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語言學 >> 語用學
語言學與符號學雙重視角的翻譯研究 ——評Mona Baker的《換言之》(第三版)
2020年02月29日 20:32 來源:《翻譯研究與教學》 作者:王洪林 任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2018年面世的蒙娜·貝克《換言之》(第三版)在語言學視角基礎上,新增符號學視角下翻譯研究的最新成果。該書在研究視角、編排設計以及研究方向的前瞻性方面具有明顯特色與創新。該書自1992年首版以來,在國際上贏得翻譯研究者、教師與學習者的廣泛關注與好評,成為翻譯研究的一部力作。2011年的第二版補充了翻譯倫理研究內容,依然是翻譯研究者的必讀書目。第三版以“對等”為主線,分別從語言學、符號學等視角審視翻譯中的對等以及超越對等的問題,不僅有效拓展了翻譯研究的跨學科視角,更為未來翻譯研究指明了跨界研究方向。

  關鍵詞:翻譯研究;符號學;語言學;對等;跨界視角

  作者簡介:洪林,四川大學外國語學院博士生,浙江萬里學院外語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應用語言學,口譯理論與教學;任文,北京外國語大學、四川大學教授,博士,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口譯研究,翻譯研究,文化研究。

  基  金:中國翻譯研究院重大項目(2017TSA02); 浙江省哲學社會科學發展規劃項目(17NDJC292YB);2018年浙江省哲學社會科學發展規劃項目(項目編號:18NDJC284YB)的研究成果。

 

  1. 引言

  蒙娜·貝克(Mona Baker)在翻譯研究中涉獵諸多領域,多年來在語言學、語料庫、敘事學、后殖民、倫理學、符號學等諸多跨學科翻譯研究領域開展系統、全面的整合式翻譯研究。她的《換言之》(In Other Words)第一、二版分別于1992年與2011年出版,第三版仍由勞特里奇出版社于2018年3月出版。任文應出版社之邀為該書第三版題寫鑒語,王洪林參與網站《換言之》配套練習答案中文部分的設計,提前拿到書稿。鑒于《換言之》較前兩版有突破創新之處,筆者將從語言學與符號學雙重視角切入,對該書的內容框架、研究視角、編排設計以及對未來翻譯研究的啟示等創新之處進行評述。

  有學者指出:《換言之》既是翻譯研究的學術專著,又可用作教材,該書“問世后多次重印,成為世界范圍內多所高校翻譯研究生的必讀書,作為中國國內原版影印的第一部翻譯學著作受到國內學者的廣泛重視”(趙文靜、胡海珠,2010:67)。然而,遺憾的是,國內未見對《換言之》前兩版進行系統評述的書評。該書前兩版都從語言學視角探討翻譯研究問題,其中第二版補充了翻譯倫理研究的內容。貝克認為:語言學作為一門學科不僅是研究語言也是研究意義的主要工具。“語言學,尤其語篇語言學與語用學等現代語言學,為翻譯研究提供了一個突破口,為筆譯者與口譯員提供認識語言本質與功能的可貴視角”(Baker 2018:4)。《換言之》第三版(下稱“第三版”)除沿襲語言學(包括現代語言學中的語用學)視角探討翻譯中的語言及語用對等問題、補充翻譯案例并更新豐富其他各部分內容之外,還增加了第八章“符號對等”的全新內容,成為“第三版”一大特色與亮點。這也是對語言學視角下翻譯研究的拓展與超越。

