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哲學 >> 中國哲學
知情意:王陽明良知論的三個面向
2019年04月04日 10:04 來源:《貴陽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陳立勝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Cognition,Affection and Conation":Three Dimensions of Wang Yangming's Conscience Thought

  作者簡介:陳立勝,中山大學 哲學系,廣東 廣州 510275 陳立勝(1965- ),男,山東萊陽人,中山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博士。主要研究方向:儒家哲學、宗教現象學。

  原發信息:《貴陽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第20184期

  內容提要:王陽明的良知概念是“知孝知弟”“知愛知敬”“知是知非”(“知”)、“好善惡惡”(“意”)與“真誠惻怛”(“情”)三位一體之概念;在良知所指點的本心全體之中,真誠惻怛是奠基性的,本心在根本上乃是渾然與物同體之感通、感應的覺情與能力;以“是非之心”指點本心乃是王陽明基于修身工夫之考量,點出一“知”字,工夫始有下落處、入手處。

  Wang Yangming's concept of conscience refers to "knowing filial piety and knowing the fraternity","knowing love and knowing respect","knowing the right and knowing the wrong"(cognition),"loving goodness and hating badness"(conation),and "being honest and compassionate"(affection).These three dimensions are Trinitarian."Being honest and compassionate" is in the center and as the core of conscience,and basically,conscience should be consistent with the things in perception,and affection.Using the idea of "knowing the right and the wrong" to guide the gain of conscience is Wang Yangming's consideration for cultivating one's moral character.To achieve this goal,"knowing" can have its objects.

  關鍵詞:王陽明/良知/知情意/是非之心/Wang Yangming/conscience/"cognition,affection and conation"/"knowing the right and the wrong"

 

  早在王陽明提出致良知教之前,“知”“良知”即已頻頻出現在陽明的工夫論說之中,此階段的“知”(“知是心之本體”之“知”)“良知”基本上是指一先天的感通、感應能力(見父知孝、見兄知弟、見孺子入井知惻隱),這種能力人人本具,只要將后天習染的、血氣夾雜的私欲撥開、蕩滌,即讓此心純乎天理,此種能力即沛然莫之能御而必體現于實際的行動之中,故陽明又以知行的本體原是一個來指點這一“良知”。而如何讓此心純乎天理?或靜坐收斂身心,涵養本原,或省察思慮,克制私欲,而其要則是戒懼慎獨的立誠工夫,即始終對“意念”保持高度警醒,誠意工夫、立誠工夫最終是讓吾人本具的先天的感通、感應能力如實地實現出來,而無一毫私欲夾雜。而誠意、立誠工夫必預設“知誠”這一“知體”的存在,省察工夫亦必預設知是知非的是非之心的存在。這一“知體”最重要的含義不再是知孝、知弟、知惻隱一類感通、感應能力,而是對善惡意念進行辨別與判斷的能力。在提出致良知教之后,良知作為本體,其最重要的作用即“知是知非”,這是一種先天的、普遍的、恒在的道德意義上的詳審精察能力,是成圣的關鍵所在。心之發動或善或惡(“有善有惡意之動”),“此心之自體即其靈昭明覺之自己未嘗不知之,此即所謂良知。如此,這良知即越在經驗層上的意之上而照臨之”[1]195。這種“良知之自知之”的能力可以說是陽明立致良知教之后,良知至關重要的一個含義。

  無疑,王陽明的“良知”概念出自《孟子》,這一點陽明本人都有反復交代:“孟子云:‘是非之心,知也。’‘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即所謂良知也。”[2]189(《王陽明全集》卷五,《與陸原靜二》)“良知者,孟子所謂‘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者也。”[2]971(《王陽明全集》卷二十六,《大學問》)但陽明賦予了良知更加豐富的內涵,它實際上已經涵蓋了孟子的四端之心,而且更準確地說,它也不限于四端之心,整個道德本心所具備的能力皆可視為良知之內涵,“知戒慎恐懼”“知惻隱”“知羞惡”皆是“良知之條件”[2]193(《王陽明全集》卷五,《與黃勉之二》),這里“條件”即“要項”的意思,換言之,“知戒慎恐懼”“知惻隱”“知羞惡”皆是良知之“要項”。后世朱子學派斥陽明良知概念只舉“良知”而遺“良能”、只舉是非之端而遺其余三端,此皆囿于門戶之見而未能切中陽明良知之實事。

