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語言學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研究綜述
2020年02月28日 11:30 來源:《外語與翻譯》 作者:胡劍波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近年來,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引起越來越多國內外學者的關注, 學界從不同的角度對其進行了研究。本文從六個方面對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進行歸納總結, 指出在研究視野、研究內容、研究的系統性等方面存在不足, 并簡要分析了原因, 認為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研究對于中國特色語言學理論的構建具有重要意義, 對我國如何借鑒和發展西方學術思想并形成我國特色的學術思想有重要啟發。

  關鍵詞: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研究綜述

  作者簡介:胡劍波,湖南科技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 博士。

  基  金:教育部人文社科課題“索緒爾語言學的當代觀照” (項目號:13YJA740017); 湖南省哲社重點項目“索緒爾語言思想的認識論研究” (項目號:15ZDB029) 的階段性成果。

 

  隨著索緒爾手稿以及第三次普通語言學講座筆記的出版發行, 特別是在解構主義對索緒爾的語言哲學理論發難的時候, 國內外的索緒爾研究又掀起了一股熱潮。在國外, 索緒爾著作的版本研究經久不衰。1996年在日內瓦發現的“橙色手稿”及其英譯使更多的研究者獲得了不可多得的一手材料, 同時兩位譯者Carol Sanders和Matthew Pires所提供的腳注、索引和文獻對于理解和進一步研究索緒爾幫助極大。學界對索緒爾語言學思想的研究成果豐厚, 下面僅對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研究進行綜述。

  1.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研究的視角和方法

  1.1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引導性研究

  這里所謂的引導性研究是指, 文章的主旨不是專門探討索氏語言哲學思想, 而是在其論文中附帶性的論及這一主題。如Beaugrande (1991) 認為, 索緒爾對語言的認識反映出心智哲學的傾向。羅曼 (2001:17) 指出, 索緒爾在語言的概念里能夠擺脫感覺經驗論 (或者如俄羅斯人所說的猛烈的經驗論) 的傳統。許國璋 (1991) “已觸及索氏理論的哲學意義”。信德麟 (1993) 認為, 符號性與系統性是索緒爾語言哲學觀的兩個支柱, 索氏明確反對名稱總匯 (分類命名集) 的語言哲學觀;劉潤清、張紹杰 (1997:49) 指出, 任意性學說體現了索緒爾的整體哲學思想;盧德平 (2001) 認為任意性特征成為貫穿索緒爾《普通語言學教程》 (簡稱《教程》) 的一條最重要的方法論原則。這些有關索緒爾語言哲學的研究論題主要出現在二十世紀, 未能歸入索緒爾語言哲學的研究范疇, 因而未得到進一步的、更為系統的關注和研究。

  1.2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總體性研究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總體性研究起步較早, 近期研究進一步深入。許國璋 (1988) 通過探討語言符號的理性和任意性較早地開啟了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研究;張紹杰、王克非 (1997) 通過比較《第三次普通語言學教程》與《教程》的差異, 澄清了“《教程》中的疑惑或誤解, 以便更全面、準確地領悟索緒爾的語言哲學觀”。余開亮 (2002) 討論了索緒爾語言學思想的哲學意義、理論演變及其對現代西方文化的影響;鞠玉梅和曹春春 (2002) 闡述了索緒爾語言學理論中所體現的哲學思想對現代語言學發展的重要意義。

  國外對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研究相對較為具體, 如Tantiwatana (2010) 對索緒爾“差異”概念及其哲學含義的考察, 如Gasparov (2013)對索緒爾“抽象”和“還原” (reduction) 等科學方法的研究, 均可歸入索緒爾語言哲學研究的范疇。

  對索緒爾語言學哲學基礎的研究成果豐碩。伏羅希諾夫在《西方語言學新思潮》一文中第一次詳細分析了索緒爾學說的哲學基礎。他認為, 語言的習慣性和任意性、語言系統和數學符號系統之相近似、注意封閉系統內部確立起來的符號之間的關系, 都是源于唯理主義。伏羅希諾夫還認為把共時同歷時對立起來, 也是受唯理主義影響的結果。Harris和Taylor (1989) 闡述了索緒爾語言思想的淵源, 還專題論述了索緒爾的有關語言與思維的觀點。Koerner (1971) 在其博士論文《費迪南·德·索緒爾:語言學理論在西方語言研究中的淵源與發展》中闡述了輝特尼及新語法學派中的語言學家, 如保羅、西弗斯、庫爾德內、克魯斯才夫斯基 (M.Kruszewski) 、洪堡特等西方語言學家對索緒爾的影響。與Koerner的“索緒爾決不可能直接受到語言學之外的任何學說之概念、原則和理論影響”的觀點相對, 前蘇聯學者Sljusareva在其專著《當代語言學觀照下的索緒爾理論》中, 依據前蘇聯學者Doroszewski1933年及1958年的研究成果認為, 索緒爾的語言學理論深受社會學家Durkheim和Tarde的影響。Koerner (1988) 的論文集Saussurean Studies重申了上述觀點。Culler (1976) 在《索緒爾》一書中用三節的篇幅探索索緒爾理論的語言學、心理學和社會學淵源。Holdcroft (1991) 以介紹索緒爾著作出版的語境及影響, 論述語言和言語的區分, 最后以四章的篇幅闡述索緒爾的語言符號學說。Gasparov (2013) 在第四章指出索氏符號學的浪漫主義早期認識論基礎。

