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宗教學
宗教比上帝更深奧:德沃金的宗教觀
2020年02月25日 10:5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張東艷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羅納德·德沃金(Ronald Dworkin,1931—2013)是公認的當代英美法學理論傳統中最有影響的人物之一。這位畢生追求“法的德性(整全性)”的法學家,臨終前完成了他的最后一本著作——《沒有上帝的宗教》。在這本書中,德沃金系統地闡釋了他的宗教觀,并希望“能為開展理性對話和緩解宗教恐懼與宗教仇恨有所貢獻”。在這部作品中,德沃金既認識到人性的豐富可能性,也看到了有神論宗教的超然局限性。

  德沃金從無神論出發,對宗教的內涵作了更為寬泛的闡釋和理解,消弭了無神論宗教和有神論宗教之間的界限。在他那里,“宗教”是一個可以彈性建構的開放性和解釋性概念,表征的是一種卓爾不群的世界觀。這種世界觀認為,宇宙萬物均有其內在的客觀價值,而人的生命既蘊含著宇宙秩序,又富有存在的意義。宗教不等于上帝,宗教要比上帝更深奧,承認宗教并非一定意味著對人格神的信仰。有神論的宗教信仰只是這種世界觀的一種可能但絕非唯一的表現形式。“設若我們可以將上帝從宗教中分離,能夠逐漸明白什么才是一種更為本質和整全的宗教觀,進而明白這種宗教觀并不需要假設一個超自然的人格神,我們就可以把科學問題與價值問題更為明晰地分離開來。”盡管無神論者并不信仰一個人格化的上帝,但他們同樣會感到存在一種無可逃避的倫理或道德責任,這種責任要求他們過一種好的有意義的生活。無神論者以他們自己所經驗到的有意義的生活而自豪,也會為他們感到被虛度了的生命承受一種“無解的遺憾”。歐克肖特認為,人的生命內含獨特的價值和意義,堅定地擁有自身就擁有一切。德沃金同意這一主張,認為并非只有獲得了上帝或其他人格神的恩典,人的生命意義才驟然澄澈和明朗。

  在德沃金看來,任何對生命意義或自然奇跡的判定都不能僅僅依賴一種描述性的真理(descriptive truth),無論這種描述性的真理是多么崇高或神秘,最終還是要溯源至更為根本的前提性價值判斷。區別于各種形式的自然主義者,德沃金始終沒有放棄構建一個徹底獨立的價值世界的努力。他高度認可休謨有關事實與價值兩分的理論,認為科學事實無法支持價值判斷,有神論宗教中的科學部分和價值部分是完全可以獨立的。

  以卡爾納普為代表的邏輯實證主義者,基于“嚴格科學主義”的哲學觀,將價值話語貶低為“無根基的偏好”和不可認知的“無意義的胡言亂語”,主張將價值踢出理性的范疇。區別于邏輯實證主義者,德沃金始終強調價值是一種獨立且完整的實存,而非僅僅是一種“純粹的傾向”,應時刻警惕“是”與“應當”之間的“突然聯系”。“價值的真實一如樹木與痛苦的真實。”在德沃金那里,與宗教思考有關的價值內含兩個核心的價值判斷。一是人的生命具有無法低估的客觀重要性,人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肩負起“活得幸福和有意義”的深沉而崇高的倫理責任。二是我們的生命所依托的自然不僅僅是一個客觀事實,其本身就具有內在價值和奇跡。自然的內在之美和生命的內在價值才是一種更為整全和徹底的宗教人生觀。這種整全的宗教人生觀足以使人們走出“信仰的荒蕪”,超越人生的虛無和局限,進而達至生活的美的充盈和完滿。而這一切并不依賴于上帝或其他人格神的恩賜。在非人格神的“超自然”體驗中,人格神與非人格神的界限漸趨模糊,直至消弭。