  一、良知之為“知”

  良知之為“知”大致有三義。一是知愛知敬、知孝知弟的能力,一是知是知非的能力,一是獨自知道的能力。茲分別述之。

  第一,作為“知愛知敬”“知孝知弟”之“知”:

  “知是心之本體。心自然會知。見父自然知孝,見兄自然知弟,見孺子入井,自然知惻隱。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若良知之發,更無私意障礙。即所謂‘充其惻隱之心。而仁不可勝用矣’。然在常人不能無私意障礙。所以須用致知格物之功,勝私復理。即心之良知更無障礙,得以充塞流行。便是致其知。知致則意誠。”《傳習錄》)

  惟乾問:“知如何是心之本體?”先生曰:“知是理之靈處。就其主宰處說便謂之心。就其稟賦處說便謂之性。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無不知敬其兄。只是這個靈,能不為私欲遮隔,充拓得盡,便完完是他本體。便與天地合德。自圣人以下不能無蔽,故須格物以致其知。”(《傳習錄》)

  以上兩條中“知”實已是“良知”義,“知”字在這里兼良知與良能,即人人本具的、天然的感應能力(見“自然知”“無不知”……)。以知孝、知弟指點本心乃象山指點學者之一貫風格:“居象山,多告學者云:‘女耳自聰,目自明。事父自能孝,事兄自能弟,本無欠缺,不必他求,在自立而已。’”[3]254“自能”即天然本具的能力,陽明云見父兄“自然知”孝弟,其義不外象山所說事父兄“自能”孝弟。在《武陵縣學記》中,象山更是明確以“愛敬”闡述“良知”:“彝倫在人,維天所命。良知之端,形于愛敬,擴而充之,圣哲之所以為圣哲也。先知者知此而已,先覺者覺此而已。……所謂格物致知者,格此物、致此知也。”[3]152格物、致知都是格此、致此(良知之端),陽明之致良知思想已是呼之欲出了。陽明稱這個作為能力的“知”是“理之靈處”,故可稱為“靈知”。“自然”“無不”等詞均表明此“知”與“能”是“良”(“天然之良”),即出于“天賦”,所謂“人人自有,個個圓成”。顯然,陽明之良知實兼良能義,且此為陽明本人反復致意者,如“‘惟天下之至圣為能聰明睿知’。舊看何等玄妙!今看來原是人人自有的,耳原是聰,目原是明,心思原是睿知。圣人只是一能之爾。能處正是良知。眾人不能,只是個不致知。何等明白簡易!”(《傳習錄》),又說:“知良能是良知,能良知是良能。”

  在與徐愛的對話中,陽明尚有“性是心之體”的說法,此說出自朱熹。朱熹解《中庸》“天命之謂性”,屢屢強調天命便如“君之命”,性即是“職事”。作為“天民”,其受天之命是“天性”,其職事是“天職”。“性”是從“稟賦處”說,見父兄自然知孝弟,乃是天賦之性、是“天命”“天性”,故是人之為人的本分、天職所在,就此而言,知孝、知弟之“知”亦是本分之“知”,是人天然本具的盡自己天職的能力:“性是心之體。天是性之原。盡心即是盡性。‘惟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知天地之化育’,存心者,心有未盡也。知天如知州知縣之知,是自己分上事”(《傳習錄》)。“知州”“知縣”即是對一州、一縣之事知悉、負責,一州、一縣之事均為一己分上事,與此相類,“知天”即是對天賦一己之性知悉、負責。就此而論,良知即是盡天職之能力。

作者簡介

姓名:陳立勝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卡五星规则 湖南快乐10分两胆全中 河北快3开奖结果 117期开的什么生肖 平特一肖中奖概率 邳州麻将机那里卖 奥门银河ag真人堵场 重庆幸运农场开几期 七星彩走势图大星 麻将赌博群 国标麻将哪里可以玩 河南快三分布走势图 特码资料2019开奖记录 六肖中特全年无错公式 qq棋牌游戏什么能赢qb 重庆百变王牌投注小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