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哲學
劉靖賢:事實與證據的高階探究
2019年06月20日 20:03 來源:《河南社會科學》 作者:劉靖賢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A Higher-order Inquiry for Facts and Evidence

  作者簡介:劉靖賢,男,哲學博士,遼寧大學哲學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主要從事邏輯學與分析哲學研究,遼寧 沈陽 110136

  原發信息:《河南社會科學》第201710期

  內容提要:陳波提出替換性論題,即形而上學的事實概念應該被替換為認知的證據概念。但是,形而上學和認識論是哲學研究的兩條平行路徑,二者不可偏廢。認知的證據概念并沒有看起來那樣美好,形而上學的事實概念也沒有看起來那樣糟糕。替換性論題應該被修改為替代性論題,即無論是形而上學還是認識論,直接的研究方式應該被替代為間接的研究方式。從直接到間接的轉變表現為一種高階探究方式,在溯因方法的框架下,這種高階探究方式又表現為在多種因素的綜合作用下尋找平衡點的過程。

  Chen Bo proposes the replacement thesis:the metaphysical concept "fact" should be replaced by the cognitive concept "evidence".But metaphysics and epistemology are two parallel approaches in philosophical studies.The cognitive concept "evidence" is not as good as it appears to be,and the metaphysical concept "fact" is not as bad as it appears to be.The replacement thesis should be revised as the substitution thesis:in both metaphysics and epistemology,mediate method should be substituted for immediate one.The transformation from immediate method to mediate one manifests itself as a higher-order inquiry,which,on the basis of abduction,seeks an equilibrium point between various factors.

  關鍵詞:事實/證據/高階探究/平衡點  Facts/Evidence/Higher-order Inquiry/Equilibrium Point

  標題注釋:基金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15CZX035)

 

  一、陳波的替換性論題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陳波認為,事實概念極其重要但又充滿歧義,事實的形而上學維度遭遇嚴重的理論困境,所以應該從認知角度說明事實的含義。他對事實的認知界定是:“事實是認知主體帶著特定的意圖和目標,利用特定的認知手段,對外部世界中的狀況和事情所做的有意義的剪裁、提取和搜集,因而是主觀性與客觀性的混合物。”根據陳波的隱喻性說法,“‘事實’是人們從世界母體上一片片‘撕扯’下來的。究竟從世界母體上‘撕扯’下什么,既取決于人們‘想’撕扯下什么,即人們的認知意圖和目標;也取決于人們‘能’撕扯下什么,即人們的認知能力;還取決于人們‘如何’撕扯,即人們所使用的認知手段和方法”[1]。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形而上學的“事實”概念應該被替換為認知的“證據”概念。筆者把這種觀點稱為替換性論題(replacement thesis)。

  筆者認為,替換性論題混淆了形而上學與認識論。實際上,形而上學和認識論是哲學研究的兩條平行路徑,二者不可偏廢。如果哲學研究的終極目標是真理,那么形而上學為真命題尋找基礎,認識論為真信念搜集根據。前者體現為形而上學的奠基關系(metaphysical grounding),后者體現為認知的根植關系(epistemic basing)。前者把真命題的基礎歸結為真值造成者(truth-maker),即事實;后者把真信念的根據歸結為真值證成者(truth-justifier),即證據。從當代分析哲學角度看,這兩條平行路徑都得到充分發展。進一步說,無論是在形而上學方面還是在認識論方面,都存在著直接與間接兩種相互競爭的研究方式。在形而上學方面,直接方式與間接方式之間的爭論體現為可能世界理論與本質理論之間的爭論;在認識論方面,直接方式與間接方式之間的爭論體現為證據主義與可靠主義之間的爭論。陳波的替換性論題背后的實際意思應該是:無論在形而上學方面還是在認識論方面,直接的研究方式應該被替代為間接的研究方式。筆者把這種觀點稱為替代性論題(substitution thesis)。