  德沃金并非是要否定上帝的存在,而是認為上帝的存在并不能確保宗教價值就是真理。神意本身并沒有創造價值的能力,不能僅憑自身存在這一事實就使價值判斷直接兌現為真理,一個必要的前提性假設不能缺場。換句話說,上帝的存在或其屬性只能有限度地為宗教價值辯護,只能作為一種并非至關重要的事實來引入一些獨立的前提性價值判斷(background value judgment)。上帝的存在至多只能作為一個“次要的前提”。即便是全知全能的上帝,在道德和價值判斷面前也會束手無策,它沒有能力在眾聲喧嘩的道德論爭中給出一個權威的答案。

  在有神論宗教中,似乎只有承認上帝的創世才能圓滿解釋世界的復雜性,尤其是人類生活的“非凡復雜性”。然而,窘迫的現實是,即便有了上帝的假設,我們依然沒能走出哲學的困境,“信仰的荒蕪”并沒有因為上帝的出場而徹底消除。德沃金承認,一個超然且全知全能的上帝的存在是“一種非常奇特的事實”,但他同時強調,上帝的存在仍然屬于事實的范疇,只有在相關前提性道德的涵攝和觀照之下,科學事實對價值判斷的影響才是可能的。“上帝的存在”這一事實本身不能徑直通達價值的領域。如果可以引用其他價值來對這些前提性價值進行辯護,這些前提性價值就可以被妥帖地放入一個能夠自圓其說的價值體系內,從而獲得被證實的可能性。“除非存在著獨立的前提性原則,上帝的存在才可以在為某種特定的價值信念辯護時是必要且充分的。”恰恰是由于價值獨立于包括上帝的歷史在內的歷史,有神論者的信仰才是可以說得通的。

  按照德沃金的主張,我們對宗教的理解應該比單一的上帝信仰更深刻,唯其如此,才能更好地解釋和應對人們信仰的多樣性與復雜性。基于這種“開放而博愛”的宗教觀,他進而主張,無論是否信仰上帝,人在原則上都應有權自由地表達其對于生命和責任的深刻信仰。即便沒有一個博愛的上帝,每個人的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依然足夠獨特而不可阻擋”。

  在宗教思考的漫長之旅中,上帝確實是一個“可以停頓的地方”,但如果我們的思考和想象止步于上帝,將難以捕獲宗教的全部神秘。相對于博大深邃的宗教來說,上帝對人的想象、情感和信仰的調動是有限度的,作為人格神的上帝沒有能力全部地承載宗教的秘密。在德沃金看來,無論有沒有給上帝留出位置,宗教都應將個人的生命與某種超然的客觀價值聯系起來,直面人的存在的目的和意義問題。“一種說得通的宗教性信仰需要解釋人的生命為何并且以何種方式具有客觀的內在重要性。”德沃金甚至認為,某些人信仰上帝可能僅僅是源于對報應的恐懼,而不是對自身生命價值的敬畏和認可。如果完全依從上帝的意志生活,在道德或倫理上將“絕對地沒有意義”。“引導和支撐人們把生活過得有意義的是一種信仰,即一種獨立、自洽且具有客觀性的價值標準。”無論是有神論者還是無神論者,如果沒有對這一價值標準的持守和敬畏,他們所謂的信仰和虔誠都是可疑的。

  在德沃金的宗教理想中,無神論者完全可以無障礙地接納有神論者,有神論者也可以同情地理解和承認無神論者的政治與道德信仰。在他看來,無神論者和有神論者對客觀價值標準的探尋和持守,要遠比把他們區隔開來的人格神信仰更具根本性。盡管不可證明的上帝在宗教中依舊占據著醒目的位置,但關于宗教自由的思考不應該狹隘地從是否信仰上帝或其他人格神出發,應把宗教自由作為一種獨立的倫理或道德權利去追求。

  (作者單位:洛陽師范學院法學與社會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張東艷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 吉林麻将app 黑龙江p62 百家欧赔即时指数 欧美精品视频免在线观看 大众麻将官网 35选7中奖图表辽宁 cba实时比分直播 最全篮球比分 快拨一本道 皇冠比分网90篮球 广西麻将胡牌牌型大全集 浙江11选5 世界杯足彩比分推荐 微乐广西麻将下载安装 a片快播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