  近年來, 學者們指出從哲學的角度理解和研究索緒爾語言學理論的重要性, 如張思銳和莫嘉琳 (2006) 、潘文國 (2013) 、王寅 (2013) 、江怡 (2014) ;索緒爾在西方哲學語言轉向中的地位和作用 (劉艷茹2005, 2007) ;索緒爾語言學在學術源流和基本范疇上的哲學價值 (胡鵬林2012) ;霍永壽 (2014) 通過對《普通語言學教程》和《普通語言學手稿》的文本解讀, 探討了索緒爾語言哲學的特點, 認為“就其意義本體的理論設定而言, 和傳統及分析性語言哲學相比, 索緒爾語言哲學乃是另外一種范式的語言哲學”。錢冠連 (2013) 指出索緒爾語言哲學兩個堪稱偉大的貢獻:充滿分析思辨與縝密的思想的敘述;在語言的“有價值的構件”之內, 談論普通語言學的種種細微研究對象;同時, 隨時不忘討論存在、時間、事物、精神與意義等這些西方哲學的普遍問題。謝剛和呂明臣 (2014) 認為,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主要包括語言本體論和語言研究方法論, 其言語、價值、歷時語言學研究同語言、價值系統及共時語言學研究的交互是語用學研究的基本研究范疇。張延飛和張紹杰 (2009) 認為《普通語言學讀本》這部著作更易于準確把握索緒爾的語言哲學觀。何蘭 (2012) 從哲學視角對索緒爾的語言價值理論進行分析。霍永壽和孫晨 (2017) 認為, 學界對索緒爾語言符號任意性爭論是因為有關學者只關注該原則的語言學特性, 而忽視其語言哲學的屬性。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影響的成果顯著。帕緹曼 (T.Pateman) 《在語言與社會理論》 (Language and social theory) 一文中討論了索緒爾對人類學、社會學等的影響。散德斯 (Carol Sanders, 2004) 主編的《劍橋索緒爾手冊》有六篇文章闡述索緒爾對美國語言學、歐洲結構主義語言學、符號學、德里達等產生的影響。鮑貴 (2009) 指出索緒爾語言思想的哲學貢獻, 認為“就其核心思想體系———語言系統理論而言, 索緒爾不愧為邏各斯中心主義的顛覆者”。但Ryan (1979) 認為, 索緒爾持邏各斯中心主義的觀點, 但在行文中卻削弱了該立場。

  1.3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本體論研究

  對于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本體論的研究者及其觀點主要有:

  李洪儒 (2010) 認為, 與人的生活世界不同, 語言是一個特殊的在者/是者, “它是由具有社會性、心理性的符號實體及其關系構成的具有層級性的大實體。”

  屠友祥 (2013) 認為, 索緒爾不探究詞與物的指稱關系, 注重詞與意義的任意關系、詞與詞的差異關系, 這是以言說者的意識為出發點看待問題導致的結果。

  謝剛、呂明臣 (2014) 認為, “差異”在時間中產生是索緒爾語言研究辯證法思想的根源。差異不是語言符號系統自身的特點, 而是語言符號系統在時間上的自我超越。差異的顯現就是語言與言語在空間上的同一, 是語言系統與自身在時間上的同一。

  李新博 (2012) 認為, 索緒爾的語言符號系統結構觀為語言找到了本體的依托。

  謝萌 (2014) 認為, “系統”是索緒爾的語言本體論預設, 特殊“在者/是者”。“系統”的存在方式由語言的多種機制多維度構成。系統的“第一原則”———“任意性原則”是對語言多種機制的多維度詮釋。

