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專題 >> 熱點專題 >> 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社會科學》的理論視野專題 >> 社會學
移動互聯網的崛起與社會變遷
2018年12月17日 22:4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王迪 王漢生 字號
關鍵詞:移動互聯網;網絡;分化;交往;研究;傳統互聯網;手機;社會表達;中國社會;社交

內容摘要: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網絡所引發的社會變遷邁進了新的階段。相比于傳統的桌面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打破了既有的時空邊界,從而在微觀個體層面的社會交往、中觀群體層面的社會表達、宏觀結構層面的社會分化等多個維度起到形塑社會的獨特作用。

關鍵詞:移動互聯網;網絡;分化;交往;研究;傳統互聯網;手機;社會表達;中國社會;社交

作者簡介: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網絡所引發的社會變遷邁進了新的階段。相比于傳統的桌面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打破了既有的時空邊界,從而在微觀個體層面的社會交往、中觀群體層面的社會表達、宏觀結構層面的社會分化等多個維度起到形塑社會的獨特作用。

  移動互聯網與時空重塑

  移動互聯網對空間和時間的重塑,根源于其終端的移動性和便攜性,這是它與傳統互聯網最本質的差異。這樣的特點帶來了移動互聯網使用時間的極大延續和空間上的無限延展:移動設備一般都以遠高于PC電腦的使用時間伴隨在其主人身邊,用戶在移動中隨時隨地可以接入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不間斷地滲透到了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人們的碎片時間和各種場合幾乎全部被占領。我們很難界定移動互聯網是賦予了人們更多的可利用時間、還是擠占了原有的休閑時間;究竟是帶來了空間上的延展,還是以移動終端的各種功能替代了空間功能的差異性。

  此外,移動互聯網的特性使人們對于民族、國家等各種共同體的認同感超越了時空的阻隔、在最廣闊的范圍內得到擴大。需要注意的是,這種認同形成既有可能造就跨國界的民族團結;也存在著放大族際文化差異性、以單一的族群認同來消解國家觀念的極端民族主義風險。

  移動互聯網對社會交往方式的重塑

  在互聯網出現之前,碎片化的社會中充斥著原子化的個人。以手機微博、移動QQ、微信為代表的一系列元素,打破了原有的社會邊界和人際交往模式,編制了一張行動者網絡,擴大了“生活共同體”的概念,建立了一種雖然不是面對面、卻彼此熟悉、信任、相互依賴的“虛擬社區”或“半熟社會”。

  借助移動互聯網形成的紐帶給社會交往帶來了區別于PC網絡時代的變化。首先,在傳統互聯網上既已出現的虛擬社區只有到了移動互聯網的時代,才能完全超越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隨時隨地影響人們的互動狀態和交往方式,真正形成與“實存共同體”和“想象共同體”相對應的社會存在形態。

  其次,由于移動網絡接入的便利性、移動社交工具的伴身性和移動交流方式的粘著性,網絡使用行為的時間總長和頻密程度都在近年來獲得了巨大的增加,“現實交往”和“虛擬交往”的份額在一定范圍內獲得了共同增長的可能性。

  最后,基于移動互聯網建立的關系的強弱程度,還需要結合具體的移動社交平臺進行討論。

  移動互聯網背景下的社會表達與集體行動

  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使人們的分享意愿與表達行為能夠以一種更為便捷、即時的方式實現,以其“隨時隨地”的特征彌補了傳統互聯網的意愿表達和信息發布缺口;以手機為代表的移動互聯網終端,整合了報紙、雜志、廣播、電視、互聯網等各類媒體,逐漸成為人們獲取資訊的主要渠道,成為裝在口袋里、隨時相伴、帶著體溫、接觸最頻繁的媒介終端。這種極大的便利性在滿足人們需求的同時,也進一步推動和促進了人們對自我呈現與社會表達的渴望。

  與此同時,我們也應注意到由移動互聯網上的社會表達所帶來的群體心理的變化以及由此產生的集體行為。網絡公共空間內的表達與釋放可能演化成為對網絡事件或社會事件的批判、甚或演變為激烈的網上抗議。而當網絡上的集體行為蔓延到線下,移動互聯網將現代社會中原本彼此不相干的“原子化”的個人,通過手機QQ、微博、微信等方式集結在一起,并隨時隨地保持交流、呼應和彼此感染的狀態,在某些外部條件的作用下,存在著集體情緒聚積和集體行動形成的風險。

