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文化建設 >> 本網原創
新媒介時代文學寫作方式的媒介文藝學分析
2019年10月16日 11:04 來源:《學習與探索》2018年第8期 作者:單小曦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新媒介時代在現階段和今后一個時期,正走向歷史前臺并將逐步實現對舊媒介的覆蓋。在這一媒介文化轉型期,書寫、印刷文化造就的“作家中心”寫作方式依然存在,始于印刷媒介市場化、為網絡媒介快速推進的“讀者中心”寫作方式已全面鋪開,作為試驗性、具有先鋒意味的“數字交互”寫作一直在不斷探索。在媒介文藝學研究視域中,三種文學寫作方式各有其媒介文化成因,也各有其歷史發展命運。

  一、“作家中心”式寫作與書寫—印刷媒介的建構

  “作家中心”式寫作主要存在于書寫—印刷精英文學或純文學領域。它以寫作者“個體自我”為寫作活動的中心,作家專注于自己的思想情感表達和寫作技巧,不太顧及文學活動中的其他要素,特別是讀者感受。不同理論視角研討“作家中心”式寫作的成因,將之置于媒介文藝學研究領域考察,這種寫作方式不過是書寫—印刷文化的產物,其形成發展具有深刻的媒介文化根源。

  “作家中心”式寫作把寫作視為個體獨立創造。首先是作家獨立于生活或世界而“卓然獨立”的“獨立”。其次是作家把自己從文學活動過程中獨立出來。“作家中心”式的寫作者常常把自己從這個流程中獨立出來,總是按照作家推崇的“內心”確立的原則進行寫作。特別是有意識地與讀者要素拉開距離。與此緊密相連的是崇尚質疑與反思。而無論是逃離、批判還是解構,都首先需要與現實來拉開一定的距離,站在一個獨立的立場對現實有意識地質疑和反思,或者說這種逃離、批判、解構就是質疑和反思的成果。

  “作家中心”式寫作所推崇的個體獨立更深層的哲學依據是所謂的文學寫作主體性。“作家中心”式寫作主張宣講與教化。這是從客觀的角度對“作家中心”寫作模式中作家與讀者關系的概括。作家主觀上的確自覺主動地與讀者拉開距離,但主要表現在寫作階段盡量不受讀者影響。而當作品完成后,除了少數作家外,多數人還是希望自己的作品發表并被讀者閱讀。直到今天“作家中心”文學模式及其推崇的價值觀、文學觀都還是人類文化、文學的一個高點。從媒介文藝學的研究視角看,支撐寫作獨立性、反思性、教化性的“自我”主體觀念也不過是兩千多年書寫—印刷媒介文化的建構物。

  此外,當一部文學作品以刊刻書冊、報紙雜志、現代印刷書籍出版等途徑發表時,自然形成了一種信息單向或直線傳播,或“播放式”傳播,難以形成及時的信息反饋。由于作品的物質形態已經完成,當讀者閱讀已被作家完成的作品文本時,作家投放其中的體驗、理解、認知也已大致定型。此間,文學信息生產主體和接受主體在信息傳播過程中的地位也呈現出明顯的不平等和不對稱。即作家的宣講與教化不可避免。

  二、“讀者中心”式文學寫作與網絡媒介的推動

  不同于“作家中心”的寫作模式,“讀者中心”式文學寫作放棄了或在一定程度上讓渡了作家“自我”,在寫作時打破了與讀者絕緣的絕對作家主體性,而是主動把寫作的重心轉向了讀者需要,實現了以讀者接受為寫作動機和目的的轉向。這種“讀者中心”式寫作在印刷通俗文學、大眾文學中已有所體現。但最突出和最具代表性的“讀者中心”式寫作還是存在于中國網絡文學活動中,其種種特點也無不與網絡媒介的推動密切關聯。