  李文新 (2012) 認為, 作為系統整體的“語言”是索緒爾確立的語言本體, 它是索緒爾語言本體觀、語言科學觀和社會心理主義語言觀創造的對象。

  1.4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認識論研究

  學者們對于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認識論的研究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認識論的意義。如徐燕杭 (2001) 認為, 索緒爾語言學“所引發的一系列話題至少預示著現代思想的開端, 預示著主體理性和工具理性為主導的認識論時代的終結和語言論時代的開始。人類從‘絕對精神’的美夢中驚醒, 并真正懂得了如何去面對當下的生存境遇”。楊曉 (2012) 在“作為認識論的語言學———創造思想的‘語言形式平面’”一文中認為, 索緒爾徹底地改變了近代認識論, 把語言帶到了思想的核心地帶, 讓人們第一次看到了顯現本性、回歸自身的語言, 使語言學正確地走上了成為認識論的道路。在索緒爾的“語言形式平面”中的符號不再是外在的記號, 而是凝聚了思想認識的全部生命, 這改變了認識活動的模式。由普通語言學的第二公設———線性推出相對的可論證性, 使符號蘊含著社會理性的生命。王馥芳 (2013) 認為, 索緒爾的“某些語言哲學思想以及基本方法論已經化為我們概念系統中的一部分, 并融入了我們的‘認知血脈’或者‘思想血脈’之中。索緒爾不但參與構建了我們的認知概念系統, 而且是我們思維淵源深處最炫目的一抹亮光之一。”

  2)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認識論的歸屬。葉起昌 (2012) 認為, 索緒爾語言學與現象學的親緣關系顯示, 索緒爾沿用傳統的主/客體模式與基礎主義的認識論。

  3)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認識論的具體運作。胡瀟 (2009) 認為, 索緒爾的語符所指是思想認識活動及其實際內容的語義概括和轉換。語言雖然不直接是客觀事物的指謂和名集, 但從主、客體關系而言, 它最終是通過思想認識活動而指向客觀對象的。索緒爾的語符能指中介著主體精神、思維活動的內外兩個界面, 中介著主觀認識與客觀事物的關系, 作為主客體思想關系的中介, 更突出地表現在主體間的交往中。索緒爾從四種語言現象雙重性進行了他的語符能、所關系的認識論分析。楊曉 (2012) 認為, 索緒爾語言符號的非意指性使語言在認識論的邏輯次序上, 有著對思想和事物的先在性, 它把思想與事物的外部對立揚棄為符號的內部聯想關系, 從而使語言學的認識論成為比意識哲學更為深刻的全新的認識論。

  4) 對索緒爾語言思想中的辯證法的闡述。聶志平 (1990) 認為索緒爾對語言系統的理解帶有很深的去掉了那層“神秘外殼”的黑格爾辯證法的胎記。在對語言的研究中, 發現了與黑格爾辯證法“合理內核”相一致的語言本身的辯證法。

  語言與思維之間的關系是認識論中的一個重要問題, 除Harris和Taylor (1989) 的論述外, 胡劍波和毛帥梅 (2016) 也進行了專題探討。在索緒爾看來, 思維是符號化的思想, 是人類心智活動對客觀世界的主觀認識;語言和思維密不可分, 原本沒有定型的、混沌的思想在分解時不得不明確起來, 是語言對思想所起的獨特作用, 思維能將理性的秩序和規則引入原本內在混亂的語言之中。于東興和張日培 (2017) 認為, “索緒爾一方面反對盛行于19世紀、基于洪堡特觀點的語言相對論, 另一方面在自己的語言學里又暗含語言相對論的觀點。”但Marie-Laure Ryan (1979) 認為, 索緒爾是體現在洪堡特-薩丕爾-沃爾夫假說中的語言相對論的支持者, 同時她指出了索緒爾與沃爾夫語言相對論的差異:沃爾夫的假說基于經驗的觀察, 而索緒爾為這一論點提出了理論基礎卻沒有清晰地表述語言與心智的關系。謝序華 (2018) 認為, 索氏的“語言決定論”違犯了唯物辯證法法則, 顛倒了語言與意識的源流關系, 而且其論證也違犯了同一律和矛盾律。

  1.5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方法論研究

  學者們對于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方法論關注較早, 如徐思益早在1980就指出, 索緒爾的語言共時研究是一種方法論。

  對于其語言學理論中所蘊含的方法論的探索包括陳保亞 (1997) 、鮑貴 (2006) 、李明潔 (2007) 、王寅 (2013) 、葉起昌 (2013) 等。鮑貴 (2006) 認為, 從作為個體的符號 (局部的抽象) 和作為整體的符號 (整體的抽象) 兩個視角抽象出語言符號的普遍特征是索緒爾的語言研究方法。李明潔 (2007) 指出了索緒爾在研究語言時所采用的普適性和高度抽象化的方法論———“脫時間化”。朱煒 (2007) 指出, 索緒爾的差異原則具有方法論意義。王寅 (2013) 認為, 索緒爾語言學哥白尼革命意義在于其“二元切分、重一輕一”, 六次“二分”處于不同層面, 其間潛存著連貫的邏輯順序。而潘文國 (2013) 認為, 索緒爾“哥白尼式的革命”的方法論主要就是抽象和系統兩條。

  對于其方法論思想的研究, 學者們還采用比較的方法, 如陳保亞 (1997) 比較索緒爾的同質語言觀和博愛士的實證方法。葉起昌 (2013) 比較了索緒爾與海德格爾的方法論與方法, 認為共時與歷時、語言與言語是索緒爾理論在方法論上的兩種區分, 任意性與線性是其方法上的兩條原則。