  同語言學緊密關聯的學科符號學近年來在語言學、文化研究等諸多跨學科領域受到廣泛重視,也逐步引起翻譯界學者的關注(趙毅衡,2016/2017;Munday,2016;任文,2017;Baker,2018)。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從符號學視角探討翻譯問題,甚至有學者提出建立翻譯符號學的倡議(蘇珊·佩特麗莉,2014;王銘玉,2015,2016;賈洪偉,2016;王銘玉、任偉,2017)。符號學研究的核心是意義問題,而意義同樣是翻譯本體研究的本質所在。有學者指出:符號意義的傳達超越了語言的界限,除語言符號外,副語言符號以及非語言符號積極參與意義的建構、表達與傳播(趙毅衡,2016/2017)。“第三版”從語言學與符號學雙重視角探討翻譯對等問題,不僅體現翻譯研究的跨界視角與視域融合趨勢,更為未來的翻譯研究指明了跨界研究方向。

  2.《換言之》(第三版)的研究框架與內容

  《換言之》第三版由原來的八章變為九章。該書第一章是引言,第二章至第七章為語言學(包括現代語言學范疇內的語用學)視角的翻譯研究,第八章為新增符號學對等研究,第九章探討超越對等的翻譯倫理問題。為方便討論,筆者分四個部分對其進行介紹與分析,具體如下:

  第一部分為引言,著重介紹研究背景、內容框架以及設計原則。語言學作為翻譯研究的一個主要視角,自上世紀中期以來一直受到廣泛關注。盡管近年來翻譯研究出現各種“轉向”,不過貝克強調:無論如何“轉向”,語言依然是翻譯意義傳遞的主要載體,語言學依然是翻譯研究的主要視角(Baker,2018)。

  第二部分包括第二到第七章,其中前六章分別從詞語、詞語以上、語法和語篇層面探討翻譯中的對等問題,第七章則關涉語用對等。第二章探討單個詞語表達的意義,以及不同語言之間在詞匯層面的對等。作者指出:“同一語言內部或不同語言之間在詞匯與意義層面并不存在一對一的對等”(Baker,2018:11)。比如,有些詞語盡管在內涵意義上比較接近,而在外延意義、情感意義、語用意義等方面卻可能存在差異。第三章討論大于詞語的表達單位,即短語的對等問題,著重探討詞語組合形成習語或類似習語的表達時其意義發生的變化。第四章探究語法層面的對等,著重探討性、數等語法范疇。第五與第六章合起來考察語篇層面的對等,聚焦詞語出現的順序在語篇層面信息組織上發揮的作用,著重討論語篇中各部分之間的銜接手段。第七章檢視語用層面的對等,聚焦不同交際場合下語篇的使用,涉及對作者、讀者以及文化背景的探討。

  第三部分(即第八章)從符號學視角探討超越語言層面的非語言文字符號的對等問題。該章“從對語言表達的探討轉移到對語言與視覺要素在不同題材中的互動,包括喜劇、電影、兒童文學以及詩歌等題材。”(Baker,2018:5)事實上,語言符號與非語言符號在意義構建中相互依存,尤其在新媒體翻譯中得到充分體現。作者指出:“新數字媒體在我們的生活中占據越來越大的空間,這對譯者決策以及翻譯策略的選擇帶來一定的啟示,無論是在網站本地化、維基百科的翻譯,還是在You Tube視頻以及電子游戲的翻譯中都是如此”(Baker,2018:281)。作者在該章中特別強調多模態副語言符號與非語言符號在實現翻譯意義對等中發揮的作用。副語言符號包括說話者的語氣、語調、表情、肢體語言等,非語言符號則涵蓋作品的書寫體系(字體、字號)、圖像、插圖、色彩、視覺等多模態要素。總之,該章不僅向讀者介紹了符號學與多模態翻譯研究的最新成果,還提供能了大量多模態副文本、超鏈接文本等伴隨文本案例。作者對多模態伴隨文本的探討不僅涉及翻譯本體研究,更是對跨學科翻譯研究的拓展。