  移動互聯網的使用與社會分化

  網絡社會是現實社會的延伸,反過來,現實社會結構也受到網絡社會中“分層”或“分化”現象的重構:互聯網在為人們提供獲取信息的眾多機會的同時,也在某種意義上加劇了社會群體結構的兩極分化;與以往社會不平等表現在分配、收入等貧富不均的方面相比,由于對技術使用方式的不同所帶來的知識不平等和信息不平等,所造成的社會結構中的“數字鴻溝”是前所未有的。

  對移動互聯網不同的依賴程度,更造就了不同的生活方式:一部分用戶只是在移動互聯網上簡單地獲取信息,而另一部分更加依賴移動互聯網、甚至被“捆綁”在上面的用戶,從衣、食、住、行,到休閑娛樂、社交工作,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已經被各種移動應用程序改變和重塑了。于是,日常生活“數字化”程度的差異會帶來更大的“數字鴻溝”,甚至引起社會分層和結構方面的斷裂。

  理解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特征的社會背景維度

  中國移動互聯網超高速發展的動力來自于哪里?

  首先,中國社會的高流動率,是移動互聯網發展的最大支撐。中國特有的城市化進程和教育發展軌跡造成了中國人口、特別是年輕人的高度流動性,由此表現出的周期性城鄉流動、城市擴張帶來的通勤時間增加以及越來越頻繁的旅游和公務出行,都為中國移動互聯網的高速增長提供了最堅實的社會需求,這就是中國移動互聯網不同于歐美諸國的最大特點,也是中國移動互聯網一枝獨秀的根本原因。

  其次,社會的急劇分化、不平衡發展和代際差異是理解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路徑和特點的重要維度。現實社會分化主要表現在因權力、社會聲望和財富等稀缺資源的不平等占有上,而在移動互聯網主導的“掌上社會”中,年齡、性別這些所謂生物學特征,以及消費取向、審美偏好與生活方式的差異等對社會分化起到的作用大大增強,這就使得“掌上社會”的分化與現實中國社會中的分化并非完全一致,而是彰顯了新歷史時期社會的分化。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將更加參差多態,也更加具有階層之間、族群之間、代際之間的歧異化特征。

  最后,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狀況植根于獨特的文化傳統。移動互聯網的使用方式和賦予用戶的意義存在著植根于社會狀況和文化背景的國別差異。比如國內外研究大多從“個人媒體”的發展、民主政治參與意愿、技術需求、代際特征等角度解讀歐美國家社交網絡的活躍程度;反觀我國社交網絡平臺發展的過程,則有更多嵌入在中國文化傳統和社會結構中的因素在發揮作用:比如微信和支付寶紅包近年來的興起以及在春節期間形成的網絡狂歡現象,如果簡單地從營銷策略、游戲規則和娛樂精神的角度來解釋其成功則顯得局限,而更應該看到其植根于中國社會節慶文化的一面,并在網絡社會關系結構的框架下,從傳統禮俗的網絡化延續和時尚化表現的角度加以透視。

  總的來說,移動互聯網在中國的快速發展在很大程度上是與獨特的社會背景相關聯的。這種發展既延續了傳統互聯網對社會形態的建構,又在時空重組、社會交往、信息傳播與表達、社會分化等方面發揮著獨特的形塑當今中國社會的作用,對以“互聯網時代的社會轉型”為主題的社會學研究提供了若干新的分析路徑和研究視角。

  當然,傳統社會學的研究方法對于考察人們的網絡行為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加上在網絡中獲取研究對象行為信息的倫理限制,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社會學研究面臨著方法層面的新挑戰。如何將移動互聯網發展成為定性研究的長期民族志田野和定量研究的海量數據資料庫,從而形成新的數據搜集方式、信息收集路徑和資料分析手段,是值得進一步研究的議題。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原文發表于《中國社會科學》2016年第7期,李凌靜 摘)

  

作者簡介

姓名:王迪 王漢生 工作單位:北京大學社會學系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顏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U020181218355224031497.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太子心水三肖选一肖 幸运28稳赚软件 北单官网开奖sp 时彩稳赚投注技巧 在农村做什么小吃赚钱 号多搬砖怎么赚钱吗 万条筒什么意思 2019手机彩票软件排行榜推荐 时时彩后二技巧方法 qq分分彩计划 用打印投注单出票 湖南快乐10分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 新浪财经 上证指数 时时彩代理加盟 山西彩票快乐十分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