  從方法論視角闡述了索緒爾語言學理論的貢獻。如J.Culler (1976) 在《索緒爾》一書中指出, 索緒爾對人類的貢獻不是其語言學理論本身, 而是其進行語言研究時采用的方法論, 因為其方法論影響了許多其他領域。張新木 (2013) 從方法論視角闡述了索緒爾對符號學發展的貢獻:在思維方式上, 從一元性到二元性直至系統性的延伸, 使符號結構和符號功能的研究更為全面和科學;在領域擴展上, 從語言句段到符號范例的推廣, 使符號學學科內容更加深化, 研究領域更為廣泛。王永祥和潘新寧 (2013) 從“關系論”、“整體論”和“抽象論”三個方面闡述了索緒爾如何突破歷史比較語言學“本體求證”的研究套路, 從而轉變了語言學研究, 開啟了現代語言學, 并為其進入“功能論”時代奠定了基礎。

  此外, 學者們還探索了其方法論思想的淵源, 如申小龍 (2004) 探討了索緒爾對歐洲思想史上的唯理語法的批判繼承。劉輝 (2011) 在方法論視域內對索緒爾語言觀進行了梳理與反思, 指出, 正是在借鑒、吸收、發展和超越社會學、經濟學、心理學和歷史比較語言學等學科概念 (研究方法) 的基礎上, 索緒爾形成了屬于自己的方法論思想。

  全面闡述索緒爾語言學理論的認識論和方法論的研究。如張紹杰 (2004) 通過對任意性原則的討論, 一方面同西方語言學思想史聯系起來, 一方面同索緒爾的整體語言學理論結合起來在全面論述任意性的同時又深入地探討了索緒爾語言學理論的認識論和方法論。

  1.6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比讀性研究

  就研究方法而言, 將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與一些重要的哲學家、語言學家進行比讀也是研究的一種重要途徑。國內外學者也從比較的視角進行了研究。如將索緒爾與洛克、胡塞爾、巴赫金、海德格爾、維特根斯坦、拉康、福柯、德里達、喬姆斯基等進行了比較研究。

  孟林林 (2014) 在其碩士論文中對比研究了洛克與索緒爾語言任意性理論, 認為洛克是基于經驗主義從語言、觀念和事物三者之間的關系上來闡述任意性的, 而索緒爾基于系統論從能指與所指關系的角度探討了語言符號的任意性, 并將其視為符號的第一原則。

  謝剛和呂明臣 (2015) 從認識論和方法論層面比較了索緒爾與胡塞爾在語言本質問題上的共鳴:“認識論上表現為對經驗主義和歷史主義的批判;方法論上體現在對經驗實在和歷史實在的‘懸擱’”, 指出了這種“懸擱”不徹底性以及現象學在語言本質認識上對結構主義超越的原因:索緒爾的心理主義立場。劉鐘鳴和謝剛 (2017) 認為胡塞爾內時間意識現象學克服了索緒爾語言線性原則所體現的時間哲學思想中經驗心理主義和舊形而上學對時間心理感知過程的忽略, 是對索緒爾語言線性原則時間性闡釋的修正和哲學詮釋。

  葉起昌 (2011) 從本體論層面比較索緒爾與海德格爾語言觀, 認為索緒爾的語言本體論是建立在社會規范上的, 但存在無法擺脫語言與社會規范之間的惡性循環的困境;而海德格爾堅持語言本質就在語言自身。2013年葉起昌在其教育部人文社科課題的基礎上出版了專著《語言之社會規范說與自然說:索緒爾與海德格爾語言觀對比研究》, 從本體論、認識論、方法論、語言觀的淵源、語言與思維的關系等八個方面進行了比較研究, “引領我們從哲學層面作尋根之旅, 可謂是做了一件有意義的工作” (胡壯麟2013:2) 。

  Arrivé (1992) 的《語言學和心理分析:弗洛伊德、索緒爾、葉爾姆斯列夫、拉康及其他》比讀索緒爾與葉爾姆斯列夫的語言符號觀點, 對比索緒爾與拉康理論中的能指, 闡述弗洛伊德心理分析中的符號以及對語言學家的影響等。

  Radford和Radford (2005) 通過文學事例揭示以索緒爾為代表的結構主義與以福柯為代表的后結構主義的原則性差異:具有內在連貫性的深層意義結構系統在認知客體時的優先性與具有物質性的話語組織 (discursive formation) 對知識分類的無限可能性及其陳述 (statement) 效果的豐富性。

  Strozier (1988) 在《索緒爾、德里達與主觀形而上學》一書中, 第一部分介紹了索緒爾語言學理論的要義, 第二部分對比分析了索緒爾與德里達之間的關系。朱煒 (2007) 認為, 索氏的差異原則排除了主體性, 使得意義只能在語言系統中把握, 而德里達的延異思想是對差異原則的繼承、發展和超越, 但也消解了主體性, 否定本質意義的存在。