  第四部分(即第九章)旨在超越對等,聚焦與對等問題密不可分的翻譯倫理問題。貝克曾指出:翻譯倫理研究將是未來翻譯研究的主要關注點之一(Baker,2014)。該部分對翻譯過程中譯者面對的倫理與道德選擇進行深入闡發,系統梳理翻譯倫理研究,重點關注義務倫理(又譯道義倫理,deontological ethics)與取效倫理(另譯目的倫理,teleological ethics),前者提倡譯者面對翻譯應該做到忠實、準確,后者允許譯者根據實際情況,依據翻譯對雙方帶來的影響,將翻譯倫理效果最大化(Baker,2018:309)。作者還提及有學者將翻譯倫理分成內在倫理與外在倫理,“前者在礦產勘探中為探險隊提供技術指南的行為中得以體現;后者在商務代表團與國外人士交流中得以體現,雙方通過協調、溝通達成一致意見”(Goodwin,2010:26–27轉引自Baker,2018:324)。對翻譯而言,外在倫理側重翻譯策略,在翻譯客戶為譯者提供翻譯指南中有所體現,而內在倫理側重人際溝通,在譯者與客戶之間進行的交流、溝通與協商等活動中得以體現。事實上,實現不同層面的對等始終是翻譯研究的核心問題,然而對等背后的倫理問題也是翻譯研究繞不開的話題。譯者無論選擇遵循還是違背對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應譯者的不同倫理取向。

  3.《換言之》(第三版)的特色與創新

  作為翻譯研究著作與翻譯學習指南,該書總體上編排合理、內容循序漸進、邏輯性強、脈絡清晰、例證豐富,堪稱翻譯研究指南類專著中的佼佼者。值得一提的是,該書在研究視角、編排設計以及對未來翻譯研究的啟示幾個方面具有特色與創新,具體體現在以下方面:

  3.1 語言學與符號學雙重視角

  “第三版”從語言學視角出發探討翻譯問題,但卻超越了語言學視角,遵循從微觀逐漸過渡到宏觀的考察路徑。對等問題依然是該書的核心焦點。作者首先在語言學相關理論的觀照下探討了從詞匯、短語到語篇再到語用層面的對等問題。之后,該書特別從符號學視角闡發非語言符號與副語言符號在意義對等方面所發揮的作用。

  誠如作者的觀察,近年來,數字化新媒體催生了新型翻譯形式,多模態翻譯成為一種常見的翻譯形態,符號學層面的對等因而成為當下翻譯研究繞不過去的話題,這也是作者專章研討此問題的原因所在。作者以對等為主線,環環相扣、層層遞進,從語言對等到語用對等再到符號對等,最后在對翻譯倫理問題的討論中超越了對等。在作者看來,譯者對對等概念的理解,對翻譯策略的選擇,最終不僅受到職業倫理的制約,也可能受到其他倫理規則的指引(Baker,2018)。換句話說,譯者在某一具體語境下的翻譯行為或策略合乎倫理原則與否,對等并不是唯一的判斷標準。而當翻譯從過去單純的語言文字轉換發展到今天包含了多模態與符際轉換的翻譯形式,倫理問題也必然變得更為復雜。從語言學和符號學雙重視角來檢視翻譯,我們就會發現,盡管對等依然是翻譯活動中最重要的倫理追求,但某些情況下的不對等卻并不一定意味著對倫理規范的僭越。

  3.2 讀者友好型的編排與設計

  該書充分體現讀者友好的設計思路,無論在內容安排、例證選用還是配套練習的設計處處為讀者著想。

  首先,在內容安排上,本書從微觀層面的詞匯開始,逐步過渡到句子、篇章以及語用層面的探討。本書“總體上采用自下而上的編排思路問題進行梳理與剖析,主要出于教學考慮”(Baker,2018:6)。如此編排可以為讀者提供一個由淺入深、循序漸進的訓練機會。此外,該書整體內容安排上采用翻譯理論探討與實踐操練相結合的做法,這對解決當前翻譯研究理論與實踐分離的問題,具有重要啟示。

