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語言學 >> 語言·文化·生活
語言學視角下的網絡熱詞探析
2020年02月29日 21:13 來源:《開封教育學院學報》 作者:郝韶瑛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互聯網的普及使網絡熱詞逐漸進入日常生活用語中。大眾參與網絡熱詞的創造和傳播,既可以滿足自己與社會發生關聯的需求,也是自我時尚的一種彰顯。一方面,網絡熱詞以創造性和生動性促進了漢語語言的發展;另一方面,網絡熱詞的過度使用也導致語言不規范現象加劇。基于此,本文就從網絡熱詞的形成、語言特征、走向以及其對大眾文化的影響四個方面展開論述。

  關鍵詞:網絡熱詞;語言學;語言特征;走向;大眾文化

  作者簡介:郝韶瑛,晉中師范高等專科學校中文系講師。

 

  互聯網普及以來,一些網絡熱詞開始出現并廣泛運用于大眾的日常生活之中,甚至登上了主流媒體。網絡熱詞是指生成并流傳于網絡的被賦予特定時代和語言環境意義的使用頻率較高的新興詞匯。網絡熱詞,從宏觀角度講,是一種基于網絡媒體傳播而產生的文化現象,因此,當前對網絡熱詞的研究多集中于從社會文化和傳播學兩方面對其進行解讀。然而,就網絡熱詞本質來看,還是一種語言現象。眾所周知,語言是文化最重要的載體和組成部分,因此,筆者認為,從語言學視角來解析網絡熱詞才能更好地認識這一現象。

  一、網絡熱詞的發生和形成

  網絡熱詞具有“網絡”和“熱”兩個基本要素,從這兩個基本要素就可以很明顯地看出網絡熱詞形成的原因。網絡用戶的表達是網絡熱詞發生的原動力。網絡熱詞發生于網絡,用戶在使用網絡時,基于自身的表達需要會自由地選擇和組織語言,網絡熱詞就是在這個過程中被創造出來的。

  從發生學的角度分析,網絡熱詞的創造與作家在作品中創造新的語匯或新的表達方式沒有差別,區別僅僅在于傳播的方式和速度。眾所周知,優秀的作家在文學創作的過程中,往往會創造出新的語匯或表達方式,而這些全新的語匯或表達方式則有可能進入日常用語。但是,在互聯網普及之前,作品的流傳往往需要經歷漫長的過程,這就使作家的語言創新無法在短時間內形成熱度。網絡熱詞則不然,個體用戶創造的新詞通過網絡媒體的傳播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形成熱詞。所以,網絡熱詞就是個體用戶基于其表達需要而創造的新詞,并由網絡媒介傳播形成共鳴的語言現象。

  從語言構成的角度看,網絡熱詞的形成有舊詞新用和修辭創新兩種方式。首先,舊詞新用是使用原有語匯賦予新的含義。比如:“土豪”,其原意是指地方豪強勢力,多與“劣紳”連用,而在網絡中“土豪”的含義則演變為有錢、任性的人或行事風格。陳原先生在《社會語言學》中指出:“社會生活的發展引起了語音、語法和語匯的變異。語匯的變化適應并滿足社會生活的需要。”由這一經典概括可知,社會的發展不斷推動語言的演變,舊詞新用的語言發展過程中的常見現象,并非單純存在于網絡,但舊詞新用經由網絡傳播后,卻可以快速成為“熱詞”。其次,與舊詞新用相對,網絡熱詞的第二個形成路徑是修辭創新,即運用某種修辭手法創造出新詞,常用的修辭方式包括借代、諧音、節縮、隱喻等。(1)借代是不直接說出所要表達的事物,而選擇該事物的某一顯著特征或與之緊密相關的其他事物用以代稱。比如:以“腹黑”表示黑心肝,借指表里不一的人,以“油膩”代指不注意個人衛生的中年男性等。(2)諧音是利用漢字(或外語)同音或近音的條件,用同音字或近音字來代指本字。比如:“菊外人”意為王菊的粉絲,“word,哥”意為“我的哥”(表示對某人的稱贊)。在諧音造詞中,有一類其實是“錯音、錯字造詞”,基于拼音輸入法而出現了一些特殊的網絡熱詞。比如:“有木有”(有沒有)、“腫么啦”(怎么啦)。一望而知,這其實是由于輸入者的輸入錯誤造成的,但新詞與源詞讀音十分接近,一般不至于造成理解障礙,而新詞本身又帶有一定的趣味性,因而得以廣泛傳播進而成為網絡熱詞。(3)節縮是為了輸入簡便而形成的一種造詞方式,比如“高富帥”“白富美”等,但某些節縮詞也往往使人覺得“不適”,比如“喜大普奔”(喜聞樂見,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走相告)、“不明覺厲”(不明白但覺得很厲害)。(4)在因修辭創新而產生的網絡熱詞中,有一類特別值得注意的就是隱喻。隱喻造詞往往是因社會中出現了某個熱點事件,當網民以簡單詞語概括這一熱點事件時,所使用的概括語就可能成為網絡熱詞,比如“吃瓜群眾”“我爸是李剛”“且行且珍惜”,等等。