  李曙光 (2013) 認為“巴赫金是在批判中繼承了索緒爾, 而喬姆斯基則是在繼承中批判了索緒爾”, 即語言學的第一性事實問題上, 巴赫金認為是具體的“言語”而不是抽象的“語言”, 喬姆斯基則認為是生成語法所刻畫的語言器官的特定狀態。“二者對于索緒爾的不同解讀, 既與他們構建自身理論的需要有關, 又是索緒爾‘社會―心理’語言理論框架的開放性所導致的必然結果。”呂長竑 (2012) 認為, 索緒爾和喬姆斯基理論所體現的科學方法論上的共同特征是:重視形式理性、運用宰制式建構和具有可檢驗性前提, 并指出“這些特征為語言研究的可能進路提供了一種方法論上的借鑒。”

  在索緒爾與維特根斯坦對比方面成果豐碩。1988年Harris出版了其專著《語言、索緒爾和維特根斯坦》, 以系統、能指和所指、語法等為例闡述索緒爾和維特根斯坦在運用“游戲”特別是“棋”隱喻上的趨同性。劉輝 (2009) 從語言沒有本質、言語研究和語言本體性趨向三個方面闡述后期維特根斯坦對索緒爾的繼承, 以及在拓展語言沒有本質, 反思語言研究以及深化本體論語言哲學等三個方面對索緒爾語言觀的超越。溫金海 (2011) 從語符性質、語言的社會性、語言的整體性以及語言的功能性等語言本體性的視角論述了維特根斯坦對索緒爾思想的繼承性, 及其在對索氏深刻理解的基礎上從語符性質、語言的社會性、語言的整體性、語言的功能性以及語言的主體性四個方面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超越。劉艷茹 (2012) 論述在西方哲學的語言轉向中索緒爾和維特根斯坦意義理論的異同以及差異產生的原因, 認為“索緒爾提出了形而上的‘價值’決定論, 維特根斯坦提出了形而下的‘用法’決定論”。此外, 劉輝 (2009) 對比分析了二者的語言觀, 杜世洪 (2013) 闡述了二者的語法觀, 伍思靜 (2013) 論述了二者的語言游戲觀。

  2.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研究的特點

  2.1 研究視野較宏觀

  現有研究多數局限于對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總體性研究, 如Daylight (2011) 、Gasparov (2013) 等, 雖然有學者對此進行比較具體、微觀的研究, 如Tantiwatana (2010) 對索緒爾“差異”概念及其哲學意蘊的考察, 但總體而言視野較宏觀。除少數研究連接西方哲學史進行闡述外, 較少有研究從哲學的高度做到學術思想的史論結合, 論述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繼承與發展。

  2.2 研究內容的覆蓋面不全

  國內外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研究所涉及的面不全。在本體論研究方面我們還可以闡述索緒爾語言理論中語言的存在樣態, 包括語言的先驗存在、社會存在、狀態存在 (包括空間的存在) 、演化存在、心理實體的存在以及語言存在的地位 (語言的原本性) 等。在認識論方面, 探索索緒爾語言認識論來源, 揭示索緒爾語言認識論中的主體, 研究其認識方法。索緒爾的語言學思想具有較強的辯證性, “在內容的講授上, 《第三度教程》……充分體現出辯證的語言哲學思想” (張紹杰2001:VI) 。但對此尚無專文論述, 尚屬空白。多數研究將其思想作為純語言哲學問題, 主要闡述其語言哲學思想, 對于其思想形成的歷史語境進行了簡要地論述, 較少進行批判。

  2.3 研究的系統性不強

  在研究體系方面, 多數研究比較零散, 其研究成果主要是以學術論文的形式闡述其觀點, 相關的研究專著出版只有葉起昌的一部, 大多數學者沒有在某一特定的研究設想下進行連貫系統的研究。筆者設想可以在認識論的視角下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系統的研究:在認識論來源方面探討索緒爾是理性主義者還是經驗主義者;認識主體方面, 揭示索緒爾語言認識論中的主體, 即社會的人和具有主體意識的個人如何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中借助語言, 運用思維方式和思維結構認識世界;認識方法方面, 在我國有一種流行的觀點, 認為索緒爾是一位唯心主義者, 但筆者認為, 就認識方法而言索緒爾的認識論具有實踐性、能動性和歷史性。此外, 在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繼承與發展方面也可形成系統的研究。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已深入西方思想生活肌理并在人文社會科學中引發了“語言學的轉向”。其后續的結構主義、解構主義以及西方馬克思主義都從中吸收了豐富的養分, 同時也對其進行了批判、借鑒。