  其次,例證選用遵循語言多樣、體裁多樣、案例多模態的設計思路。該書具有教學法性質,除理論探討外,還提供了大量不同語對的實踐案例,覆蓋英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漢語等多個語種。例證題材涉獵廣泛,涵蓋不同國別的文學作品、兒童文學、翻譯研究論述、新聞報道等諸多體裁。此外,作者除提供文字、圖片文本及副文本案例外,還提供了大量音頻、視頻等多模態文本的超鏈接網址。總之,符號學多模態翻譯研究成果在該書中得到很好的呈現。

  最后,配套練習設計體現紙質練習與配套網站相結合的思路。在出版紙質書與電子書的同時,考慮到數字化時代的知識傳播特點以及讀者需求,提供配套練習網站。如此設計有助于改變翻譯研究成果的單一傳播路徑,增強讀者與作者之間、跨國讀者以及研究者之間的交流與互動。例如,中文練習幫助讀者反思漢語語言文化中的翻譯理論與實踐,有助于為翻譯研究提供一個中國方案,推動翻譯理論普適化與本地化的融合,進而提升翻譯研究的普適性。

  3.3 對未來翻譯研究的啟示

  “第三版”在體現上述特色與創新的同時,也為未來的翻譯研究在如下兩方面提供了啟示。

  首先,翻譯研究應該呈現多元互補、多學科交叉的局面。翻譯研究近年出現文化轉向、認知轉向、社會學轉向、敘事轉向以及技術轉向等(Snell-Hornby,2006;韓子滿,2007;張霄軍、賀鶯,2014;趙文靜、胡海珠,2015;張成智、王華樹,2016;張旭東、張偉,2016)。盡管貝克并不贊同“轉向”這一提法,但卻認同不同學科路徑能夠為翻譯研究帶來貢獻。她認為:“當你‘轉向’時,當然是轉至與原來不同的事物,拋開之前的研究,改變研究對象。我更愿意把翻譯研究看成非常多元的領域,很多人為這個領域帶來新觀點,進而豐富并促進其互補性的發展”(趙文靜、胡海珠,2015:70)。作者的這一觀點在“第三版”以一貫之。也有學者指出:“翻譯學是十分開放、包容的學科。過去幾十年,各種理論視角接連登臺、各領風騷,推動了翻譯學研究方向的轉變和范式的演進。為克服各自為政、局部精彩的弊病,翻譯學研究的調和折衷、學科整合傾向也日益凸顯”(覃江華,2016:63)。翻譯研究的學科整合思路在“第三版”中得到充分體現,這對未來翻譯研究的多學科研究趨勢具有重要啟示。

  其次,翻譯研究應與當今世界的熱點問題緊密結合。該書將翻譯研究置于全球化背景下進行考察,尤其關注當今社會與翻譯活動之間的互動。以翻譯倫理為例,全球化催生了字幕翻譯、網站翻譯、本地化等新興翻譯形式,進而引發對翻譯倫理的討論。對此,學界大致有三種聲音,認為完全符合翻譯倫理、完全不符合翻譯倫理,或在具體條件下符合翻譯倫理。作者強調:當下翻譯倫理的核心依然是“保密、中立以及準確”(Baker,2018:318)。值得反思的是:在戰爭、恐怖襲擊、難民營救等特殊時期與特殊場合,譯者是否應該保持中立?此外,在法律、道德與職業倫理之間,譯者該何去何從?所有這些都成了翻譯倫理在全球化語境下繞不開的話題,有待深入研究。

  4.結語

  “第三版”有效納入現代語言學、符號學以及翻譯倫理等最新研究成果,系統、全面地凝練了翻譯研究的最新動向。作者從多學科與跨學科研究視角探討翻譯研究在語言與符號層面的對等以及在倫理層面超越對等的問題,全面介紹了跨學科翻譯研究的最新成果,體現翻譯研究多學科整合的廣度與深度,對未來翻譯研究具有重要啟示,不失為翻譯研究的一部力作。