  二、認知證據的缺點

  陳波對形而上學的事實概念提出了一系列質疑:如何解決事實的個體化問題?如何為事實提供同一性標準?根據彈弓論證,所有真命題都符合同一個事實,如何避免事實的合二為一?命題如何符合或對應事實?這種符合或對應是關聯性還是同構性?究竟是事實在先還是命題在先?人們是通過命題去尋找事實還是通過命題來刻畫事實?實際上,這些質疑對于證據來說也是適用的。

  首先,證據的識別問題類似于事實的個體化問題。證據來源于主體所擁有的經驗內容,它的作用在于為主體的信念提供證成,所以證據是相對于主體而言的。如果主體被證成的信念是由主體所擁有的證據確定的,那么證據的差異將導致信念的差異。或許可以給出如下標準:通過信念識別證據,也就是說,從“兩個主體具有相同的被證成的信念”推導出“他們擁有相同的證據”。但是,這樣的標準是經不起推敲的,因為人們的信念總是處于變動和修正的過程中。例如,張三和李四都聽到某個人在自我介紹時說“我的名字是約翰”,張三和李四都以此為證據來證成他們的信念,即“這個人的名字是約翰”。在這種情況下,張三和李四似乎具有相同的信念,也擁有相同的證據。但事實上,張三并不相信這個人的名字是約翰,因為張三還擁有如下證據,“這個人是精神病患者,他說的話是不可信的”。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張三和李四都擁有同一個證據,但他們并不具有相同的被證成的信念。在這個意義上,如果主體信念的證成需要證據,那么證成信念的證據是主體所擁有的全部證據。這與如下說法是類似的,如果命題對應于事實,那么它對應于同一個事實,即唯一的大事實。

  其次,信念與證據之間的匹配問題類似于命題與事實之間的對應問題。對于事實來說,存在著如下循環:一方面,命題先于事實,人們通過命題尋找事實;另一方面,事實先于命題,人們通過事實建立命題。這樣的循環也存在于證據與信念之間:一方面,信念先于證據,人們通過信念搜集證據;另一方面,證據先于信念,人們通過證據形成信念。也就是說,一個信念的最終證成不僅需要證據,也需要其他信念。例如,神創論和進化論是歷史上兩種關于人類起源的信念或假說。神創論把人類看作上帝創造的產物,這個假說當然需要相關證據的證成。然而,進化論把人類看作自然選擇的結果,它作為一種競爭性假說已經威脅到神創論作為人類起源唯一解釋的地位。這表明,不論一種假說是否得到證成,與之競爭的假說的存在已經降低了這種假說本身的可信度。在這個意義上,一個信念的證成不僅需要主體的全部證據,也需要主體的所有其他信念。

  由此可見,認知的證據概念并不比形而上學的事實概念更美好,對形而上學事實概念的一系列質疑都可以轉嫁到認知的證據概念。除此之外,更為嚴重的是,認知的證據概念還面臨懷疑論的挑戰。無論是近代還是當代,認識論的發展都伴隨著懷疑論的陰影,例如笛卡爾的惡魔以及普特南的缸中之腦。面對懷疑論的挑戰,當代認識論中出現證據主義(evidentialism)與可靠主義(reliabilism)之間的對立。證據主義認為,主體信念的證成取決于主體所擁有的證據,這些證據是由主體的心靈狀態構成的;可靠主義認為,主體信念的證成取決于主體信念來源的可靠性,包括記憶、知覺、內省等的可靠性,這種來源的可靠性并不等同于主體的心靈狀態。針對懷疑論的挑戰,證據主義認為,奇異世界中的人們是正確的,因為誤導他們的不是證據而是惡魔,他們的認知行為本身是合理的;但是,可靠主義認為,奇異世界中的人們是錯誤的,因為惡魔和證據都誤導了他們,他們的證據并沒有建立在可靠來源的基礎上。一般來說,證據主義被看作認知的內部主義(internalism),可靠主義被看作認知的外部主義(externalism)。內部與外部是相對于心靈狀態而言的,內部是指心靈狀態的內部,外部是指心靈狀態的外部。相應地,筆者把內部主義看作直接研究方式,因為它直接面對主體的心靈狀態;把外部主義看作間接研究方式,因為它間接面對主體的心靈狀態。

作者簡介

姓名:劉靖賢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