  2.4 國內相關研究與世界接軌不夠

  國內的索緒爾研究還不能同世界接軌, 有些方面比如理論的建樹、研究的深度和廣度等還比較滯后。因此, 我國一些語言學家一直在呼吁加強對索緒爾的研究。姚小平 (1995) 在談到中國的語言學史研究時曾不無遺憾地嘆道:“像索緒爾這樣的大家, 竟然一直沒有專著評述, 真是不可思議。”1998年在紀念索緒爾逝世85周年的座談會上, 劉丹青提出, 雖然我國在語法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但與國外相比, 我們對索緒爾語言學思想的介紹及實踐還差得很遠, 可以說我們還處在前結構主義階段, 需要更多的人鉆研、傳播索緒爾的方法。屠友祥 (2011:2) 感嘆道, 國外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和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這兩波索緒爾文獻整理及研究的強大力量卻基本上沒有得到中國學者的呼應。”

  此外, 在研究方法方面, 仍然局限于靜態的規定性研究, 多數研究側重其語言哲學思想的闡述, 卻忽視了其思想的形成與變化過程, 因而鮮有學者將索緒爾的語言哲學思想動態演變結合起來進行描述性研究。

  上述研究不足產生的原因之一是研究隊伍不夠壯大。在我國外語界, 即使是到了博士階段也較少有開設有關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課程, 同時從哲學的角度對索氏的思想進行研究需要有較好的哲學功底, 這也對外語界學者的研究提出了一定的挑戰。在我國漢語界, 索緒爾的研究重點限于語法、方言等。在國外, 索緒爾的研究專家也大多是來自語言學界, 如Harris是普通語言學家, Thibault是語言學與交際學研究的教授, Boris Gasparov是哥倫比亞大學俄國與東歐研究專家等。原因之二是哲學界的學者參與度不高。在哲學界研究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的學者不多, 且研究持續時間不長, 在我國有陳嘉映 (2003) 、江怡 (2014) 、胡瀟 (2009) 等;在國外Stawarska (2015) 是俄勒岡大學的哲學教授, 她近期才研究索緒爾的語言哲學思想。原因之三是沒有形成一個專門的研究學會。研究學會的作用非常大, 可以搭建一個學術交流的平臺, 使學者們能討論交流心得、成果, 共同進步;同時也能聚集一批青年才俊投身該研究。此外, 學術刊物對此的支持力度也不夠。

  研究索緒爾的語言哲學思想可以貫通西方語言學史與哲學史、思想史、文化史和學術史, 將語言學、哲學和社會文化研究等融為一體進行跨學科研究, 進而拓寬語言學研究的學術視野, 對中國特色語言學理論的構建具有重要意義。索緒爾是20世紀重要哲學思潮結構主義的創始人, 其在語言研究中泛化出來的哲學思想是西方哲學語言轉向的重要思想來源, 對其語言哲學思想的挖掘有助于當代語言哲學的發展, 對我國如何借鑒和發展西方學術思想并形成我國特色的學術思想有重要啟發。

  參考文獻

  Arrivé, M.1992.Linguistics and Psychoanalysis:Freud, Saussure, Hjelmslev, Lacan and others[M].James, Leader trans.Amsterdam: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Beaugrande, de R.1991.Linguistic Theory[M].London:Longman.

  Culler, J.1976.Saussure[M].Glasgow:Fontana/Collins.

  Daylight, R.2011.What if Derrida was Wrong about Saussure[M].Edinburg:Edinburg University Press Ltd.

  Gasparov, B.2013.Beyond Pure Reason[M].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Harris, R.&T.J.Taylor.1989.Taylor Landmarks in Linguistic Thought:The Western Tradition from Socrates to Saussure[M].London:Routledge.

  Holdcroft, David.1991.Saussure:Signs, Systems and Arbitrariness[M].CUP.

  Koerner, E.F.K.1971.Ferdinand de Saussure: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His Linguistic Theory in Western Studies of Language[D].Simon Fraser University.

  Koerner, E.F.K.1988.Saussurean Studies[M].Geneva:Slatkine.

  Radford, G.P.&M.L.Radford.2005.Structuralism, poststructuralism, and the library:de Saussure and Foucault[J].Journal of Documentation (1) :60-78.

  Ryan, Marie-Laure.1979.Is there life for Saussure after structuralism[J].Diacritics (4) :28-44.

  Sanders, C.2004.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Saussure[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Strozier, R.M.1988.Saussure, Derrida, and the Metaphysics of Subjectivity[M].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Stawrska, B.2015.Saussure's Philosophy of Language as Pheno menology:Undoing the Doctrine of the Course in General Linguistics[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Saussure, F.de.2006.Writings in General Linguistics[M].Carol S.&P.matthew tran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Tantiwatana, A.2010.On Ferdinand de Saussure’s Philosophy of Lan guage[M].Saarbrucken:LAP Lambert Academic Publishing.

