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奖金少

 首頁 >> 社科關注
重新思考比較政治學中的范式演進譜系
2019年10月16日 09:00 來源:《南開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1期 作者:張春滿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

  20世紀后半葉,比較政治學經歷了行為主義到新制度主義的研究范式演進。在21世紀初,新制度主義進一步向話語制度主義演進。對于這個演進譜系,與之相對應的學術研究視角則是由微觀主義向宏觀主義,再向整體主義轉向。對這個演進譜系有必要進行理論探討。話語制度主義和整體主義研究視角對轉型期的中國也具有諸多借鑒意義。在改革開放四十年的中國,我們應該對話語與制度的關系進行認真的反思和研究。

  關鍵詞:

  比較政治/行為主義/新制度主義/話語制度主義

  作者簡介:

  張春滿,復旦大學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副研究員,主要從事比較政治學、中國政治和國際關系研究。上海 200433

 

  比較政治學中一個重要的路徑演進譜系是從行為主義發展到新制度主義。這一點在國內外學術界已經形成了廣泛共識。但是對于新制度主義在哪些方面實現了對行為主義革命的范式超越,學術界還是莫衷一是,需要對此提出新的研究論斷。話語制度主義在政治學尤其是比較政治學中的興起,雖然很難再次掀起學術研究的范式革命,但是在很多方面對新制度主義進行了極具建設性的補充和發展,尤其是其背后所體現的整體主義研究視角,更是值得借鑒。我國學術界對話語制度主義的理論內核還缺乏系統的研究,希望對話語制度主義的評述引起國內學術界關注。

  一、行為主義革命為何遭受挑戰?

  行為主義為何能夠在二戰結束之后迅速興起?政治學尤其是比較政治學發展中之所以會出現行為主義革命,是一系列內生性和外生性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二戰以前,政治學研究主要圍繞著西方的幾個強國展開,重點是進行描述性的討論。二戰結束之后,大量新生國家誕生,作為霸權國的美國為了維持自身世界霸權優勢的需要,鼓勵區域研究和現代化理論的開展。在這種背景下,原有的以介紹幾個大國的憲法和制度結構為主的研究就過時了。這是行為主義革命出現的外生性因素。當分析性的研究取代描述性的研究,如何開展科學的分析就變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

  芝加哥學派在認識論和方法論上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引領了行為主義政治學的發展浪潮。在認識論上,芝加哥學派主張從其他社會科學領域借鑒有益的概念和認識框架。社會學中的塔爾柯克·帕森斯(Talcott Parsons)、馬克斯·韋伯(Max Weber),人類學中的克萊德·克拉克霍恩(Clyde Kluckhohn)、露絲·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科拉·迪布瓦(Cora Dubois),經濟學中的肯尼斯·阿羅(Kenneth Arrow)、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戈登·塔洛克(Gordon Tullock)和曼瑟爾·奧爾森(Mancur Olson)等人的研究開始對政治學產生影響。結構功能主義、歷史文化主義、價值導向理論、理性選擇理論在政治學尤其是比較政治學中大行其道。在方法論上,行為主義革命倡導把定量數據放到研究工作的重要地位,主張研究層次應該放在可以觀察的行為上。例如,20世紀50年代大衛·杜魯門(David Truman)提出:“個人或者群體的行為只有通過直接的觀察或者行為數據的推斷才能被知曉。”①對定量數據的收集、挖掘和解釋,直接推動了定量政治學在美國的興起。

  行為主義政治學的出現是順應學科發展的潮流的,那么它為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會遭遇制度主義路徑的挑戰?很多學者把新制度主義的興起歸結于行為主義政治學在整體上的學術解釋力不足。行為主義革命在發端伊始有兩個重要的理論支點。第一個理論支點是政治行為能夠反映出行為者真實的偏好。第二個理論支點是所有個人的行為偏好組成了集體行動的全部內涵。這兩個理論前提在新制度主義者眼中都是有問題的(見表1),因為他們都依賴于可以觀察的行為。新制度主義者認為,把可以觀察的行為作為研究重心是行為主義和新制度主義的分水嶺。②新制度主義是把制度作為研究重心,從而取代了行為主義政治學。

  上述判斷并不準確,行為主義政治學并非完全被新制度主義所取代,而是行為主義政治學的一條路徑逐漸演化成了新制度主義。20世紀60年代行為主義政治學開始出現分化,一個路徑是強調對普遍性知識(universal knowledge)研究,另一路徑則強調對情景性知識(contextualized knowledge)的研究。在第一條路徑中,通過對不同國家進行比較分析,按照行為主義政治學邏輯,很多行為體的偏好是一致的,那么他們所表現出來的行為以及產生的政策后果也應該是一致的,但是現實恰恰相反。理論上一致的行為偏好,卻在不同背景下產生了迥異的行為和政策。對于這一問題的研究,促使行為主義者反思自身路徑的局限,從而引入了制度分析。制度分析并沒有拋棄對可觀察行為的研究,而是補充和完整了對政治行為的研究。所以,新制度主義對行為主義革命的范式超越,是一種演化模式的斷裂式均衡(punctuated equilibrium)③,不是割斷性的顛覆式均衡。在研究視角上,新制度主義的興起標志著對偏好和行為的研究從微觀層面向宏觀層面轉變。

作者簡介

姓名:張春滿 工作單位:復旦大學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单场奖金少 同花顺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ios 即时比分球探网 拉伯配资 湖北30选5 永盛配资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福建31选7 篮球比分直播 贵州11选5 p3开机号 365盈配资 pk10牛牛 财牛汇 黑龙江十一选五 今日短线黑马股票推荐