  “讀者中心”的文學寫作以滿足讀者需要為寫作的第一尺度,寫作的動機和目的由作家表征真正轉向讀者需要。在前網絡時代,文化市場和現代印刷術的互動構成了“讀者中心”式寫作興起的重要原因。網絡全面鋪開后,網絡寫作真正地而且是大規模地成了一種職業。要想在市場中生存,讀者點擊率必然是硬指標。在這個硬指標面前,“作家中心”模式所堅持的文學獨立、反思、自我主體性,統統遭到了點擊率的碾壓。對于大多數作者特別是網文寫作金字塔低端數量龐大的寫作者而言,必須以讀者的需要馬首是瞻。

  在網絡媒介推動下,“讀者中心”文學寫作中的作者,成為“作者—讀者”一體化的亞文化群體的幻想代言人。讀者和作者的關系,表明文學的宣講和教化的嚴肅功能業已不存在,作者的寫作也不再是個人的獨特精神體驗,而更多地成了一個亞文化群體宣泄、幻想、YY的精神出口。此時,與其說作者是一位文學獨創者,還不如說是一個亞文化群體的精神代言人。

  網絡化“讀者中心”的文學寫作突出表現之一是再造了一個虛擬世界。對于當前大多數的網文作者而言,網絡文化語境和網文亞文化群體的人生際遇,決定了他們的寫作失去了關注、直面現實世界的基礎。他們很難理解老一輩對社會歷史現實的質疑、反思態度。作為身處一個情感精神共同體中的作者和讀者,他們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一個遠離現實的虛擬世界,并意圖通過寫作再造一個虛擬世界。即使是官場、黑道、軍事類與現實接近的世界也與傳統文學中的世界不盡相同,作者即使是有意揭露、展現現實,其目的也主要不是質疑和反思,而是滿足讀者的獵奇、刺激心理。

  網絡媒介解構了讀者書寫—印刷性閱讀“前結構”,推動“讀者中心”式寫作以經營“爽點”為基本寫作策略。事實上,能理解經典文學文本中言下之意的“魅力”,靠的是書寫—印刷文化養成的一種深度閱讀能力或“前結構”。網絡媒介推動“讀者中心”的文學寫作更趨于類型化和重復化的寫作套路。網絡媒介更加支持影音符號表征功能,使“讀者中心”式寫作呈現出跨界趨勢。此處的“跨界”指的是文學跨到影視、游戲、動漫等領域。這是新媒介時代的大勢所趨。因為要獲得直觀的欲望滿足和爽感,語言文字符號無法與影音符號相媲美。目前最火爆的網絡娛樂形式其實已不是網文閱讀,而是網絡直播、短視頻、網劇、影視等。網文如要不想失去讀者和市場,就需要跨界到影音文化領域。目前,從事這樣的跨界寫作已經成為諸多網文大神的新選擇。

  三、“數字交互”式寫作與數字美學潛能開發

  不同于“作家中心”式和“讀者中心”式,“數字交互”式寫作的關鍵詞已經從“中心”轉向了“交互”,這里的作者和讀者都不再是絕對中心,而是形成了兩者之間的互動創造關系。

  從世界范圍看,“數字交互”式寫作早于網絡化“讀者中心”式寫作。“數字交互”式寫作中的精英作者既具有一般精英作家的文學素養和人文情懷,還需懂得基本的數字技術和能夠較充分地使用計算機網絡工具,他們身上體現出了文學精英與技術精英相綜合的特點。與此同時,讀者也不再是只追求欲望滿足、回避深度模式和價值理性的一般網絡大眾,而是具有一定技藝創造能力和合作性新主體性精神的精英讀者。進一步說,這里的作者和讀者在“數字媒介性”的作用下,形成了較充分的交互主體性關系,他們共同充分利用和積極探索這種寫作方式中的數字美學潛能,為新媒介時代文學發展提供了新方向。