  “第三版”總體上有諸多創新之處,但相對于靜態圖片文本而言,該書的配套練習網站提供的動態多模態文本,包括音頻與視頻文本仍略顯不足。如果能在后期配套網站更新與維護中及時補充動態多模態文本,將有助于進一步拓展本研究的受益面,滿足更多讀者的需求。不過,瑕不掩瑜,整體而論該書是語言學、符號學以及跨學科翻譯研究的一部難得的指導性理論研究著作,也是一部操作性很強的翻譯教材。作者所采取的跨界研究視角以及讀者友好的研究設計必將為未來翻譯研究以及我國翻譯學科建設提供有力借鑒。

  參考文獻

  [1]Baker,Mona..In Other Words:A Coursebook on Translation(3rd Edition)[M].London&New York:Routledge,2018.

  [2]Baker,M.The changing landscape of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ing studies[A].In A Companion to Translation Studies[C].ed.Sandra Bermann and Catherine Porter.Oxford:Wiley Blackwell,2014:15-27.

  [3]Munday,Jeremy.Introducing Translation Studies(Fourth edtion)[M].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2016.

  [4]Snell-Hornby,Mary.The Turns of Translation Studies[M].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s,2006.

  [5]韓子滿.西方翻譯研究的轉向與進展--評《翻譯研究的多重轉向》[J].中國翻譯,2007(5):42-45.

  [6]賈洪偉.翻譯符號學的概念[J].外語教學,2016(1):94-97.

  [7]覃江華.影視翻譯研究的跨學科探索空間--《視聽翻譯:理論、方法與問題》介評[J].中國翻譯,2016(3):59-63.

  [8]任文.文化外譯--哲學符號學“認知差”概念的啟示[N].中國社會科學報,2017:7-21(004).

  [9]王銘玉.翻譯符號學芻議[J].中國外語,2015(3):1,22-23.

  [10]王銘玉.翻譯符號學的學科內涵[J].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學報,2016(5):1-10,18.

  [11]王銘玉,任偉.從語言符號學到翻譯符號學--王銘玉教授訪談錄[J].外語研究,2017(5):25-30.

  [12][意]蘇珊·佩特麗莉.符號疆界:從總體符號學到倫理符號學[M].周勁松譯.成都:四川大學出版社,2014.

  [13]張成智,王華樹.論翻譯學的技術轉向[J].翻譯界,2016(2):104-118,139.

  [14]張霄軍,賀鶯.翻譯的技術轉向--第20屆世界翻譯大會側記[J].中國翻譯,2014(6):74-77.

  [15]張旭東,張偉.翻譯的技術化傾向述評[J].外語研究,2016(5):88-91.

  [16]趙文靜,胡海珠.社會學視閾下的翻譯敘事建構研究--訪談著名翻譯理論家Mona Baker教授[J].中國翻譯,2015(1):67-70.

  [17]趙毅衡.符號學:原理與推演(修訂本)[M].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16.

  [18]趙毅衡.哲學符號學:意義世界的形成[M].成都:四川大學出版社,2017.

  注釋

  1在Mona Baker教授的《換言之》(第三版)即將出版之前,任文教授應出版社之邀為該書題寫鑒語,王洪林則參與網站《換言之》配套練習答案中文部分的設計。正因如此,兩位作者于2017年11月提前拿到書稿,也即著手書評寫作。該書于2018年3月剛剛出版,配套網站同時上線。本書評與新書上市幾乎同步,在時間上比較搶先。

作者簡介

姓名:王洪林 任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棒球比分大于7-50什么意思 排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11选5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网址 广东省11选5 陕西11选5走势图 53皇冠比分 攒劲甘肃麻将苹果版 4399大众麻将单机版 长牛策略 一本道女优快播 免费微信红包麻将 cba篮球比分直播 昆山百搭麻将游戏专区 优掌柜配资 福建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