  鮑貴, 2006, 從局部到整體的抽象:索緒爾的語言符號論[J], 《外語學刊》 (4) :18-21。

  鮑貴, 2009, 索緒爾和邏各斯中心主義[J], 《外語研究》 (3) :29-37。

  陳保亞, 1997, 20世紀語言研究中的同質化運動---索緒爾語言觀與博愛士方法論的殊途與同歸[J], 《北京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2) :53-59。

  杜世洪, 2013, 索緒爾與維特根斯坦的語法觀比較[P],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研究---第二屆中西語言哲學高層論壇暨紀念索緒爾逝世100周年會議論文。

  何蘭, 2012, 從哲學視角解讀索緒爾的語言價值理論[J], 《安順學院學報》 (6) :24-26。

  胡劍波、毛帥梅, 2016, 試論索緒爾語言思維觀中客觀世界的消解[J], 《湖南師范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5) :24-33。

  胡鵬林, 2012, 索緒爾的語言哲學價值考辨[J], 《湖北師范學院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3) :46-49。

  胡瀟, 2009, 語符“能”、“所”關系中的認識論意韻---索緒爾語言哲學解讀[J], 《現代哲學》 (3) :106-110。

  胡壯麟, 2013, 序[A], 《語言之社會規范說與自然說:索緒爾與海德格爾語言觀對比研究》[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霍永壽, 2014, 從指稱到表義:論索緒爾語言哲學的本質特征[J], 《外語學刊》 (2) :1-6。

  霍永壽、孫晨, 2017, 語言哲學視野下的索緒爾符號任意性[J], 《外國語》 (6) :49-56。

  江怡, 2014, 作為哲學家的索緒爾[J], 《外語學刊》 (1) :1-8。

  鞠玉梅、曹春春, 2002, 體系研究與偶值思維---論索緒爾的語言哲學[J], 《山東外語教學》 (3) :33-36。

  李明潔, 2007, 共時、語言形式和轉換---語言學名著的方法論思考[J], 《中文自學指導》 (6) :40-43。

  李洪儒, 2010, 索緒爾語言學的語言本體論預設---語言主觀意義論題的提出[J], 《外語學刊》 (6) :17-24。

  李曙光, 2013, 社會與個人“夾縫”中的索緒爾--巴赫金與喬姆斯基對索緒爾的繼承與批判[J], 《俄羅斯文藝》 (4) :130-136。

  李文新, 2012, 索緒爾的語言本體論芻議[J], 《外語學刊》 (2) :6-9。

  李新博, 2012, 語言是存在之家:“語言論轉向”的方法論緣由和本體論意蘊[J], 《外語學刊》 (6) :2-7。

  劉輝, 2009, 索緒爾與后期維特根斯坦:繼承與超越---后期維特根斯坦語言哲學思想系列研究之一[J], 《外語學刊》 (3) :23-26。

  劉輝, 2011, 方法論視域中的索緒爾語言觀---索緒爾思想系列研究之一[J], 《當代外語研究》 (2) :22-25+61。

  劉潤清、張紹杰, 1997, 也談語言符號的任意性問題[A], 黃國文、張文浩主編, 《語文研究群言集》[C]。廣州:中山大學出版社。

  劉艷茹, 2005, 語言的結構之思---索緒爾哲學語言觀述評[J], 《北方論叢》 (2) :52-55。

  劉艷茹, 2007, 索緒爾與現代西方哲學的語言轉向[J], 《外語學刊》 (4) :17-21。

  劉艷茹, 2012, 形而上的“價值”與形而下的“用法”---索緒爾與后期維特根斯坦意義理論比較研究[J], 《自然辯證法研究》 (2) :1-5。

  劉鐘鳴、謝剛, 2017, 胡塞爾內時間意識理論對語言線性結構的解釋學意義[J], 《東北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1) :91-96。

  羅曼·雅各布森, 2001, 索緒爾語言理論回顧[A], 錢軍編譯, 《羅曼·雅各布森集》[C]。長沙:湖南教育出版社。

  盧德平, 2001, 索緒爾符號觀再評價[J],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學報》 (2) :101-108。

  呂長竑, 2012, 語言研究的可能進路:索緒爾和喬姆斯基所帶來的方法論啟示[J], 《國外社會科學》 (3) :64-71。

  孟林林, 2014, 洛克與索緒爾語言任意性對比研究[D], 重慶:西南大學碩士論文。

  聶志平, 1990, 符號與語言符號簡論[J], 《南京社會科學》 (10) :132-137。

  潘文國, 2013, 索緒爾研究的哲學語言學視角---紀念索緒爾逝世100周年[J], 《杭州師范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6) :81-87。

  錢冠連, 2013, 論索氏語言哲學---初探《普通語言學手稿》[P],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研究---第二屆中西語言哲學高層論壇暨紀念索緒爾逝世100周年會議論文。

  申小龍, 2004, 理性主義和普遍主義的歷史批判及其現代意義---索緒爾語言學史思想研究[J], 《長沙電力學院學報》 (社會科學版) (2) :100-105。