  網絡熱詞形成的另一路徑,筆者稱之為“語模”,意謂“語言模版”,即此類熱詞并非固定的詞組或短語,而是一個開放式可填充的語言結構。比如:“佛系XX”“XX,了解一下”“尬X”,具體如“佛系生活、佛系交友、佛系帶娃”,“游泳健身,了解一下”“皮皮蝦,了解一下”,“尬舞、尬聊、尬戲、尬演”。

  二、網絡熱詞的語言特征

  通過前文對網絡熱詞造詞方式的分析,不難看出網絡熱詞在語言上具備以下幾點特征。

  第一,創造性。索緒爾說,符號總是處在變化的狀態中。語言作為一種最基本的符號,其實一直都是在發展變化的,語言本身也需要不斷納入新的元素才能滿足人們交流、傳播和寫作的需要。網絡熱詞就是大眾為了滿足這種需求而進行的有意或無意的創造,所以,網絡熱詞的第一個語言特征就是創造性。當然,網絡熱詞也有其自身的創新特點。在互聯網普及之前,語言也是在不斷發展的,也有新詞不斷出現,但其創新方式一般都要遵守固定的語法規則。網絡熱詞中當然也有一部分是遵守既定語法規則的創造,但更多則是突破了固定規則的創造。

  第二,粗糙性。在已有的研究中,學者多以“低俗性”來概括網絡熱詞的語言特征,筆者認為,這一表述并不十分恰當。網絡熱詞作為語匯沒有高雅與低俗之分,但就其產生的方式而論的確帶有不可避免的粗糙性。網絡熱詞是網民創造的,其創造方式多為突發奇想,甚至是某個(些)網民的無意識錯誤,網民不可能像作家、語言學家那樣精雕細琢,其粗糙性也就不可避免,這也就是一些網絡熱詞使人感覺“不太舒服”的原因,比如“喜大普奔”,這樣的熱詞其生命力也十分有限。

  第三,生動性。與粗糙性相對的,就是網絡熱詞的生動性。網絡熱詞是網民自發創造的,但不是每個網絡詞都能成為熱詞,網絡熱詞之所以“熱”,一是因為其源于某一熱點事件,比如“小目標”“我爸是李剛”等;二是因為語言自身的生動性,比如“土豪”“油膩”等。打個比方,網絡熱詞就像山歌俚曲,“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固然精美,但就其生動性而言,總是不及“哥哥好比偷吃狗,三更來了五更走”(陜北民歌)。馮夢龍說:“世有假詩文,而無假山歌。”因為,相對于詩文,山歌才是真正活生生的。網絡熱詞的粗糙性和生動性就像一個硬幣的兩面,很難截然分開。

  三、網絡熱詞的走向

  語言是在不斷發展的,網絡熱詞亦然。從實際情況看,網絡熱詞大致有以下三種基本走向。

  第一,短期爆紅后迅速消亡。網絡熱詞數量巨大,難以精確統計,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些熱詞在經歷短暫爆紅之后迅速消亡。前文已述,一些網絡熱詞是源于某一熱點事件而產生,隨著人們對熱點事件的關注度逐漸降低,熱詞也就會隨之消亡。另外,一些熱詞在造詞上會使人感覺不適,此類熱詞一般也不會流行太久。

