食物、燃料、衣著還有居室等等才能生活”⑩。人在物質實踐上,經過勞動生產,運用科學技術、工具改造自然面貌,創造“第二自然”,從而成為人生的一部分。同時,人在精神上、在理論上可以把自然萬物加以“人化”而成為人的“精神的無機自然界”,成為人生的“精神食糧”。所謂“第二自然”與“精神食糧”,都是人的創造物,都是“人化了的自然界”。由此說明,馬克思所說的“人化了的自然界”,并不像有的人說得那樣,是專指人對自然界的物質實踐改造,而是既包括對自然界的物質實踐改造,又包含著人對自然界的意識化、情感化。并且可以肯定地說,馬克思在《手稿》中所說的“人化了的自然界”,主要是談“人的感覺”與“感覺的人類性”,強調入的感官感覺與動物不同,而對人對自然界的實踐改造說得很少。因為《手稿》所論的重點,不是談論認識自然、改造自然,而是談論人與動物的生命官能的種種區別,是人的生命活動與動物生命活動本質區別的各種表現,從而證明人有意識、有智慧,具有“類的特性”即社會性。“人的感覺”和“感覺的人類性”,都是人的本質表現。人與動物都有耳朵、眼睛,而其性能卻有本質區別。馬克思說:

  只是由于屬人的本質的客觀地展開的豐富性,主體的、屬人的感性的豐富性,即感受音樂的耳朵、感受形式美的眼睛,簡言之,那些能感受人的快樂和確證自己是屬人的本質力量的感覺,才或者發展起來,或者產生出來。因為不僅是五官感覺,而且所謂的精神感覺、實踐感覺(意志、愛等等)——總之,人的感覺、感覺的人類性——都只是由于相應的對象的存在,由于存在著人化了的自然界,才產生出來的。(11)

  這里所談的“屬人的本質的客觀地展開的豐富性”,都是為了證明“人的感覺”與“感覺的人類性”與動物的本質區別。人不僅“五官感覺”與動物不同,更有動物根本談不上的“精神感覺”、“實踐感覺”。這些生命感覺正是人區別于動物生命感覺的本質表現,“人的感覺”與“感覺的人類性”是人的生命意識對象化活動的結晶,是人類漫長的生命活動歷史所形成的。動物的生命活動是本能的,沒有自覺意識,沒有歷史,沒有文化,因而動物的生命感官感覺便沒有這種歷史成果。

  馬克思說:“總之,人的感覺,感覺的人類性——都只是由于相應的對象存在,由于存在著人化了的自然界,才產生出來。”(12)“人的感覺”與“感覺的人類性”,產生的根基是“人化了的自然界的存在”,是人類意識對象化的結果。特別是精神感覺,如藝術感覺,審美感覺,不僅動物沒有這種感覺,就是社會中的人,也同樣存在有無高低之區分。馬克思說:

  五官感覺的形成是以往全部世界史的產物。囿于粗陋的實際需要的感覺只具有有限的意義。對于一個饑腸轆轆的人說來并不存在著食物屬人的形式而只存在著它作為食物的抽象的存在;同樣的,食物可能具有最粗糙的形式,并且不能說,這種食物與動物的食物有什么不同。憂心忡忡的窮人甚至對最美麗的景色都無動于衷;販賣礦物的商人只看到礦物的商業價值,看不到礦物的美和特性;他沒有礦物學的感覺。因此,一方面為了使人的感覺變成人的感覺,而另一方面為了創造與人的本質和自然本質的全部豐富性相適應的人的感覺,無論從理論方面來說還是從實踐方面來說,人的本質的對象化都是必要的。(13)

  “人的本質力量對象化”是經過漫長的歷史過程,才使人類的五官感覺發展到今天這樣的歷史高度。馬克思說,這是以往全部世界史的產物,但人的這些感官感覺也是“用進廢退”的。人雖有了意識,但如果人的社會意識不進行對象化活動,久而久之,人的社會意識也會蛻化的,甚至使人的本質異化,使人的五官感覺蛻化到動物性那里去。馬克思所批判的資本主義社會的異化勞動,就是造成這種蛻化的禍根。

作者簡介

姓名:聶振斌 工作單位:首都師范大學美育研究中心特聘

職稱:研究員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杭州麻将新手怎么学 浙江20选5 吉林麻将技巧口诀 北单比分3串1 新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电竞比分直播网 pk10视频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山东体彩11选5走 opus平台足球比分推荐 马戏团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淑女派对 nba球探比分网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 大赢家比分网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