  索緒爾著, 張紹杰譯, 2001, 序《普通語言學教程:1910-1911 (索緒爾第三度講授) 》[M]。長沙:湖南教育出版社。

  屠友祥, 2011, 《索緒爾手稿初檢》[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屠友祥, 2013, 指稱關系和任意關系、差異關系---索緒爾語言符號觀排除外在事物原因探究[J], 《外語教學與研究》 (3) :339-350+47。

  王馥芳 (2013) 索緒爾:參與構建我們概念系統的人[N], 《社會科學報》2013年8月8日第006版。

  王寅, 2013, 再論索緒爾與語言哲學[J], 《山東外語教學》 (1) :8-14。

  王寅, 2013, 索緒爾語言學哥白尼革命意義之所在 (之一) [J], 《外國語文》 (1) :1-7。

  王永祥、潘新寧, 2013, 歷史語言學的終結者和功能語言學的奠基者---再論索緒爾語言學理論的價值和意義[J], 《俄羅斯文藝》 (4) :124-129。

  溫金海, 2011, 本體論視閾下的語言哲學流變---從索緒爾到維特根斯坦[J], 《北方論叢》 (5) :118-121。

  伍思靜, 2013, 索緒爾和維特根斯坦語言游戲觀之對比研究[P],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研究---第二屆中西語言哲學高層論壇暨紀念索緒爾逝世100周年會議論文。

  謝剛、呂明臣, 2014, 論索緒爾的語用哲學思想[J], 《山東社會科學》 (3) :134-138+19。

  謝剛、呂明臣, 2014, “差異”與“時間”:索緒爾語言本體論的哲學解讀[J], 《東北師范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5) :132-136。

  謝剛、呂明臣, 2015, 通向語言的本質:索緒爾與胡塞爾語言哲學比較研究[J], 《東北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4) :429-435.

  謝萌, 2014, 論“任意性原則”對語言系統的多維度詮釋---索緒爾語言本體論研究[J], 《外語學刊》 (2) :12-17。

  謝序華, 2018, 評索緒爾語言決定概念論---兼評“語言是思維的工具”論[J], 《懷化學院學報》 (1) :97-103。

  信德麟, 1993, 索緒爾《普通語言學札記》 (俄文本) 評介[J], 《國外語言學》 (4) :8-17。

  許國璋, 1988, 語言符號的任意性問題---語言哲學探索之一[J], 《外語教學與研究》 (3) :2-10+79。

  許國璋, 1991, 《許國璋論語言》[M]。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徐燕杭, 2001, 語言的任意性與現代性思想[J], 《內蒙古社會科學》 (漢文版) (2) :70-73。

  楊曉, 2012, 論索緒爾的“符號”概念---語言學的認識論意義[J], 《天津社會科學》 (6) :55-60。

  姚小平, 1995, 西方的語言學史學研究[J], 《外語教學》 (2) :1-7+43。

  葉起昌, 2011, 索緒爾與海德格爾語言觀---本體論層面比較[J], 《外語學刊》 (1) :1-5。

  葉起昌, 2012, 認識論層面上的索緒爾與海德格爾語言觀[J], 《外語學刊》 (3) :1-6。

  葉起昌, 2013a, 索緒爾與海德格爾的語言觀比較:方法論與方法[J], 《外語學刊》 (1) :82-89。

  葉起昌, 2013b, 《語言之社會規范說與自然說:索緒爾與海德格爾語言觀對比研究》[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余開亮, 2002, 索緒爾語言學模式的哲學意蘊及美學流變[J], 《河北科技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1) :50-55。

  于東興、張日培, 2017, 索緒爾語言學與語言相對論[J], 《當代修辭學》 (5) :27-34。

  張紹杰, 2004, 《語言符號任意性研究: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探索》[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張紹杰、王克非, 1997, 索緒爾兩個教程的比較與詮釋[J], 《外語教學與研究》 (3) :28-35。

  張思銳、莫嘉琳, 2006, 索緒爾符號任意性原則的論爭及其哲學指歸[J], 《陜西師范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3) :52-57。

  張新木, 2013, 論索緒爾對符號學發展的貢獻[J], 《俄羅斯文藝》 (4) :118-123。

  張延飛、張紹杰, 2009, 索緒爾語言哲學思想中幾個核心概念的比較與詮釋---讀索緒爾《普通語言學讀本》[J], 《東北師范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5) :162-164。

  朱煒, 2007, 論索緒爾的差異原則和德里達的延異思想[J], 《外語學刊》 (4) :27-31。

作者簡介

姓名:胡劍波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北京麻将怎么算胡 中国篮球比赛比分 二级股票分析师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 欢乐麻将免费场版本下载 美国男篮比赛比分 福建22选5 宝石奥德赛 俄罗斯世界杯比分表 尚鹏配资 龙江福彩22选5 足球即时比分即时指数 银行实物白银怎么买 马戏团 德州麻将的游戏玩法说明 内蒙古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