  第二,走出網絡,發展為日常用語。語言隨時代而不斷發展,一般來說,當社會生活中出現了新事物、新現象就會產生新的語言來指稱該事物、該現象。有一些網絡熱詞便是這樣,其并非來源于某一特定的熱點事件,而是脫胎于社會發展中出現的新的普遍現象,且其構詞符合固定的語法規則,這樣的熱詞就會走出網絡的限制,成為人們的日常用語,甚至被收入權威辭書,比如土豪、女神、官宣、點贊等。

  第三,依然并長期存在于網絡之中。網絡不僅僅是一種技術,對于現代人來說,網絡有時候更是一種生活方式或者生存狀態。在網絡交際的過程中,人們會使用一些特定的詞語來表達特定的意涵,這些詞語中的大部分嚴格來說不能算“網絡熱詞”,而只是“網絡用語”,比如親(網上交易過程中賣家和買家打招呼的禮貌用語)、沙發、樓主、潛水等。顯而易見,這些網絡用語基本都是舊詞新用,其“新意”只存在于網絡,其在網絡交際中的意涵與現實生活之中完全不同。

  基于網絡熱詞的三種基本走向,筆者認為,對網絡熱詞應采取開放包容的態度,對于那些較為粗糙的熱詞似乎不必太過苛責,這些詞語很可能在短時間內就會消亡。只是在一些較為正式的場合中,對于網絡熱詞的使用要采取嚴謹的態度,即包容的同時要警惕,才能促進語言良性發展。

  四、網絡熱詞對大眾文化的影響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和重要組成,網絡熱詞基于大眾文化而產生,也對大眾文化產生影響。網絡熱詞之所以熱,和傳播是分不開的,因此,網絡熱詞對大眾文化的影響最主要的體現在傳播領域。

  第一,促進社會交際。網絡熱詞就是在網絡交際的過程中產生的,是網民以舊詞新意或修辭創新的方式創造出的新詞或新的表達方式,修辭的使用往往使網絡熱詞更加生動。比如:“吃瓜群眾”“我也是醉了”,在交際中使用這類網絡熱詞,可以營造出比較輕松、幽默的氛圍,從而促進社會交際。

  第二,引導社會輿情。一些網絡熱詞是基于某一熱點事件而產生,當事件以一個全新的詞語或表達方式進行指稱或表述時,就會引起人們的獵奇心理,增加對事件的關注度,形成或擴大網絡輿情。比如:“表哥”(原陜西省安監局局長)、“我爸是李剛”,這些事件成為熱點和輿情關注對象當然不是由網絡熱詞引起的,但網絡熱詞無疑使熱點事件變得更熱,從而催生了更大的社會輿情。

  第三,造成了語言不規范現象加劇。有些網絡熱詞從產生伊始就不符合固有的語法規則,本身就不夠規范。另外,有一些網絡寫手為了謀求關注度或流量,故意使用網絡熱詞或按網絡熱詞的構詞方式創造一些帶有煽動性的表述,這些都加劇了語言不規范的現象。也正因如此,在一些正規場合,對網絡熱詞的使用應持嚴謹態度。

  參考文獻

  [1]彭蘭.網絡傳播概論[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

  [2]陳望道.修辭學發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

  [3]金艷麗.語言學視域下的2016年網絡流行語[J].安徽文學(下半月),2018 (8) :101-102, 114.

  [4] 史美娜.從網絡熱詞的出現看社會語言新發展[D].合肥:安徽大學,2011.

作者簡介

姓名:郝韶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大赢家比分-足球比分即时比分及时比分 皇冠比分h1133 成都麻将批发市场在哪里 双色球 秒速*赛车网址 中国体育竞彩比分直播 华瑞优配 摔角传奇 手机单机麻将游戏 浙江快乐12 微信海南麻将群 掌上福建麻将下载安装 港股配资 广东了36选7开奖 皇冠比分99814=皇冠C盘 汇配资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