  在“數字交互”式寫作中,數字媒介被自覺地作為了媒介本身,而非一般性生產工具。進入數字媒介主導的文化時代,網絡新媒介又為“讀者中心”式寫作創造了條件。然而,這種寫作方式之所以形成,一定程度上還是沒有完全將以網絡為代表的數字媒介回歸為數字媒介本身所帶來的,或者說,是寫作者把以網絡為代表的數字媒介只當作生產工具和傳播工具所帶來的。“數字交互”式寫作與此完全不同,它追求數字媒介本身的媒介性,強調數字媒介對數字化文學經驗的開啟和新世界的開掘,并真正實現了數字媒介內在于文學本文,達到了從數字新媒介“要出”文學性的目的。

  在“數字交互”式寫作中,數字媒介已經進一步被發展為了交互主體間審美意義生產場域。這是媒介開啟新經驗、開拓新世界的邏輯延伸。這里強調媒介是交互主體性之間意義發生的場域。很顯然,由于條塊分割、等級森嚴、播放式傳播模式的存在,這種媒介性很難在書寫—印刷時代實現。這也是“作家中心”式寫作形成的重要原因。“數字交互”式寫作已經完全不同,此時的數字媒介真正成了交互主體間互動實踐的意義生產場域。

  “數字交互”式寫作現實地發生在數字媒介場域中,這一場域中的讀者已經成了“二級作者”,作者和讀者在強勢交互活動中共同完成文學意義創造。這樣讀者的文學接受活動也一定程度上成了“二級創作”。需要“二級作者”手腦并用以選擇、探索、重組、改寫等方式生產出物質性新文本,然后再以意識來“填空”。再次它也不同于網絡大眾生產者進行的“接龍”寫作活動。接龍寫作中的后一位作者需要沿著前一位作者的思路續寫,不過要自己構設出新的文本框架。這里的“二級創作”則必須在“一級創作”已經設定的文本框架下進行,但由于充分發揮了數字技術生產潛能,往往能夠創作出難以預料的審美成果。網絡“讀者中心”式寫作中形成的文學文本雖然已經突破了“作品”界限,但目前多數在文本符號、文本結構等方面與印刷文本并無本質區別。而“數字交互”式文學文本則是一級、二級生產者共同建構意義的動態存在物,往往采用多種符號形式,并形成立體交叉的賽博文本結構。

  形式主義理論家把文學之為文學的特質規定為文學文本的文學性,在印刷文化范疇的“作家中心”式寫作中,受紙張、印刷等物質載媒的制約,這一特質必然只能在書寫—印刷作品內部尋找。網絡化“讀者中心”式寫作推倒了印刷文學文本的物質基礎,但并未充分發揮數字技術的文學創造功能,并未構建出獨具數字美學特色的“數字文學性”。在符號層面,單一語言符號已被以語言符號為中心的包括圖畫、圖像、音響、樂音等復合運作的復合符號所取代,并生出了上述多種符號合奏共融下的符號復義性。在敘事層面,單純的線性敘事被打破,創造出了多向路徑、縱橫交錯的立體化敘事模式,其間的敘事視角、敘事者、故事層等表現出了更加豐富多彩的一面。在文本結構上,平面文本中的言、象、意三層單一結構被動搖,一個可能包括多個言(復合符號)、象、意層次的超文本存在形式已經生成。盡管今天關于這種“數字文學性”的挖掘還處于試驗階段,但無疑它作為數字技術推動出的新文學性,代表著網絡文學新的美學發展方向,對它的追求也必將大大拓深數字媒介時代的文學寫作空間。

 

  (作者單位:杭州師范大學人文學院。原標題:《“作家中心”·“讀者中心”·“數字交互”——新媒介時代文學寫作方式的媒介文藝學分析》,《學習與探索》2018年第8期 中國社會科學網 蔡毅強/摘)

作者簡介

姓名:單小曦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拉伯配资 配资做期货 趣操盘 福建11选5 七乐彩 巨牛盈 点石成金配资 湖北11选5 飞牛配资 通赢配资 内蒙古期货股票配资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视频 国外三级片视频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 北京快乐8 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